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五章 烟火令起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夏阳直接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肥油陈倒吸了一口凉气!

    细雨的武功,他身为黑石中人,再清楚不过。除了转轮王以外,便属她剑法最高,自她出道以来,执行任务从未失手过,乃是黑石之中第一杀手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令她那次在杀了张海端之后,选择拿走罗摩遗体,背叛了黑石。但如今很明显,细雨已经死在这青年男子手中,连辟水剑都为他所夺,可见他的武功,必然还在细雨之上。现在突然找上自己,岂有好事?

    他强压下心头的慌乱,脸色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:“不知公子要我老陈帮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做我的狗。”

    夏阳面带微笑,语气十分平静,但是说出的话,却是让肥油陈表情一僵。

    作为黑石的大总管,他的地位可以说仅次于转轮王之下,加上本身也是一个不弱的好手,肥油陈尽管心中不安,但听到这话,还是不由勃然一怒,脸色转冷:“公子是拿我老陈消遣吗?未免也太不把我们黑石放在眼里了!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句话,就是想借黑石之威,逼退眼前的神秘男子,可夏阳却是咧嘴一笑:“你说得对,我的确没将黑石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小看黑石的人,都已经到了下面,我看你是活腻了!”肥油陈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那肥胖如水桶般的身体突然动了,只见他以一种与他体型并不相符的速度,瞬间窜到了屋内的墙边,拔出上面的剑,反身就朝夏阳的心口刺了过去!

    这一剑的速度极快,又准又狠,可见黑石中人没有一个是弱手。

    不过在夏阳面前,这一剑也就仅此而已了,他右手成爪,如青龙探海般往前一伸,便朝肥油陈的剑身直抓上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是要空手来应付我的剑?”

    看到此人竟然弃手上的辟水剑不用,反而以空手来抓自己的剑,肥油陈心中又惊又喜。手上长剑猛地往上一撩,便准备将夏阳的整只手给砍下来!

    夏阳毫不在意他变换的剑势,爪上一抓,带起一道劲风,如云,如风,如龙,如雷霆!最后仿佛鞭炮般炸响,一下就抓上了肥油陈的剑。

    剑爪相接的同时,肥油陈脸色剧变,大叫不好!夏阳的手不但没被他砍下来,反而被对方抓了个结实,凌厉的劲风,刺得他的手腕寒毛都立了起来。与此同时,他只觉剑身上面传来一股沛然大力,震得他的虎口一麻,如遭电击。而那道劲风产生的空气炸响,也传进了他的耳朵,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!

    抓下肥油陈的长剑,夏阳顺势一拧,在肥油陈惊骇欲绝的目光中,那把精钢锻造的长剑,竟被他轻松地拧成了一团麻花,看他的样子,就好像捏纸团一样容易。

    将这把已经废掉的长剑随手一抛,夏阳脚踩中宫,一手疾探,顷刻间便捏上了肥油陈的咽喉。

    肥油陈喉咙一紧,脖子已经被对方捏住。

    夏阳并没有捏下去,而是淡淡地道:“陈老板,不知道你的喉咙比起你的剑来,谁更硬一些?”

    肥油陈脸色煞白,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看着夏阳的表情,就如同见了鬼一样,惊慌求饶道:“公子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夏阳松开手臂收了回来,冷冷问道:“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肥油陈摸着脖子咳了几声,脸上先是一阵青,又是一阵红,片刻之前,他还觉得自己能把对方给杀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对自己的剑法都有十足的信心,认为在黑石里,自己是除了转轮王和细雨之外的第三用剑高手。哪怕是另外两名王牌杀手—雷彬和连绳,都未必是他的对手。若不是转轮王要他掌管财务和情报,黑石应该有四大杀手才对。

    但是刚才那一下交手,自己竟然一招都没能走得过去,而且对方还是用的空手,若这年轻男子真想杀人的话,他此刻恐怕已经成了一具尸体!江湖上什么时候,又出现这样一位大高手了?

    面对夏阳的要求,他心里正在进行着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答应了他,无疑等于背叛黑石,背叛者有什么下场,他太清楚不过了。肥油陈对转轮王的性格十分了解,此人残忍好杀,武功又是深不可测,而且永远都隐藏在一件斗篷之后,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但要是不答应,恐怕下一刻,自己就得和那把剑一样,他可不想就这样死去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,这也是他身怀高超剑法,却一直默默无闻的原因。正是因为怕死,才一直这般低调,至于转轮王那里,他已经顾不上了,如何应付眼前这位煞星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肥油陈脸色不停地变幻,好半天,才面色苍白地道:“公子武功高强,老陈服了,从今往后,我就是您的一条狗,公子让我咬谁,我老陈就去咬谁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见他如此识时务,夏阳满意地点了点头。他也不怕此人日后反水,夏阳要杀他,并不比杀一只鸡费劲。

    肥油陈城府极深,命在旦夕,哪里还顾得上尊严,反正他侍奉了转轮王多年,如今只不过是从转轮王的狗,变成给夏阳当狗而已。

    既已经选择了当夏阳的狗,他立即就代入到了自己以往的身份当中,揣摩起上意来。恭敬地道:“不知公子需要我做什么,您尽管吩咐,老陈无有不从。”

    “转轮王现在可在城中?”夏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在,昨日刚刚离开京师,去了河北。”肥油陈答道。

    听到转轮王不在,夏阳微微皱眉,又问:“那黑石的其他杀手可在?”

    肥油陈道:“黑石杀手俱已发散全国,去搜查细雨下落去了。不过细雨既被公子所杀,他们注定是白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替我向转轮王和黑石众人传讯,就说细雨已经被我所杀,罗摩遗体为我所得,让他们尽快回南京找我。”夏阳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等他们到了之后,我自会告诉你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肥油陈闻言,心中无比震惊!让黑石杀手全部聚齐京师,他这是打算一个人挑了黑石,将黑石整个一锅端了吗?

    骇然地望了夏阳一眼,他下意识地将他和积威多年的转轮王相比,一时还真判断不了两者谁胜谁败。

    以夏阳方才展露出来的可怕武功,还真不见得就在转轮王之下!

    他咽了一口唾沫,脸上恭敬之色更甚:“是,公子,我这就去传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走入房内,取出了一个筒状物品。这是他们黑石组织用来传讯以及联络之物,一旦烟火一起,便代表着转轮王有命令下达,或是黑石内部有重大事情发生,组织成员就算身在千里之外,也须尽快抵达,否则便以违令罪论处!

    肥油陈手持烟火,来到院中,心中充满了犹豫。此信号一发出,便代表着他选择站在了黑石的对立面,一旦转轮王向他清算,必然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但夏阳现在就在身侧,他又哪敢不从。而且夏阳既然敢向黑石宣战,必有倚仗,考虑到这一点,他便咬了咬牙,放出了烟花讯号。

    烟火令起,绚烂瑰丽。

    一团彩色的光芒划破夜空,在南京城的上空无声地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肥油陈回到屋内,躬身道:“公子,讯号已发,转轮王及一干黑石好手,不日便会赶回京师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夏阳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接下来没你的事了,等转轮王他们到了之后,你们自有办法找到我。另外你要是选择通风报信,那也由你,不过像你这样的聪明人,自然知道站错队会是什么结果。好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顾面如死灰的肥油陈,夏阳身形一动,眨眼消失在了陈记油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