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六章 剑雨世界
    ,!

    秋风萧瑟,北雁南飞。

    南京,云何寺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由灰瓦松木构筑而成的寺院,一点也不大,还十分简陋,和那些殿宇宏伟,雕梁画栋,梁柱涂金,香火旺盛的寺庙比起来,只能算是一间小庙。

    不过庙虽小,上上下下也没几个和尚,但一点也不显得破落,打理得井井有条,颇为精致。

    清晨,寺院的僧人正聚在庙堂中默诵晨经,而一名身穿灰色僧袍的年轻男子,同样盘坐其中,闭着双目,静听着僧众的念经声,心头无比平静。

    男子虽身着僧袍,但气度却超凡脱俗,那一头怪异的短发,也与其他僧人迥然有异,旁人一眼就能看出,他不是一个和尚。

    直到早课结束,男子才站起身来,走到门外,朝门口一个躺在木质摇椅上,手里拿着一把破烂蒲扇的老和尚双手合十,叫了一声:“见痴师傅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指了指身边的凳子,让男子坐下,开口道:“施主近日来天天听经诵佛,身上恶业已渐渐消除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“幸得见痴师傅和陆竹居士的教诲,传我佛法武艺,方可痊愈,小子实在是感激不尽。”年轻男子微微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见痴和尚慈眉善目,微笑道:“施主与我佛有缘,身染恶业,却能借佛法化解,足见慧根,何况老衲也是受人之托,施主无需介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男子心中一动,问道:“见痴师傅,可知陆竹居士这几日的行踪?为何没见他过来?”

    按照以往,陆竹每隔两三日,就会来云何寺看他一次,但今日已经是第五天了,男子心中隐隐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或许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耽误了吧。”见痴老和尚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为了罗摩遗体之事?”男子皱起了眉头,他知道,陆竹这次下山的主要目的,便是为了此事而来,莫非遗体已经出现了?

    “老衲不知。”见痴和尚摇了摇头。他看上去老迈的眼睛,微微闭起,表情也似乎并不关心此事,但年轻男子能感受得到,老和尚身上的气机,明显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男子沉吟了一下,道:“见痴师傅,如今小子身体已经无恙,不过今日就向您告辞吧,我有些担心陆竹居士的安危,打算出去打探一下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痴儿。”见痴老和尚微微一叹,沉默了许久,才道:“罢了,你自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见痴师傅。”年轻男子站起身来,再次双手合十,朝老和尚行了一礼,便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轻男子正是夏阳。

    当日他为了昆仑神木,受到一个未知的恶灵袭击,跌进了精绝古城下面的鬼洞,被卷进了下方的“虚数空间”。

    他仗着有九窍金丹护身,那恶灵奈何他不得,加上他也想知道那虚数空间究竟是个怎样的世界,便十分大胆地进入了其中,可等进入了那个世界之后,他便彻底后悔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小世界,或许说小世界并不准确,只是一个广阔的空间。空间的中央,是一座巨大的殿堂,只见那殿堂之中,贯穿了无数条紫色的锁链!

    这些锁链并不是有质有形的锁链,而是一种由夏阳不能理解的法则构成,每一条都比夏阳的人要粗上四五倍,深入于虚空之中,囚禁着一头身高数十丈,浑身漆黑,外壳尖锐,仿佛地狱里的修罗魔鬼一样的巨型人形生物。

    夏阳在它的面前,就如同一只蚂蚁大小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生物,是因为这个巨人的额头上,只有一只眼睛,和精绝国供奉的眼球图腾一模一样。只是他的眼睛,远远要比那图腾大出无数倍!

    而且放眼望去,空间之中,密密麻麻都是那种黑眼怪蛇,数量绝不在那次的沙漠行军蚁之下,看上去毛骨悚然,恐怖至极!

    夏阳进入这个空间之后,那个“生物”立马就发现了他,巨大的眼球一转,便朝他盯了过来!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?

    邪恶、冰冷、诡异、恐怖……很难用言语去描述。

    被这个眼球一注视,夏阳霎时间浑身一震,如堕冰窖,脑海里一片空白!

    在这个眼球之下,他有种整个人被都看穿的感觉,毫无秘密可言。这仿佛是一种来自灵魂层面的窥探,只是一刹之间,就被看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大凶!

    被那巨大的眼球看了一眼,还不到一秒钟的时间,夏阳便觉自己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他本能地感觉到,这绝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存在,当即毫不犹豫地沟通了万界珠,白光一闪,卷起他的身体,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身处白光之中,夏阳已经昏迷了过去,但在消失和昏过去之前,夏阳依稀看到那生物巨大无比的眼睛好像收缩了一下,似乎觉得极度的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 等他再醒来的时候,他感觉到自己正趴在一个人的背上,而背他的人,是一个三十余岁和尚。

    夏阳后来才知道,背他的人叫陆竹,当时正要送他到云何寺去。

    陆竹那会刚从少林寺下山不久,是在一个荒野之外发现他的,发现夏阳的时候,他正处于昏迷的状态。

    陆竹后来跟夏阳说起过,自己当时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差点没被吓死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,面部笼罩着一层浓郁的黑气,给人的感觉无比邪恶,就像是从地狱中返回人间的修罗。哪怕是江湖上最为穷凶极恶之徒,身上的气势也不如他万一!以陆竹精修了将近三十年的佛法定力,都克制不住,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来,简直就是骇人听闻!

    陆竹说,当时他甚至还生出过降魔之念,以免夏阳醒来之后祸害苍生。只是后来发现他体内,竟然另外还有一股浩瀚如海的光明力量,在与那股黑暗的邪恶之力做斗争,更是让他震惊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夏阳体内的两股力量,无论哪一种,都是浩大莫名,远远超出了他理解的范畴,再三纠结,这才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陆竹身为佛门子弟,心有慈悲之念,而夏阳当时处于昏迷之中,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见死不救之事来的,于是背上夏阳,一路往南京而来,送到了云何寺见痴禅师处。

    夏阳醒来之后,也察觉到了体内的黑气,那股黑气与之前精绝女王所化恶灵使用的黑雾如出一辙,只是在质量上远超了黑雾。他隐隐明白过来,原来那恶灵,只是下面那邪恶生物的一道分身。那强大而邪恶的存在,应该是在上古神话时代之时,被某位大能封印在了那个小型空间里。

    扎格拉玛一族、鬼洞族、还有魔国和精绝国,几千年来所有的奇异之事,全是由它而起!

    在现实空间之内,那邪恶存在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极其有限,不敌他体内的九窍金丹。但在那个空间之内,尽管对方已经被那些紫色链条封锁,但也拥有极为可怕的威能,只是看了他一眼,便能让他黑气附体。若不是夏阳跑得快的话,恐怕就算不被黑气吞噬,也会被那些无穷无尽的黑眼怪蛇活活咬死。

    夏阳体内的那些黑气,和shirley杨他们扎格拉玛一族的诅咒及其相似,都是不断侵蚀人的气血,只是夏阳严重的程度,远远超过了那种诅咒之力。如果不是有九窍金丹的存在,就算是以他那一身庞大的气血,也早晚会衰竭而亡。

    那时,刚穿越而来的夏阳,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虚弱状态,甚至就连动弹都困难,也无法拒绝陆竹的帮助,只能任由他把自己送到了云何寺。

    见痴和尚初见夏阳之时,也是大吃一惊,他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邪恶之力,简直就不似人间所有,也不应该出现在人间。

    不过佛门讲求渡人,见痴禅师更是有道高僧,像夏阳这种情况,自是不会将他拒之门外,便将他收留下来。

    在云何寺中,夏阳每日听僧众念经诵佛,只觉心头无比平和,佛法这种力量,竟能有助于九窍金丹加速消除那股黑气。虽然成效并不算高,但也聊胜于无,惊喜之下,加上他暂时也无处可去,便在这云何寺安心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旁敲侧击了一些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,又得知了陆竹的名字,他才知道,原来自己是来到了《剑雨》的世界。

    陆竹将夏阳送到云何寺后,并未离开,二人闲聊之时,夏阳将自己的来历半真半假地编造了一番,说自己乃是南宋末年,为了躲避战祸逃到海外的汉人后代,如今听闻大明建立,便随家人由古丝绸之路返回中原。结果途径沙漠的时候,不小心误入了一个奇怪的鬼洞,有人说,进入这个鬼洞的人都会受到诅咒,这也是他身上那股邪恶之力的由来。至于另外一股力量,则是他离开鬼洞后,曾经被天雷劈过,或许由此而来吧。

    陆竹并未怀疑他的话,他当初看到夏阳之时,夏阳正穿着一身奇装异服,看他的装扮就不像是正常的中原人士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日的接触了解,陆竹可以感觉得出来,夏阳并不是什么恶人。知道他际遇离奇,身中诅咒,家人又都已经死在了返回中原的途中,陆竹郑重地考虑一番后,传授了几个动作给夏阳,嘱咐他一定要好好练习,以便配合佛法,早日化解那股邪恶之力。

    因为要调查罗摩遗体之事,陆竹没有在云何寺长住,只是隔三岔五会来看他一次,然后再离开。

    如今距离他来到云何寺,已经将近有三个月的时间,他体内的黑气,也在九窍金丹加上佛法,还有陆竹所授动作的配合下,已经驱除得七七八八。不过这次距离上次陆竹前来的时间,已经过去了五天,夏阳知道,根据剧情,他很有可能会碰到他命中之劫,忍不住担心起来,这才向见痴禅师辞行,准备去打探陆竹的消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