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九章 公子无敌
    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南京城作为京师,信息传达自然比别处更快。

    短短两三日内,酒楼发生的事情,便已传彻了整个江湖!

    如今无论是武林成名豪客,还是底层无名小卒,只要是走江湖的人物,就没有不知道此事的。

    就连南京城中的市井百姓,贩夫走卒,都听到了一些传言,毕竟那三块牌匾,就挂在酒楼的大门之上,只要有心,皆能看到。

    整个江湖就好像被降下了一道惊雷一样,天下震动!

    而听说了消息的,无一不是震惊万分,几乎没有人敢相信,世间竟有如此狂妄之人,敢放下这般豪言。

    常言道: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!

    江湖中人,哪个又没有几分血勇之气,以及争胜之心?

    更不要说,此事还涉及到了武林至宝——罗摩遗体!

    这两日间,也不知有多少武林中人前往酒楼寻找夏阳,明访暗闯的人皆有。不过却无一个挑战者,能在夏阳手中走出一招半式,绝大多数人,都是一个照面,便落败下来。

    明争不得,不少人也打起了暗夺的主意,迷香和蒙汗药还只是寻常手段,暗箭、下毒,夏阳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。种种奇异的手段,简直闻所未闻,多次刷新了他对江湖手段的认知。

    武林高手,明刀明枪来挑战他不算什么,倒是这些杀手,神偷之流的旁门左道人物,颇难应付。这些人有着足够的武功和耐性,也够胆大、心细,还有狠毒,可以准确和残忍地杀死他们要杀的人。若不是有远超常人的灵觉,以及百毒不侵之体,刀枪不入之身,就算是夏阳,也要着道。

    一开始,夏阳对这些人还只是略施薄惩,到后来,这些使用下三滥招数的人越来越多,夏阳也不再留手,对这些卑劣无耻之徒,通通都是一拳了账。

    俗话说,人的名,树的影。武林之中,威名从来都是建立在生命之上!只有死的人多了,才会让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而夏阳之名,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最初,人们都当他是口出狂言,才会打出这么嚣张的旗号。但对他不服的人,还有那些打罗摩遗体主意的人,只要敢找上夏阳,无一不是失败收场,严重者更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!

    没多久,夏阳便得到了一个新的绰号,“第一公子”之名,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知道,这位“第一公子”,绝不是张狂妄行,而是真有这份实力。并且以罗摩遗体为饵,欲向全天下的高手,发起挑战!

    只是令人称奇的是,这位第一公子的身份背景,江湖中人竟是一无所知,没有人说得清楚他的来历,也没人了解他的武功,就仿佛是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般。

    只有少数正面向夏阳挑战,败后还活下来的人传出过一些讯息,说第一公子对敌,向来都是赤手空拳,但却不惧兵刃,从未受伤。有传言,他修炼的乃是少林寺数百年来都没人有人练成过的“金刚不坏神功”,所以刀剑难伤,也有人说他练得是罗摩遗体中的神功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认同第二种说法,毕竟罗摩遗体就在夏阳手上,也只有这门罗摩祖师传下来的绝世神功,才有这般天下无敌的威力。江湖中人,不禁对他手中的罗摩遗体更加眼红!

    一时间,武林中变得无比热闹,几乎全天下的江湖中人,都在热切地谈论着“第一公子”、“夏阳”、“罗摩神功”等关键词汇,而他所居住的那件酒楼前的牌匾,“天下第一”四个字也是轰传江湖,引得人人惊诧。“第一公子”这个称号,便是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值此风起云涌之际,有人惊叹,有人佩服,自然也有人勃然大怒。认为夏阳嚣张跋扈,狂妄自大!据说江湖中已有许多成名高手放出话来,要进京教训夏阳,让他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人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那些对夏阳不满的人,并没有等到第一公子被这些所谓“成名高手”教训的消息,反倒是第一公子一个接一个撼动人心的战绩,如风卷残云般传遍了江湖。

    “青城派掌教”曹沧海,“崆峒派”紫剑真人、“北侠紫髯伯”欧阳春,“神行无影”古云飞,“白云剑客”夏侯仁,“五阴剑客”庄子秦,“七星剑”赵七公子,“毒王”苏星,“飞天鼠”萧安……

    几天下来,无数所谓的“成名高手”,“武林豪客”,什么帮主、掌教、大盗、神偷、杀手,无一不在夏阳手中落败,这些人,其中有人活了下来,也有人当场身死。消息一传出,更是引得天下间一片惊涛骇浪,沸反盈天。

    而即便如此,夏阳也只是树立和坐稳了“第一公子”的威名,真要说天下第一,还是没有人服气的。

    虽说越到后面,越发无人再敢来挑战。但至少,当今公认的武林第一人——黑石转轮王,还有少林第一高手陆竹,都还未曾出手。

    有人放出话来,江湖上最为凶名昭著的黑石组织,已将第一公子列为了必杀的目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黑风高,城内一处隐蔽之地。

    一个将身形罩在黑袍阴影下的人,正站在密室中央,听着手下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禀帮主,已经查实,细雨的辟水剑确是落在那夏阳手中,就挂在他所住酒楼的房间里,而罗摩遗体也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派去试探的人,结果如何?”黑袍人用十分沙哑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汇报的蒙面人,用一种微微带着恐惧的声音道:“一共派出了一十七名杀手……无一人生还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我才离开京师数天,江湖中竟突然多出了一个‘第一公子’,还敢号称天下第一……嘿嘿,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桀桀冷笑起来,好一会,才转头朝一个穿着彩袍,胡须花白的小老头道:“彩戏师,你这几日都在酒楼潜伏,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彩戏师连绳森森说道:“那晚收到了肥油陈的烟火令,我便连夜进京,也观察了那第一公子几日。老实说,那夏阳小儿的武功,当真可怕!刀枪不入,百毒不侵,以一双拳头应敌,杀人从来不用第二招。要不是亲眼所见,老夫绝难相信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厉害的人。莫非那罗摩神功,真有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面色肃然下来:“要是细雨还在,集她,我,还有雷彬三人之力,突施偷袭,或有三分胜算……但若是正面出手,胜算恐怕连一成都不足……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单凭他一个人,就连半分把握也没有,是以他一直未曾出手。

    闻言,黑袍人也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手下三名王牌杀手的实力,他再清楚不过。哪怕是他对上三人,也要小心应付,而连绳竟说胜算不到一成,那夏阳的武功,究竟高到了什么地步?自己又能胜过他么?

    只是他的脸笼罩在那宽大的黑袍之中,无人看见。

    “肥油陈那边怎么说?”过了一会,他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蒙面人道:“和外界一样,查不到夏阳的任何信息。此人的身份、来历、师门、武功,全都一无所知,只知道他数天前突然在京城出现,手上有细雨的辟水剑和完整的罗摩遗体,第一次出手,就杀死了狂风刀和嵩阳五剑,然后挂上了那三块牌匾……而其他的,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通知肥油陈,继续打探,只要是人,就必有身份来历,我不信此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另外发下黑石悬赏令,谁能查出第一公子的身份,我黑石将奉上黄金五万两。杀死第一公子,或是夺到罗摩遗体者,赏二十万两!”

    黑袍人面部唯一露出来的双眼,闪烁着幽幽的光芒,沙哑的声音听上极为阴森可怖:“我们犯不着自己出手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那些不知死活的江湖中人,自会替我们清除此人。总之,一定要将罗摩遗体夺到手中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