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七章 单手镇压
    ,!

    又是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南京城中,车马粼粼,人流如织。

    夏阳提着一个巨大的红色包裹,漫步进入了城中最为有名的酒楼,这也是他数天前打探过消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耳中听着酒楼里武林豪客那带着浓重江湖气息的吆喝声,他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笑容,径自在大堂的中心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那包裹如此引人瞩目,酒楼中人又岂会视而不见,夏阳能感觉到,自他走进来后,里面至少大半的武林人士、江湖豪客都纷纷朝他望了过来,在看到他手中之物后,眼神均变得无比锐利,许多人更是不自觉地抓起了手上的刀剑。

    不少人站起身,就要上来盘问,只是下一刻,他们便面色大变地坐下去,因为有五个人动作更快,已经齐齐向夏阳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阳的桌子上,顷刻间便摆上了五把长剑,而他的身边,也同时坐下了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,我们好像并不认识,各位莫非是要请我吃饭不成?”夏阳面不改色地扫视了一下这五人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很有胆色嘛。”五人中最为年长,满脸胡须的老头眯了一下眼睛,笑了起来:“想我们嵩阳五剑请你吃饭还不简单,只要小兄弟将这包裹打开,让我五人一观,你今天想吃什么都成。”

    夏阳也笑了:“老前辈既然报上了名号,若我说不的话,恐怕非但不会请我吃饭,还会拔剑砍我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果然识趣。”嵩阳五剑的老大点了点头,笑道:“所以,想吃好酒好菜,还是老头子的剑,全在你的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和他废什么话!”另外一人十分不耐烦,手放到了桌面的剑上,冲夏阳沉声道:“小子,你这包里装的什么,赶紧打开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酒楼中其他人一时间全都摒住了呼吸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“里面装的,是罗摩祖师的遗体。”在众人的注视下,夏阳毫无顾忌地说出了包中之物,接着他又看了这几人一眼,道:“不过罗摩祖师乃前辈高人,当众打开,于他不敬,再加上这里也是吃饭的地方,未免倒了大家的胃口,还是不打开了罢。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霎时间惊变,嵩阳五剑的老大惊声道:“当真是罗摩遗体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上下两半俱在。”夏阳点点头。

    嵩阳五剑老大更是惊喜万分:“你是说,这里面装着的,是完整的罗摩遗体?”

    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他呼吸急促了几分,兀自惊疑不定地问道:“这两半遗体,你是从哪得来的?”

    夏阳先是微微一笑,静静说道:“一半遗体,得自通宝钱庄庄主张大鲸,还有一半是从杀手细雨处得来。”

    酒楼众人面色再变,他所说的这两个名字,一个是富可敌国的天下第一富人,一个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黑石杀手,无论是谁,都不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

    嵩阳五剑老大欣喜若狂,一连说了三个好,然后对夏阳道:“小兄弟,你的确很识趣,只可惜你惹上了天大的麻烦,这东西绝不是你能沾染的事物,还是将这罗摩遗体交给我吧,我嵩阳剑首保你日后吃香的,喝辣的!”

    “哼!嵩阳剑首,你想吃独食?”

    眼看罗摩遗体即将落入他的手中,酒楼中有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出头,另外立马就有人附和起来:“就是,你们嵩阳五剑是厉害,但咱们这里这么多人,你们吃得下来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罗摩遗体见者有份,你们休想独吞!”

    见这些人不知死活,想要上来分一杯羹,嵩阳剑首冷笑起来:“诸位,这罗摩遗体,可是黑石转轮王志在必得之物,你们也有胆子染指?不怕有命拿,没命享?”

    听到“黑石”两个字,喧闹的酒楼瞬间寂静下去,鸦雀无声!

    半晌,才有人开口道:“既是黑石想要的东西,你们嵩阳五剑就敢拿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嵩阳剑首大笑起来,不屑道:“江湖之中,谁人不知道我们嵩阳五剑之威名?我五兄弟向来同进同退,他黑石就算势力再大,我们也不怕!”

    酒楼中人,听得此言,都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这五人成名已久,众人自然知道他此言非虚,这五人擅长合击,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群起而攻,都是五人齐上,就算是黑石杀手,对上这五人,也未必就能稳操胜算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还是有人不甘心地道:“剑首前辈,你再问问这小子,细雨身上那八十万两白银,在不在他身上?若是在的话,这些钱,你们可得让出来,不能遗体和银子全让你们嵩阳五剑得去吧?”

    “我五兄弟只要遗体,银两之事好说。”嵩阳剑首放声一笑,对夏阳道:“小兄弟,大伙的话你都听到了?将那八十万两银子也交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遗体你们要,钱你们也要,敢情好处全归你们是吧?”

    夏阳失笑起来:“可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的,我为什么要拿出来给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不单是嵩阳五剑脸色一变,其他人均是面露凶机,死死地盯向了他。

    本来众人都已经将夏阳视为了砧板上的鱼肉,可这只待宰的羔羊,竟然说出这样一句不知死活的话来,莫非是老寿星吃砒霜,嫌命长了?

    嵩阳剑首眉头一凝,他本以为这小子是胆小怕事,原来看样子是在耍他们,气极之下,他站起身来冷笑道:“本来不想多费手脚,可小子你有敬酒不饮,偏要饮罚酒,那可就别怪老头子不客气了。要怪,就怪你自己不识抬举!”

    其余的嵩阳四剑,也跟着站了起来,五人同时抓起了桌上的剑。

    夏阳却是脸色不改,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,嘴里啧啧有声:“原来跑龙套的人,智商都这么低吗?要是江湖上都是你们这样的蠢货,那也太无趣了。”

    嵩阳五剑虽然听不懂夏阳的怪异言语,但听到蠢货二字,也知道他说的绝不是什么好话,其中一人猛地拔剑出鞘,暴喝一声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夏阳失望地叹了一声:“你们都没想想,我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提着罗摩遗体进来,就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合理?”

    说完,他摇了摇头,随后将那装着罗摩遗体的包裹放到了桌子上,淡然说道:“罗摩遗体在此,想要的人自己上来拿吧。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嵩阳剑首瞳孔一缩,眉毛一竖,镪的一声拔出长剑,抬头便刺,直指夏阳眉心。

    几人既称嵩阳五剑,自是不会冷眼旁观,其余四人也瞬间挥剑抢攻上来,剑光闪烁,准备将夏阳乱剑分尸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死定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脑海中都生出了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众人却是大吃一惊,纷纷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只见夏阳身形稳如泰山,面色不改,在五把长剑即将触及身上的一瞬间,右手忽然一动,一伸手出去,轻轻松松地捏住了左侧一把剑,随即拉扯过来,横架在其余四把剑上,便化解了五人的刺杀。

    架住四把剑后,夏阳手掌一翻,反手便将五把长剑同时按压在了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举止之从容,神色之轻松,简直就像随手拂落了一缕尘埃,连身子都没从凳子上移动一下。

    嵩阳五剑手中的长剑,被夏阳单手镇压在桌面,任凭五人使尽了吃奶的力气,面色涨得通红,竟也无法将剑从夏阳的掌下,抽出一分一毫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