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八章 天下第一
    ,!

    如此难以置信的一幕,便发生在这酒楼中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嵩阳五剑出道多年,乃是江湖中第一流的高手,威名极盛,尤其一手合击剑术,更是名震武林。但谁都没有想到,眼前这名年轻人竟然以一只空手,便将嵩阳五剑单手镇压!

    所有人刹那间都明白年轻人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敢一个人带着罗摩遗体,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世人面前,原来不是他傻,而是拥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,根本不惧有人抢夺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回剑?说一声便是,何必拔得那么费劲。”

    夏阳看着在他掌下拔得十分费力的五人,手一松,五人便同时往后倾倒。

    不过这五人毕竟都是在江湖上纵横十余年的高手,并未真正倒地,剑身往地上一杵,便自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嵩阳剑首脸上惊怒交加,剑指夏阳:“你是什么人?可敢报上名来?”

    夏阳环视了场中一眼,淡然道:“我姓夏,单名一个阳字!”

    “夏阳?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,在嵩阳剑首听来十分陌生,不要说他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前所未闻。

    惊疑不定之下,嵩阳剑首脸色变了又变,好一阵,才收剑抱拳道:“方才不知公子乃是高人,多有冒犯,不知公子师承何处?”

    夏阳看了他一眼,道:“无门无派。”

    嵩阳剑首脸色微变,他想着问出这小子的师门,然后再想办法解决掉他,夺取罗摩遗体。可那小子竟然不肯说出师门来,这却是难办了,万一此人师出名门的话,日后少不得要多生波折。

    至于无门无派的说法,他压根就不相信。

    面色一阵变幻之后,罗摩遗体的吸引力,还是压倒了他心中的踌躇。他心道,等罗摩遗体到手,练成了罗摩神功,到时还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咬了咬牙,大声道:“诸位,想不到这小子是个硬手,我五兄弟只怕是啃不下来了,不如大家并肩子上,等宰了这小子,银子平分,罗摩遗体大家共同参悟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江湖上从来都不乏亡命之徒,立时便有人站起身来,抽出了兵刃。

    坐在夏阳桌子后方的一名虬髯大汉,更是掣出一柄短刀,对着夏阳的后背就是当头一斩。

    夏阳的灵觉,即使是一年之前,都可轻易察觉偷袭,更何况现在已经达至了秋风未动蝉之先觉的境界?背对这一刀劈杀,他冷笑一声,身体突然一折,侧过身去,于毫厘之间避开了这一刀,而下一刻,他反手一折,再次空手入白刃,手指轻弹在了那虬髯大汉的腕骨之上。

    虬髯大汉手上一颤,一下子痛得松开,那柄短刀便顿时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夏阳手上一探,便将短刀抓在了手上,唰!一刀挥出,雪亮的刀光猛的闪了起来,一刀斩中这虬髯大汉的脖颈部位,一颗大好的头颅,冲天飞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酒楼中已有十几名江湖豪客如风扑至,将夏阳重重包围,各式兵刃统统向他招呼而来!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就在刀兵即将加身之际,夏阳突然仰天打了一个哈哈。

    他的肺部,喉咙的力量如今是何等强大,短距离内,即便是吐息杀人也不在话下。这两个巨大的音节,他不单止运用了肺力,还蕴含着体内无比精纯的真气,就好像含着弹丸吐出去一般,炸开的声音,直接将这十几人震得抱着脑袋,惨烈地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离得远的人,也是被这两声巨大的轰鸣震得脑袋发晕,鼓膜刺痛,一个个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接着夏阳手中雪亮的刀光再次亮起,他脚下一踏,便从凳子上跃起,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,射向了人后的嵩阳五剑。

    右手一挥,他手中那柄短刀,目标直指嵩阳五剑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那人瞳孔急缩,长剑横空,准备格挡夏阳的一刀封杀,下一刻,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,他却是身体一僵,好像凝固了一般,被一股大力直接劈得倒飞出去,撞倒好几桌,人还在空中,便已暴吐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夏阳随手劈飞此人,并不停歇,又是一刀斩向了嵩阳剑首,弧线型的刀锋,凌空划过,发出了一道短促而凄厉的啸声。

    嵩阳剑首刚才也被声音影响,脑袋发麻,突然感觉胸口一凉,不过他也是凌厉果决之人,行走江湖半生,自有一股狠辣的心性,狞笑一声,头也不抬,挥剑反击。

    呼吸之间,短刀与长剑相碰,嵩阳剑首右手一颤,虎口被夏阳刀身的大力劈得撕裂开来,迸出一道道血迹,但他却是不管不顾,猛的一声大吼,长剑一转,直刺夏阳小腹。

    “小子,死罢!”

    其余的嵩阳三剑,眼见老三重伤,生死不知,老大又身处险境,也是大喝一声,暴起出手,剑刃发出破风之声,朝夏阳合击上来。

    夏阳不想衣衫受损,身形倒退两步,而嵩阳四剑得此良机,剑势顿时施展开来,脚上踩着张然有序的步法,四把长剑暴起刺杀,只听得风声连响,一剑快过一剑,一剑强过一剑。

    这便是他们的合击剑术,招招夺命,每一剑都是取人性命的杀招,只有抢攻,没有防御。若不是少了一剑,威力还要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四人这手纵横江湖的绝杀之剑,倒是让夏阳眼前一亮,他哈哈一笑,竟然抛下短刀,身体不退反进,一个闪烁进入四人剑光之中,五指化作一只拳头,一股刚猛凌冽的气息便从他身上爆发出来。同时夏阳猛地一吸气,胸口瞬间鼓胀起来,旋即一口气吐出,发出一道雷霆般的喝声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嵩阳四剑手上都是一颤,感觉到长剑被对方拳头同时击中,剑势顿时告破。

    四人心中大惊,面上也浮现出了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对方竟在一刹那间打出了四拳,每一拳都击中了一把长剑,而这四拳竟能同时爆发,只响起了一声,拳法竟然练到这种地步!

    嵩阳四剑面如死灰,此人以空手硬接他们足以分金断石之剑,却是毫发无伤,简直如同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身,这样的人,他们怎么杀得死?

    更让他们惊骇的是,夏阳的拳力犹未断绝,破开剑网之后,一股汹涌无匹的力量轰然爆发。在这股拳劲下,四人身上同时响起一阵筋断骨裂之声,伴随着几声惨叫之后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以夏阳的力道,就是犀牛、老虎、大象之类的巨兽,都能一拳击毙,更何况这几人的**凡胎?

    震毙这四人之后,嵩阳五剑全告身死,夏阳停下身子,负手站立,望向场中其余的江湖人士,淡然开口:“还有谁想要罗摩遗体?”

    死一般的静寂!

    嵩阳五剑尸首未寒,还有一人断头而死,十几个人抱头哀嚎,还有谁敢轻捋虎须?而这样的战绩,竟出于一人之手,传出江湖,将引起多大的震动?

    再看此人的年纪,不过二十出头,也不知怎么就练成了这身惊天动地的技艺,怕是已经可以独步武林了!

    酒楼中,一时间所有人都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,不代表其他人不想要。”夏阳扫视一眼场中,睥睨众人道:“既是如此,你们替我传讯出去,就说罗摩遗体在我夏阳手中,想要的人,便来这里找我!”

    说完,夏阳径自提起包裹,走到柜台前,朝那面色苍白的掌柜笑了笑道:“掌柜的,给我开一间上房。”

    掌柜闻言,震惊地看着他:“公子不走?还打算住店?”

    “不走。”夏阳笑着摇了摇头:“就是看你敢不敢接待了?”

    这名掌柜双眼一亮:“公子要住店,乃是小店的荣幸,又岂有不接待之理?”

    他所震惊的,乃是夏阳那身可怕的武功,而开得起这样一间江湖豪客云集的酒楼,这掌柜自然也不是普通人,他只是略加思索,便兴奋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夏阳脸上的笑容更盛:“可否再请掌柜帮我个忙?”

    “公子请尽管吩咐。”掌柜满脸恭维。

    “麻烦代我定制几块牌匾,换下你店门口那幅,如何?”夏阳道。

    掌柜面露疑色,问道:“公子要做什么匾?”

    夏阳朗声一笑,当即说出一段话来。

    掌柜一听,登时膛目结舌起来!

    而酒楼中还未离去的江湖中人,也是惊骇万分,呆愣在了当场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夏阳淡然道:“便请掌柜替我做一下,挂到你店门上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罢。”掌柜抹了抹头上的汗,强压下心中的震撼,朝旁边两名小二吩咐了几句:“你们去吧,找城南的老陈,照公子的意思制匾,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半日之后,酒楼门口的两侧,赫然换上了几块的牌匾。

    左边:“打遍宇内无敌手。”

    右边:“纵横此世我最强。”

    中间还有一块横批:“天下第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