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四章 肥油陈
    ,!

    夏阳将体内极为精纯的内力贯注到剑身,微微一荡,那柔软的剑身便激发出了“嗡嗡”的剑吟声,只见他浑身气势一阵暴涨,随后轻轻一挥,长剑划过那截断裂的树身,竟如同砍瓜切菜一样,轻而易举就把那合腰而抱的大树划为两段!

    细雨心中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,要知道,她的辟水剑乃是一把软剑,多以挞、抨、缠、圈、拦、拿、扑、点、割、撩为攻击手段,虽然锋利灵活,能轻易取人性命,但最不适合的就是劈砍,特别是硬物。

    以她对辟水剑的了解,削断个手腕粗细的树枝不在话下,但要斩断这么粗的树干,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而夏阳刚刚根本不是用劈和砍,只是随手一挥,竟能划开这棵大树,一剑之下,恐怖如斯!

    “这一剑又如何?”夏阳凝视着她,问道。

    细雨没有说话,在这样的招数面前,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。她自认无法抵御这样可怕的一剑!

    “可若是告诉你,我刚才那样的一剑,其实连剑道的门都没有入,你相信吗?”夏阳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细雨微微动容,眼神里充满了讶异。刚才那样的一剑,不要说她,就算是转轮王亲至,也绝对是饮恨收场,可夏阳却说他还没有入门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天外有天啊!”

    夏阳抬起头来,仰望了一下无尽的夜空,以莫名的语气,轻轻一叹道:“我那一剑,只不过是将真气附在了剑身上,看似无坚不摧,但其实连剑气都算不上。而剑气之上,还有剑芒,剑罡……可这些都只是小道罢了。真正的剑道高手,聚剑势,悟剑心,掌剑意,以剑入道……真不知那是一种怎样的风采啊!”

    听着夏阳的话,细雨心中不由更加震撼,她自出道以来,一把辟水剑不知道饮过多少高手的鲜血,更是除转轮王外,黑石的第一杀手。她自认自己也算得上是用剑高手,可在夏阳眼中,却是一无是处。连他都没有入门,那自己算什么,不入流吗?

    “我不信!你说的那种高手,世上根本就不存在。”细雨冷冷地道:“我行走江湖十多年,从未遇到过。”

    “井底之蛙,敢言天如井大?”夏阳晒然一叹:“武道之路,犹如攀峰,不要说你,连我都还站在山脚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认识他的时间极短,但细雨感觉得出,夏阳并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。难道说,世界上真有如他所说那般厉害的人?只怕是神仙了吧?

    她静静地道:“你说练好武功,就能杀你,怎么练?”

    夏阳嘴角一拧,这女人就是忘不了杀人是吧,也不知剧情中陆竹那三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,难怪最后连命都丢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,淡然道:“我的功夫,并不适合你。而内功之道,是一切武道的基础,等拿到另一半罗摩遗体之后,我便教你转修罗摩内功,只要勤加练习,成为此世的绝顶高手不在话下。等你日后练到我方才那一剑的程度,再来说杀我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准备取得遗体之后,把罗摩内功教给自己,细雨不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要知道,罗摩遗体在江湖上可是堪称至宝,掀起了无数厮杀,哪怕是师徒之间,父母妻儿,都未见得轻易相告,他怎会这么简单就传授给自己?

    身为杀手的她,早已封闭了自己的内心,也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。但她总能感觉得出,夏阳对自己,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包容,即便自己三番五次说要杀他,也不曾真的动怒。除了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之外,似乎还有着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原因,她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肯把罗摩内功教给我?”细雨望着他。

    夏阳睨视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但是态度上无疑是在告诉她,说话算话。

    细雨轻哼了一声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真想杀他,她心里的杀意,大概并没有多强烈。但她就是见不得夏阳身上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尤其是他脸上那淡淡的笑意,看起来更是十分讨厌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还看不起自己的剑法,把自己的武功贬低得一无是处,所以她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将来一定要在他最得意的武功上,打败他!

    夏阳并不知道细雨已经在心里立下了要打败他的志向,回到屋中,换了一件新衣衫后,他才走出来,对她道:“将你的辟水剑借我,再告诉我陈记油坊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找肥油陈?”

    细雨不知他是怎么知道陈记油坊的,但他既然说得出这个名字,就肯定知道油坊老板肥油陈是黑石的人,不由脸色微变:“你想清楚了?真的要和黑石作对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夏阳点点头:“我本以为通过你,可以等到我要找的人,可惜他并没出现。不过既已担了你们的因果,那我迟早也会和黑石对上,索性由我主动去找他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细雨没有完全明白他的话,只是直直地看着他,道:“武功高,并不代表你不会死,黑石要杀的人,还从来没有人能躲过。”

    “凡事总有例外。”夏阳笑了起来:“就由我来做这第一个,黑石杀不死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找死,那也由你。”细雨冷冷地道,说着将辟水剑递过去,并将陈记油坊的位置也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就安心住在这里,哪里都不要去,办完了事,我自会回来找你。嗯,顺便把这棵树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夏阳交待完后,便转身离开了小院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了覆灭黑石,以夏阳的性子,自是不会等他们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细雨说得没错,江湖上,从来都不是以武功高下来分出生死,尤其是黑石这种以杀人为专业的组织。

    不过他有熟知剧情的优势,也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。死的人,一定不会是他!

    根据细雨所说的位置,夏阳很快就找到了这家陈记油坊。

    看着这间普普通通的店铺,夏阳其实很难想象,一个宫廷里的无名太监,竟然能凭着武功,网罗了一帮杀手,便能号称朝廷的黑暗基石,暗中定夺天下官员任命。

    难道,当真是因为这个世界武力层次太低么?

    他并未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,毕竟他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。

    这间油铺的陈老板,表面上做的是卖油生意,但私底下,却是为黑石掌管钱财,以及天下官员名册的人。

    夏阳进去的时候,他似乎正在整理账册。

    夏阳是从正屋直接进去的,直到他进了账房,肥油陈才发现有人闯了进来,惊呼一声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陈老板,你好。”

    夏阳一脸微笑,冲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肥油陈吃了一惊,他万万没有想到,进来的人,竟然是个十分年轻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盯着夏阳,沉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夏阳淡然一笑:“陈老板不用管我是谁,我来这里,只是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肥油陈刚想问他什么忙,但是看到了夏阳手中之剑,瞳孔顿时极速收缩,惊声道:“辟水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上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夏阳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细雨?”

    肥油陈张大了嘴,面色大变。这把辟水剑,乃是转轮王亲赐给细雨,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剑不离身,如今竟然落到了这个陌生男子手中。唯一的解释,便是细雨已经被他杀了!

    夏阳不置可否,他之所以跟细雨要辟水剑,便是要让人相信,细雨已死,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,她还活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“那么,罗摩遗体,也在你手里了?”

    肥油陈惊骇之下,脸色十分难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