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三章 不外如是
    ,!

    细雨长剑在手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这将是她第二次和夏阳交手。上一次,她只出了两招,便即惨败,连引以为傲的辟水剑也被对方夺了去。

    经过上次的交手,她已经对夏阳的武功特长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。夏阳仗着自己刀枪不入,武功风格似乎也是走的近身贴打,大开大阖的路子,所以才敢空手接自己的辟水剑。那么自己只要与之缠斗,以虚击实,找出对方身上的破绽,当有机会可以杀了他。

    但凡“铁布衫”、“金钟罩”、“十三太保横练”之流不惧刀剑的外家硬功,必有罩门,而少林的金刚不坏神功,数百年来从来就没听说有人练成过,而夏阳也绝非少林弟子,她才不信夏阳真有不坏之身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次,她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,绝不容许自己再轻易落败下来。

    细雨身上的杀机若隐若现,直到将这股气机凝聚到巅峰之后,辟水剑轻轻一抖,便如灵蛇般笼罩了夏阳的身体,又疾又准。

    夏阳并不知道她是打算寻找自己所谓的身体罩门,见她剑势凌厉,便也开始认真地领教起了武侠世界的真正剑法。

    如他所言,夏阳只是想见识真正的辟水剑法,所以这次并没有像上次那样,贴身夺剑,而是展开身法,绕着她的剑光走转,配合以霍家拳中的掌法,穿插劈撩,缠带锁抱,与她拆起招来。

    只是要以空手接剑,而且是辟水剑法这样的连绵不绝,如同疾风骤雨般的招数,当真何其之难。夏阳在不采用攻势的情况下,根本无法硬接,片刻之间,手腕、手掌、手指均被刺中,若不是他的身体刀剑难伤,只是这几下,他整只手便废了。

    武侠世界的武功招数,比起国术中的技法来果然更加精妙,当真不能小视。

    细雨可没有和夏阳见招拆招的想法,她长剑越舞越快,每一剑下去都有不同的曲折变化,连刺夏阳周身要害,想要找出他身上的罩门。

    很快,夏阳的身上便接连中剑。

    不过夏阳的体魄,乃是通过九窍金丹和修炼国术强化而来,根本就不是所谓的硬功,又哪里有罩门的存在。在她招招致命的攻势中,夏阳反而很快就发现,辟水剑法只是凭借了辟水剑剑身的柔软,形成奇诡的招式,令人防不胜防,本身的威力其实有限。若是敌人熟知她的剑法,或者适应了这种摆动弯曲的剑招,那么辟水剑的杀伤力便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摸清这门剑法的特性之后,夏阳也在她存心想要自己命的打法中生出了真正的战意,化掌为指,长臂作枪,开始以八极枪术的招式,与细雨的辟水剑对拼起来。

    剑术其实和枪术有相通之处,都是以刺、扎、点来杀人,夏阳对枪术极为熟悉,如今洞悉了辟水剑的特点,手指连翻,竟抵挡住了细雨辟水剑弯曲玲珑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能挡住我的剑招?”

    细雨惊诧不已,明明之前他还在招式上落于下风,若非刀枪不入,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,但怎么会这么快就挡住自己的剑?

    接下来,无论她刺向何处,夏阳皆能提前知悉。即便自己的剑招还有许多后续变化,也能一一接下来,就好像他也学过辟水剑法一样。

    刹那间,许多念头涌上细雨的心头,令她手上的剑势一挫,竟被夏阳的指节点中手腕,手上登时一麻,再也握不住剑,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夏阳眼疾手快,大手一捞,便将辟水剑接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将剑递还给她:“你怎么走神了?”

    细雨脸色复杂,摇了摇头:“我杀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,夏阳那晚是倚仗不坏之身,才将她打败,只要自己找出他身体的罩门,便能杀了他。只是如今看来,事情并不如她所想,夏阳应该本身就是一个武学天才!

    不久之前,她还能凭着辟水剑法压他一头,处处占得先机。可短短时间之内,夏阳便已摸透了自己辟水剑法的变化,和自己斗得难分难解,再打下去,已经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想杀我?”夏阳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细雨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夏阳有些无语,除了强迫她跟在自己身边,他自问自己并没有什么地方亏待于她,难道当杀手的都像她这般毫无感情?

    “想杀我,那就练好你的武功。”他的神色突然变得认真起来,凝视着她道:“你的辟水剑法,除了招式灵动诡异,不外如是。也就只能在这种靠招式的低武世界逞逞威,在真正的高手面前,简直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细雨虽然没有听懂他那句什么低武世界的怪话,但他另外半句,却是听得清清楚楚,知道他这是在贬低自己的剑法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反唇相讥道:“那又如何?你的武功,也不过如此。你瞧瞧自己身上,如果不是仗着有不坏之身,你早就被我杀死千百次了。”

    夏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果然被她用辟水剑刺出无数个细洞,一身上好的衣服,已经变成了破布条。

    他不以为意地挑了挑眉:“若不是拿你试招,你以为能刺中我一剑?”

    说罢,他神色凛然,气息一放,脚下猛地一踏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夏阳脚步跺地的时候,细雨只觉眼前有种错觉,似乎地动山摇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夏阳仿佛化作了一头巨象,仰天长嘶,踏足,震的整个院子,大地轰隆作响!

    “看好!”

    夏阳身躯一动,眨眼便掠到了院角的一颗大树下,对着那棵人腰粗细的大树一拳轰去。

    拳势看似惊人,但是打在上面,只是响起了一道沉闷的声音,别说树身连摇都没摇一下,甚至叶子都没飘下几片来。

    半晌没有动静,并没有想象中惊人的画面出现,细雨不由冷笑了一声:“就叫我看这个?”

    “自己过来看!”夏阳轻哼了一下。

    细雨疑惑上前,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直到她伸手触碰了一下树身,便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这棵足有人腰杆粗的硕大树干,竟然从中断裂开来,倒在了院子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细雨目光一瞥,只见那树身的断裂处,竟然整整齐齐,就如同被锯口锯开一样,而树干的内部,全部烂成木渣,就好像被捏碎的豆腐一般。但是从外面看,树皮依旧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细雨的表情,霎时间变得精彩无比,她怎么也没想到,夏阳这一拳,竟能如传说中的隔山打牛一样,造成这样恐怖的效果。

    夏阳这一拳,乃是将明刚,明柔,暗刚,暗柔,四种劲混成一股,看似力道不大,实则劲力汹涌无匹,直透树心,就好像从内部爆炸的火药。

    这便是化劲的可怕之处!

    “我这一拳,如何?”

    夏阳冷哼道:“传你武功的转轮王,可能抵挡?”

    细雨神色变了又变,好半天,才骇然道:“你的内力,竟然这般深厚?”在她的认知中,只有身怀深厚内力的绝顶高手,才有可能做到他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用的并不是内力。”

    夏阳摇了摇头,负手说道:“却是你,内力平平,除了一门剑法,几乎一无是处。而你的辟水剑法,很大程度是倚仗了辟水剑的柔软灵动,若是换把剑,威力至少要下降四成!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。”细雨不甘地咬着嘴唇:“武功比我高,内力比我深厚,最后却死在我剑下的人不知凡几,你有什么好自命不凡的!”

    “还嘴硬?”

    夏阳从她手上夺过辟水剑,冷冷地道:“你看看我的剑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