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六章 遗体到手
    ,!

    夜色朦胧,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大多已经睡下,到处都是黑灯瞎火,但城东一座偌大的府邸,却依旧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朱红色的大门透着考究的古韵,台阶全是由光滑的大理石打磨而成,地势开扬,庭院相连,门前两排巨大的石狮,还有四棵门槐,有上马石下马石,拴马的桩子。

    这便是京城富,通宝钱庄庄主张大鲸的府宅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气派,果然是天下第一富!”

    看着这座无比广阔的庭院,夏阳微微有些感慨。他虽然是从信息达的现代而来,但排场格局这么大的古宅,也是第一次见,某种程度上来说,简直可以媲美现代的豪宅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庭院,其中的防卫力量自然不小,即使谈不上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也有为数不少的护卫,在不分昼夜的巡逻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防卫力量,在夏阳面前,简直就是形同虚设,如同瞎子一般。

    早在精武世界之时,夏阳就曾经单人匹马闯入过日军指挥部,又何况是这里。张大鲸的府邸虽然戒备森严,但论起防御力量和警戒程度,却是远远不能和军队相比。

    近三米高的围墙,就算是之前,他都可以轻松翻过,更不要说如今修炼出内力来后。只是微微提气一跃,夏阳便自跳了过去,没有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夏阳展开身法,身影飘忽,如鬼魅夜行,根本就没有一支巡逻队伍察觉到有人潜了进来。

    夏阳的耳力何等惊人,一进入庭院后,便将里面下人的对话尽收耳中,一言一语,全都清晰了然,很快便洞察了张大鲸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主宅的书房中,一名年过半百,却气度非凡,保养得像个中年人的老头子,正坐在轮椅上。他的面前,是一张硕大的木桌,而桌子上,则放着一个解开了的包裹。

    这名坐在轮椅上的半百老头,自然就是张大鲸。

    只见他怔怔地看着包裹里的东西,口中喃喃自语着:“盲目可以复明,失牙可以再得,失去的腿,还可以再长出来……这传言中的罗摩遗体,究竟是不是真的可以生残补缺,令我再站起来走路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一道突如其来,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声音,突然在房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张大鲸心头一惊,本能地就将桌上的半具罗摩遗体抓起来,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张庄主不必紧张。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听上去十分悠然,有一种古井不波的味道。

    张大鲸这时听出了声音的来源,转头一看,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竟然坐在书房当中的一把椅子上,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夏阳,他也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,一来就碰上了张大鲸在研究罗摩遗体,当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张大鲸深吸了一口气,竟然很快就将那股震惊的情绪调整了过来,直直地看着他道:“尊驾能无声无息地来到这里,将外面的十多道暗哨置于无物,武功定然极高!可尊驾没有动手杀我,想必是为财而来吧?老夫别的没有,也就只剩钱了,阁下若是为财,还请直言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为财。”夏阳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大鲸脸色一变,他紧了紧怀中的半具遗体,皱了皱眉道:“那尊驾为何而来?只要老夫所有,尽可直言。”

    “罗摩遗体。”夏阳淡淡地吐出四个字来。

    张大鲸脸色再变,当眼前男子说出这四个字来,他就心知此事没办法善了了。

    死死地抱住罗摩遗体,张大鲸沉声道:“没想到尊驾也是为了遗体而来,可这具遗体对老夫而言太过重要,是断不可能交给阁下的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伸向怀中,那里面有一个铜铃,一旦摇响,便会惊动外面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小动作,又如何瞒得过夏阳,他静静地道:“张庄主最好不要乱动,我对你并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张大鲸哪里会不知道,自己的这点小动作,在高手面前根本无用?他更明白,他收罗在外面的那些江湖人士,不过是些酒囊饭袋之徒,根本就无法真正地保障他的安全。可是他又如何能甘心,将好不容易才到手的罗摩遗体,就此交出去呢?

    见他死死地看着自己,不肯说话,夏阳不由轻叹了一声:“张庄主似乎没有听到我刚才那句话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张大鲸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却是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:“你是说,罗摩遗体……并没有生残补缺之效?”

    “江湖中人,以讹传讹罢了。”夏阳叹道:“张庄主若是不信,我这里还有半具遗体,你尽可拿去参悟,看是否能够断肢再生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有另外半具遗体?”张大鲸惊骇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夏阳右手一扬,在张大鲸震惊的目光中,一个硕大的包裹落到了他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“江湖传言,另一半的罗摩遗体,曾落在当朝张太师手上,后被黑石杀手细雨所夺,莫非这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夏阳点了点头,张大鲸顿时双目一瞪,颤抖着双手,缓缓解开那个包裹,只见里面果然是剩下的半具遗体!

    “尊驾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将他手中那一半和桌上这一半放置在一起,完整的遗体在前,张大鲸反而忽然冷静了下来。他在商海中纵横半生,自然不会是没有心机城府的傻子,眼前这个神秘的年轻男子,怎么可能白白送来半具罗摩遗体给他?其中定有所图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告诉张庄主,你若打算靠罗摩遗体重新站起来,恐怕是要失望了。”夏阳平静地道:“实在抱歉,有时候,真相的确就是这么残酷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……原来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大鲸能感觉得出来,眼前的年轻人并没有说谎。对方既然能在不惊动任何的情况下来到自己面前,大可以就此杀了自己,拿走遗体,根本没有必要再拿出另外一半遗体来诓骗于他。不禁失魂落魄,颓然瘫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阳也有些不忍。这老头子的毕生愿望,就是可以重新站起来走路,为此不惜倾家荡产,可到头来,却现是一场梦幻,让他如何能接受?

    来到放着两截罗摩遗体的桌前,夏阳精神集中过去,完整的罗摩内功运行图,便映照在了他的脑海之中。看着丧失了精气神,仿佛瞬间老了十岁的张大鲸,他摇了摇头:“张庄主,罗摩遗体的奥秘我已知悉,便以这门完整的罗摩内功,换你这半具遗体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能令我重新站起来,变回一个正常人,那我要这罗摩内功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张大鲸面色惨白,眼神中毫无神采。这一刻,他就像个真正的无助老人,根本看不出他是富可敌国的京师富。

    他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罢了,这遗体你直接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夏阳沉默了一下,道:“罗摩内功虽无生残补缺之效。却也是一门旷古绝今的内功,庄主当真不学?”

    张大鲸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老头子我今年五十有八了,半截身子都已经进了棺材,也没几年好活了,什么内功,绝学,对我来说,都不如我的腿重要啊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竟老泪纵横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夏阳同样有些感触起来,或许,应该让他把梦做到最后的。

    只是事已至此,说这些已经晚了,再留在这里,只能徒生惭愧之情,夏阳沉吟了一下道:“罗摩内功,庄主不学也好,以免将来生出祸端。既是如此,那遗体我便带走了,庄主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提起桌上的遗体,拔身便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