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九章 成是非
    ,!

    明朝中叶,正德年间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先皇弘治皇帝驾崩,其子朱厚照继位为皇帝,而先皇的弟弟朱无视,外号铁胆神侯,武功高绝。弘治皇帝驾崩前,唯恐正德年少,易被奸人操控,或无力主持朝政,不懂分辨忠奸,于是特令皇弟朱无视创立护龙山庄,权力可凌驾所有朝廷机构,并赐予丹书铁券、尚方宝剑,可以上斩昏君,下斩谗臣,佐年幼的正德皇帝,整肃朝政。

    但并没有人知道,当年朱无视因是庶出,而无法承继皇位,一直对先皇抱恨在心,所以从小便看不起他的侄儿──即当今皇上,存着取而代之的野心。表面上,他忠君爱国,体恤民情,但在背地里,却是在静候时机,谋朝篡位。

    正德皇帝逐渐长大之后,开始忌惮铁胆神侯,遂提升最高特务机构东厂太监曹正淳的权力,与神侯互相制衡,却被曹正淳利用时机,贪污舞弊,残害忠良,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彼时,朱氏王朝的种种阴暗面逐渐暴露出来,朝廷斗争越趋激烈。

    京师一处茶楼之上,夏阳正在细细品茗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自己自剑雨世界,成为“天下第一”离开之后,竟然便来到了真正的《天下第一》位面,个中巧合,却也有趣。

    而这个世界的武力值,比起《剑雨》来,不知道强出了多少个等级,可以说得上是高手如云。

    仅他记得的,就有“铁胆神侯”朱无视,“不败顽童”古三通,“东厂督主”曹正淳,“霸刀”归海百炼,以及还有一位神秘莫测的无痕公子。

    此人并未正式出场,仅是由旁人口中提及过几次,为玄字第一号密探上官海棠的师傅,上通天文,下通地理,五行八卦、奇门遁甲、琴棋书画,甚至农田水利、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,无一不精,名气仅次于不败顽童和霸刀之下。传说他出现时,脚从不落地,总是有四个女子为他抬轿,绝技为满天花雨洒金钱。

    这些人,俱是天下有数的绝顶高手,即便是他,也未必敢说就能战胜这几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人越厉害,夏阳心里便越是高兴。只有在充满对手的世界里,他才不会那么寂寞,同时向更高的武道进军!

    车水马龙,繁华似锦。

    相比于剑雨世界洪武年间的应天府,此时的顺天府明显更为繁华安定,雄伟的城墙,川流不息的人海,无不彰显着大明王朝的繁荣昌盛!

    看着下方涌动的人潮,夏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,比起灵气枯竭的剑雨世界来说,这里的灵气却是浓郁了许多,若无意外,他应该可以顺利地在这里成就先天境界。

    只是他并不清楚自己来到的时间节点是在何时,所以心中有些犹豫着,自己是不是要先觅地闭关修炼,等突破了先天之后再说?

    “站住!又是你这个臭小子,敢三番五次来偷东西,今天非打死你不可,看你往哪里跑?”当夏阳正在思忖之时,突然听到茶楼下方的街道上,传来一阵喧嚣之声。

    一个透着狡黠的声音边跑边叫:“哇,老板,只是拿了你几个馒头,要不要追我几条街啊?等我成是非哪天发达了,百倍把馒头钱还给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夏阳微微错愕的同时,嘴角不禁浮起了一丝惊喜的笑意:“没想到竟然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跑过茶楼之时,他突然居高临下,叫了一声“住手”,阻止了追着成是非殴打的那人。

    听到夏阳的声音,不光是那馒头铺老板,就连成是非,还有旁边其他围观的人,也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只见一位衣着华丽,容貌俊朗的青年公子,正从茶楼的二楼探出头来。刚刚说话的人,正是他。

    这是哪家的公子哥儿?

    看他气度不凡,加上此地乃是天子脚下,王公大臣,达官贵人多不胜数,那老板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普通人,又哪敢多生事端,便即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夏阳随手扔下一锭银子,落在那老板的脚边:“这位小兄弟的馒头钱,我替他给,不用找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老板大喜过望,连忙捡起银子,朝夏阳作揖道谢,看得周围的人一阵羡慕,那么大一锭银子,足够一家三口三个月之用了。

    成是非却是看得揪心无比,上前拉住他:“哎,哎,老板,我才吃你几个馒头,你凭什么拿这么多银子啊?打个商量,你把剩下的钱找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那老板哪里肯找他钱,一把推开他:“今天算你运气好,这次有这位公子帮你出头,快滚快滚!”

    成是非又哪里是肯轻易吃亏的人,正当他准备开口咒骂的时候,却听到那二楼的青衣公子轻笑了一下,招手让他上去。

    在茶楼掌柜一脸嫌弃的表情中,成是非一溜烟上了二楼,痛心疾首地看着夏阳道:“这位大哥,那么多的银子,你怎么随便就给他了?我拿他的那些馒头,加起来还要不了十文钱呢。”

    夏阳笑骂道:“你这小子,我救了你,不感谢也就罢了,还敢心痛那锭银子,难道不怕被人揍死?”

    成是非先是苦着脸向他道了下谢,然后道:“大哥你不懂的,我成是非天生皮糙肉厚,多挨几下没有什么打紧的,可那么大一锭银子,给那种人也太浪费了!”

    闻言,夏阳不禁失笑起来,这小子果然不愧是徐混出身,典型的要钱不要命,跟王胖子都有得一拼了。

    打量了几眼成是非,这小子长得倒不算太差,只不过那双眼睛太过狡黠,整个人从骨子里就透露出一种邪里邪气的市井油滑与轻浮,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    察觉到成是非体内全无内力,身上也没有任何印记,夏阳便大致弄清了现在的时间点。他还未进天牢,也就是说他还没有遇到古三通,剧情也还没有正式开始。那么古三通现在,应该还在天牢里面待着才对。

    见他突然沉默着不说话,成是非连忙问道:“这位大哥,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救我?先说好啊,我成是非还是冰清玉洁之身,出卖身体的事我可不做啊。”

    夏阳无语至极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

    眉头一皱,夏阳问道:“小兄弟,我且问你,你说你叫成是非,可是三里镇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大哥你怎么知道的?”成是非惊讶地看着他:“莫非你也是从三里镇来的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夏阳心中再无疑惑,不置可否地道:“小兄弟,我想请你带我去个地方,不知你可敢去?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成是非看了夏阳一眼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京城厮混了这么久,应该知道东厂在哪吧?”夏阳将一锭金子甩在桌上:“带我过去,这锭金子便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……东厂?”成是非闻言,顿时猛地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但那锭黄澄澄的金子,却是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,心中又惊又喜的同时,忍不纵狠地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惊的,自然是“东厂”二字,在一般人眼中,东厂无疑便是邪恶、恐怖的代名词,可谓闻之色变。可以说,只要是正常人,就绝不会想和东厂扯上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而喜的,自然是面前这锭金子。听眼前这人的意思,好像自己只要带他过去,这金子就是自己的了!

    他偷偷地瞄了夏阳一眼,圆溜溜的眼睛,叽里咕噜的乱转,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。

    “如何?去不去?”夏阳静静地看着他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