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九章 石桥,细雨(为盟主陌汐加更)
    ,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来人停下脚步,面容极冷,手中长剑紧握,大有一言不合,拔剑相向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人一袭紫衣,手持长剑,头发扎起,充满英姿,看打扮倒像是个英俊的男儿。只是夏阳看过她的画像,加上她背上那巨大的布包,无疑让夏阳在一瞬间,便确认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夏阳打量她的同时,细雨也在用幽冷的目光注视眼前这个男子。从他刚才突然跳出来那下,可以看出,此人轻功不弱,并不在她之下,能有这样的身手,绝不是什么弱者。

    “等待的人。”夏阳淡淡一笑:“在下知道姑娘要出城,所以专程在此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?看来你也是为罗摩遗体而来。”

    细雨的眼神无比冰冷,虽然满城的人都在搜寻她的踪迹,但只有此人掌握了她的行踪,若不解决了他,恐怕很难离开了。

    从背后取下布包,放到地上,她拔出手中的柔韧无双的辟水剑,剑锋轻颤,遥指夏阳:“想要遗体,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”

    夏阳不置可否,他等的人,其实是细雨,又不是细雨。不过既然她已经出现,说明陆竹迟早也会现身,如此之下,他倒也有兴趣和细雨交下手。毕竟,他早就想领教一下武侠世界的武功了。

    细雨身为一个杀手,自她出道以来,死在她手中的高手多不胜数,对于如何判断敌人的实力,她自有一套自己的方法。

    从夏阳身上的气息来看,平平无奇,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。但从他刚才表现出的轻功来看,在她杀过的人里也算少见,又有些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据细雨的经验,这种的情况,只有两种可能性。一是夏阳只擅长轻功,二是此人的武功已经到了返璞归真之境,气息内敛。

    不过从夏阳的年龄来看,第二种的可能性极小,多半只是第一种,以为凭着一手不凡的轻功,就可以从自己手上夺得罗摩遗体。

    只是轻功,从来都不和战斗力划等号,细雨手中的辟水剑身发出一声轻鸣,银光闪动,便朝夏阳当胸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虽然速度奇快无比,但也仅此而已,夏阳只是说一声“来得好”,随即身体动也不动,径自伸出手来,屈指在细雨的剑身上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,细雨长剑还未及身,便觉一股巨大的力道袭上了自己的辟水剑,紧接着传到她的手上,震得她的手腕发麻,方向也随之一偏。

    细雨面色大变!

    她的辟水剑法,又快又密,加上辟水剑的锋利,还从来没有人敢空手接她的剑招。若是一般人,早已被她一剑削断手指,兼之被刺中心脏,岂知眼前这个年轻男子,竟能一指弹开她的长剑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强压下这股惊骇之意,细雨一剑横扫,剑势更快,如白虹贯日般,往夏阳的脖颈削去。

    夏阳依旧还是一只右手,只是这次并没有屈指去弹,而是化为爪势,朝对方的手腕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细雨心知此人乃是大敌,不敢有丝毫大意,剑尖翻转,速度更快三分,辟水剑好像一条灵蛇般弯曲,刺向了夏阳的手掌。

    这一剑诡异莫测,说不出的飘逸灵动,令夏阳不自觉的双眼一亮,忍不住叫了声“好剑法”。

    眼见手掌即将被刺中之时,夏阳手上瞬间发劲,重新捏爪为拳,手臂青筋凸起,密密麻麻的缠绕在皮肤上,硬接了细雨这一剑。

    夏阳的筋骨本来就强悍无比,皮膜毛孔更是异常敏感,而毛孔连着青筋血管,以他的实力,心念一动之下,皆能轻易地控制自如。

    能控制肌肉骨骼,那只是粗浅的功夫。

    能控制毛孔、内脏,便算是登堂入室的拳术。

    再进一步,通过毛孔控制皮膜下的每一条血管,筋络,明悟了整劲化劲的奥妙,才是真正的通神入化,达到了宗师的境界。

    夏阳这一发劲,粗大的青筋血管全都凸显出来,整只手臂都变成了青黑的颜色,细雨这充满灵性,锋利奇诡的一剑,竟然无法穿刺进去。仿佛她手持的不是长剑,而是一根木棍,捅在了厚厚的牛皮之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”细雨面色再变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剑,刺中了他的手腕,就算削不断他的手,也足以割断他的手筋,怎么会无法刺入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金钟罩,铁布衫,也绝无这种防御力,莫非此人是练成金刚不坏体?”

    细雨自幼受转轮王悉心教导,一手辟水剑法鬼神莫测,也不知杀过多少武林高手,成名人物,但像夏阳这样路数的人,却是一个都未曾见过。她眼中满是骇然之色,心里的震惊,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细雨这一剑,没有给夏阳造成任何损伤,甚至连皮都没破。他反手一抓,便抓上了细雨的手腕,同时另外一只手,闪电般一探,夺下了她手中之剑。

    两人的交手,来得快,结束得也快。

    夺下这把剑之后,夏阳并没有趁势追击,而是把手臂收了回来,倒身两步,站在了细雨的面前。

    方才那两招下来,他已经对这个世界的武力,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武侠世界的招式,并没有脱离国术招式的范畴,依旧是体用之道,讲求手与眼合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身处低武世界,夏阳有些失望地发现,这里的武者都还停留在招式的运用上,内力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,十分有限。

    他大致有了判断,在没有真气外放的先天武者世界,后天高手与化劲境界,并没有质一般的区分,只是看谁更技高一筹罢了。

    抬手观看了一下这把从细雨手上夺回来的辟水剑,只见剑身细窄,带有精致的云纹,刃口银光闪烁,柔软如绢,手上微微抖动,便发出铮吟之声。灵逸敏捷的同时,又锋利无比,端的是一把杀人之利器!

    “好剑。”夏阳赞叹一声,竟又随手甩了回去。

    细雨下意识接过,心中却是惊疑不定:“尊驾这是何意?既然胜了,你动手就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杀手,竟被人夺去手中之剑,这已经是惨败,对方要杀便杀,难道还要羞辱于她不成。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。”夏阳背过身去,负着手静静说道:“但接下来,你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,听我吩咐,你可答应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细雨本已做好了死的打算,败者付出生命,这是千百年来颠之不破的江湖规矩,但夏阳的话,却是让她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她眼眸收缩了一下:“你不杀我?”

    “杀你做什么?”夏阳回过身来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既不杀我,罗摩遗体归你,告辞。”细雨收剑回鞘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夏阳忍不住嘴角一咧,招呼了一声:“我刚才的话,你没听清?”

    细雨停下身子,并未回头,冷冷地道:“我细雨已经发过誓,从今往后绝不受任何人摆布,你想驱使我为你杀人,却是休想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杀人。”夏阳淡淡地道:“我要你跟着,是为了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救人?”细雨黛眉轻蹙:“救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管,也什么都不用你做,你只需要呆在我身边即可。”夏阳说道。

    还有人提这样的要求?真是一个怪人。

    细雨想了想,回头看了他一眼:“我是黑石的人,你不怕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脱离黑石了么,哪里还算得上是黑石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黑石会轻易放过我?”细雨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区区黑石,算得了什么?”夏阳笑了:“你若答应,我便帮你一把,如何?”

    细雨凝着着他:“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覆灭黑石。”夏阳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,就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之事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细雨思索片刻,就答应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