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八章 半步先天
    ,!

    转轮剑虽是利器,可以轻易收割性命,但也只是一把凡铁。而夏阳的肉身力量,动辄以“吨”来计算,再加上通神入化的劲力,卷金断铁实在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不坏之身?”夏阳负手摇头:“我的肉身虽然强大,却还远远谈不上不坏。你的剑若非凡铁,或是你内力再深厚几分,我也未必能轻拭其锋!”

    这句话并不是夸大,对“不坏”二字,他有着自己的理解。

    在凡界来说,他的肉身的确算得上极为强大,刀剑难伤。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,依然有性命之忧,譬如刚刚离去的见痴禅师,他便从对面身上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威胁。更不要说那些接近仙神一流的高等世界。

    夏阳这一身神异,全是来源于九窍金丹,并非自己苦修得来,他的身体,还有极深的潜力可以挖掘,也远未站在顶点,所以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肉身强大而得意过。

    他方才那一手看似简单,实则已经是他拳术最高境界的一次施展。出掌席卷,化劲勃发,空手拿剑,硬抓剑身,就如老牛伸舌卷吃茅草,草断而舌不伤。

    转轮王闻言,却是惊疑不定,沉默不语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转轮剑,已经是江湖中第一等的宝剑,寻常兵器根本不能与之匹敌。而他的内功,不说震烁古今,也是独步当今武林,少有人及。若眼前这小子不是不坏之身的话,那要怎样的实力与手段,才能将其杀死?

    “你刚才用的,是什么武功?”转轮王嘶哑着声音问道。以他的武学见识,可以判别得出那种力量并不是内家真气,断然不会是江湖传说的罗摩内功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?还是等下辈子吧!”自古反派皆死于话多,夏阳自然不会犯这样的低级失误,既然他想知道这是什么力量,那便让他死在这样的力量下好了。

    夏阳气血一冲,心脏便如油烹,血液似潮涌,全身的衣服,仿佛充气一般地鼓起来,一条条刚劲粗大的青筋,像青蛇似的缠绕在脖子上,全身条条肌肉,好像蛟龙一般,拧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脚下一踏,身体横撞,挥拳发劲,空气炸裂拉破声响起,硕大的拳头,便朝转轮王打去。与此同时,拳到身到,铁塔一样的身体如山一样硬靠过去!

    这是八极拳里的长捶以及铁山靠,以夏阳如今的境界,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何等之恐怖!

    无边的巨力,就如同冲天的海浪,朝转轮王涌去。察觉到这股力量,比起之前来说更强数倍,不能硬接,也无法硬接,在死亡的笼罩下,他心中猛生一个念头:“逃!”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

    心念一起,他身体立转,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“老狗想跑?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夏阳身体一闪,转瞬便追至转轮王身后,拳头一拉,轰向了对方的背心。

    他全力爆发开来,速度之快,连猎豹都比不上,转轮王想在他面前逃跑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感觉到劲风从背后袭至,转轮王脸色阴沉,身形倏地横移三尺,脚步一沉,回身直刺,口中尖声叫道:“死罢!”

    他的手中蓦地多了一把匕首,手腕一动,这把只有数寸的精钢尖刺,便被当成了长剑,刺向了夏阳的喉咙。

    他之前施展的剑法,都是讲究招式精妙,并没有脱离一般剑法的范畴。但听了刚才夏阳的话后,他这一刺却是将所有内力汇聚到匕首之上,平平递出,尖刃如凝着一座万仞高峰,重逾千斤。

    这一刺,气劲撕裂,带着闷雷般的响声,轰然炸响,直直地刺到了夏阳面前。

    再进一分,便是夏阳的喉咙!

    这一击的威力惊人,凌厉的劲气,激得夏阳喉咙上的毛孔都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夏阳手臂如虬龙般抬起,转轮王这凝聚着全身功力的一刺,终于刺了进去,只是入肉不深,便已被无比紧密的筋肉生生卡住。

    “有点样子,不过仅此而已了。”

    被匕首刺中,夏阳却是面无表情,以他和转轮王现在的距离,对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逃脱了,他二指伸出,往前一突,两根指头便戳进了转轮王的眼睛,令他发出一声惨嚎来。

    转轮王两眼被戳瞎,眼球如紫葡萄一样挂在了眼眶上,血流了一脸。

    夏阳手肘如鞭,单手挥出,肘击,发劲,转轮王的胸口便猛然塌陷进去一大块,胸骨尽碎!

    “身体是在发抖吗……我要死了?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转轮王,感觉体内似乎有一个黑洞,正在不断地吞噬着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跌落到地上,喉咙里发出了扯风箱般的声音,然后口鼻之间忍不住涌出一大口血沫,加上眼睛的血痕,看上去极为可怖。

    他心里突然恨死了夏阳,也恨死了自己,慢慢只剩下一个念头:对方的武功,为什么这么可怕?我不该来的,明知道他是天下第一,我为什么还要来?

    转轮王并没有立即死去,他心里充满不甘,艰难地开口:“告诉我……你练的……是什么武功,为什么……我刺中了……你的手臂……却一点影响……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练的是国术。”夏阳抬手看了一下手臂上的伤口:“用你听得懂的话来说,我的武功练的并不是内家真气,而是筋骨、皮膜、内脏,如今已经练进了骨髓,再加上九窍金丹,才会有你们所说的金刚不坏之身。你刚才那一刺,只相当于平常人破了皮,对我来说连皮外伤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转轮王并没有听懂夏阳的话,也没有必要再追问下去了,他嘴里不断喷涌出血沫来:“我活……不成了……你果然……是天下第一……送我一程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阳点点头,蹲下身,然后用一种复杂地眼神看着转轮王:“罗摩遗体的再生造化,其实是假的,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在转轮王徒然色变,充满震惊的表情中,夏阳眼神如烟云般飘渺,再次伸出两指,在他心脏部位一点,转轮王身体轻轻抽搐了一下,便即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一代枭雄,就此毙命。

    亲手打死了这个一辈子都想做一个真正男人的人,夏阳轻轻一叹,直接便在这乱葬岗为他搭建了一个简陋的坟墓。而且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,让它在这里成为一座新的无名孤坟,夏阳还在墓碑上刻下了可以让转轮王堂堂正正,抬起头来做人的真正名字。

    “曹锋之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解决了转轮王之后,黑石便算真正的覆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夏阳接下来的目标,就是要一鼓作气,将罗摩内息注满体内的任督二脉,修炼出先天真气来。

    在荒山野岭寻了个僻静山洞,夏阳便正式闭关,开始缓缓积蓄真气。

    以普通人来说,修炼内功,一开始都只能在少数几条经脉运行,一直要等到内力圆满之后,再才去用水磨工夫,将任督二脉打通。这一积攒真气的过程,受功法和身体潜力的限制,极为耗时,动辄便要数十年时间,甚至许多人终其一生,都无法走到这一步来。

    而且即便真气积累够了,冲关之时也是凶险无比,稍有不慎,便会伤及经脉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但夏阳体内百脉俱通,加上修炼的又是罗摩内功这样的精妙炼气之法,可谓逆天无比,要做的只是一直积蓄真气即可。

    三个月之后,盘膝运气中的夏阳,突然长身而起,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真气滚滚,声音浩浩荡荡地在山洞中回荡不息。

    他终于将真气贯满任督二脉,正式连接了天地二桥,也就是无数江湖武者梦寐以求的先天境界!

    不过夏阳很快就苦笑起来,原来接通天地二桥,并不代表马上就是先天高手,还需要将体内的后天真气,尽数转换为先天真气,才算得上的真正的先天。

    何谓天地二桥?

    就是修炼内功达到一定境界,内力与外界天地灵气取得直接联系,能够引导天地灵气进入身体,将后天真气转换为先天真气。

    而天地之桥的接通,便等于半只脚踏入了先天,有了夺天地之精华,汲取天地自然的力量,气息近乎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直到天地灵气将体内的后天真气全部同化,转变成某种具有先天神韵的先天真气,便是真正的先天高手。理论上,寿命可以达到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,也就是一百五十岁,成为道门宗师张三丰,睡仙陈抟老祖那样的传说级高手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九窍金丹所带来的造化!

    而夏阳之所以苦笑,是因为他发现剑雨世界的天地灵气,无比稀薄,根本不足以供应他直接跨入先天境界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难怪这个世界的高手如此之少了。

    知道继续闭关下去,也是白费工夫,夏阳便即破关而出。

    是夜,他重返云何寺,见到了见痴禅师。

    再见夏阳,以见痴禅师之定力,都不禁面露惊色,有种难以置信之感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夏阳此次来见他的原因,有此默契,两人当即交手。

    以夏阳今时今日的境界,对上老和尚一个甲子的功力,稳占上风,只是三招,两人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阳朗声一笑,在见痴禅师惊诧的目光中,白光一卷,攸然消失。

    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老和尚才回过神来,口中呢喃着:“天下第一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