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章 夜探天牢
    ,!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你去东厂干什么?听说里面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啊!”

    走在前往东厂的路上,成是非忍不住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犹豫了半天,贪财的本性终于还是压下了害怕的念头,再加上夏阳只是要他带路,于是很快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去东厂,而是要去天牢。”夏阳并未隐瞒他。

    “天牢?”

    成是非更为吃惊,张大嘴巴,望着夏阳吓得说不出话来。过了好一会,才道:“听说天牢是朝廷关押重犯的地方,里面的犯人都是皇上亲自下令收监,进去的人很少有能活着出来的,大哥你去那里干嘛?难道你有朋友被关在里面,想进去探望?”

    夏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天牢之下,关押着一个武功极高的人,名叫古三通,我这次就是想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古三通?不败顽童古三通?”

    成是非自幼混迹于市井之中,一直都是在与三教九流之人打交道,又岂会没听说过这位名震江湖,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,人称“不败顽童”的绝世高手!他目瞪口呆地道:“难道就是那个被当今皇叔,武功天下第一的铁胆神侯打败的大魔头吗?”

    “铁胆神侯武功虽高,但要说天下第一,却是未必。”夏阳摇了摇头:“而古三通,也未必便是江湖传言的大魔头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的一身武功,全是来源于数十年前那位绝世高手——“天池怪侠”,也继承了这个位面最强的两种武功——金刚不坏神功和吸功**!

    从剧情中来看,这里似乎出了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,就是当年两人得到天池怪侠秘笈的时候,分明是一人一本,一个童子身练,一个非童子身练。古三通练的是童子身那一本的“金刚不坏神功”,而朱无视练的是非童子身那本的“吸功**”,但到了后面,古三通竟然同时懂得两种神功,如果不是剧情漏洞的话,那便只有一种解释,就是童子之身的那本秘笈上,同时包含了天池怪侠的全部武功。

    论资质,古三通明显是要强于朱无视的。两人当年得到秘笈之后的三个月里,都在废寝忘食的练功,但三个月后,本来弱于朱无视的古三通,竟然已能和他打成平手,足见天分之高!

    当时的古三通,还没有练成金刚不坏神功,这门神功,他足足练了一十九年才第一次变身。之后两人决战的时间,距他们刚获得秘笈根本就没有十九年,可见这门神功之艰涩,若不是后来古三通将自己毕生的功力传与了成是非,成是非根本就不可能施展出这门惊天动地的神功来。

    古三通得到不败顽童的称号,是获得秘籍的半年之后,紧接着就接受了八大门派的挑战,却被朱无视混入其中,逐个击破,吸尽了一百零八人的功力,并嫁祸于他,将他传扬成杀人狂魔,武林公敌,最后更是惊动了朝廷,奉先皇弘治皇帝之命,前去捉拿古三通。

    而古三通在这之前,应该没练过吸功**,他曾对自己的未婚妻素心说过,那种阴毒的武功,他是不想去学的。但即使如此,吸了一百零八人功力的朱无视,竟然和当时金刚不坏神功尚未大成,也未练过吸功**的古三通再度打成平手,足见古三通的资质奇高,就算是被关在天牢之中,武功进境也绝不在一直吸人功力的朱铁胆之下!

    这一点,从之后继承了他功力的成是非身上便能看出,所以朱无视断然算不得是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另外,古三通当年挑战武林高手,都是戏弄对方一番,不吸人内力,也从不伤人姓名,只因性格顽皮,加上有些疯癫,这才得了个不败顽童的绰号,自然也算不得大魔头。

    不过成是非哪里知道这些,当他听到夏阳要找的人乃是古三通之后,心里便是瞬间一凉,讪讪地道:“这位大哥,你……你要去找古三通,恐怕是找错人了吧……听说那古三通,是被铁胆神侯关在了天牢第九层,我我我……我只是个无名小卒,又哪里能带你见到他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要你进到里面。”夏阳扫了他一眼,哪里看不出他的害怕,静静道:“说话算话,你只要带我去到东厂即可,我一个人进去。但之后你得在外面等我,不得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拿出了一锭金子,两指轻轻一捏,便将那金子捏成了金饼,随手甩给了成是非,轻哼一声:“当然,你若是觉得自己的脑袋比这块金子更硬,自然也可以跑,但是你最好就祈祷自己之后不要被我抓到,否则这金饼,便是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成是非目露骇然,倒抽一口冷气,心里不禁连连叫苦。无论是东厂天牢,还是古三通,可都是他这小人物万万惹不起的存在,这下可真是上了贼船了!

    可他又不敢反悔,眼前此人能轻易地将金子捏成金饼,可见乃是身怀武功的武林高手,同样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,要是激怒了他,自己这条小命说不定可就不保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成是非便领着夏阳,来到了东厂的地界。

    见他一副惊魂不定,提心吊胆的样子,夏阳在附近找了个酒楼,招待他吃了顿好饭好菜,并宽慰了他一句:“你也不用怕,在这里安心等我便是,等我出来之后,自有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成是非这时哪还敢信他,但惊骇之下,也不敢出言拒绝,只能暂时答应下来,心里打定主意,要是有什么不好,便立即开溜。

    夏阳看得出成是非眼中的狡黠,也知道这伙绝不是什么老实的人,不过他也不怕对方开溜,要是真敢跑的话,说不得之后要让他吃点苦头。

    交代了几句之后,夏阳便不再理会他,径自离开酒楼,出门踩点去了。

    悄然将东厂的地形摸熟,直到天黑之后,夏阳才借着夜色,潜入进去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要你进到里面。”夏阳扫了他一眼,哪里看不出他的害怕,静静道:“说话算话,你只要带我去到东厂即可,我一个人进去。但之后你得在外面等我,不得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拿出了一锭金子,两指轻轻一捏,便将那金子捏成了金饼,随手甩给了成是非,轻哼一声:“当然,你若是觉得自己的脑袋比这块金子更硬,自然也可以跑,但是你最好就祈祷自己之后不要被我抓到,否则这金饼,便是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成是非目露骇然,倒抽一口冷气,心里不禁连连叫苦。无论是东厂天牢,还是古三通,可都是他这小人物万万惹不起的存在,这下可真是上了贼船了!

    可他又不敢反悔,眼前此人能轻易地将金子捏成金饼,可见乃是身怀武功的武林高手,同样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,要是激怒了他,自己这条小命说不定可就不保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成是非便领着夏阳,来到了东厂的地界。

    见他一副惊魂不定,提心吊胆的样子,夏阳在附近找了个酒楼,招待他吃了顿好饭好菜,并宽慰了他一句:“你也不用怕,在这里安心等我便是,等我出来之后,自有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成是非这时哪还敢信他,但惊骇之下,也不敢出言拒绝,只能暂时答应下来,心里打定主意,要是有什么不好,便立即开溜。

    夏阳看得出成是非眼中的狡黠,也知道这伙绝不是什么老实的人,不过他也不怕对方开溜,要是真敢跑的话,说不得之后要让他吃点苦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