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四章 都是同行
    ,!

    “胖子,怎么说话呢?什么叫夏兄弟帮她说话?”

    胡八一见王胖子把话题扯到了夏阳身上,不由喝止了他一下,道:“杨小姐这事属于事出有因,也不是有意瞒着咱们。你想,那么重要的事儿她能随便乱说吗?我相信她的本意不是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老胡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说了。”shirley杨打断了王胖子的话,面无表情地道:“我承认,我的确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大家,那是因为我没有想到沙漠比预料的更加危险。我们这一族的人,几千年来饱受鬼洞诅咒,已经几乎灭亡,到了我这一代,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为了解除诅咒,我别无他法,必须前去冒险!至于让你们涉险,我只能说一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很想说你一句抱歉就完事啦,可看到胡八一鼓着眼睛看着他,又想到shirley杨的身世确实挺可怜的,嘴里嘟囔了两声,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胡八一想了想道:“杨小姐,我明白你的心情,也知道你不是想害我们。可那鬼洞那么可怕,我很担心继续走下去,咱们这些人真的会死在沙漠里。”

    shirley杨不说话了,这毕竟是生命攸关的大事,他们要是害怕,执意不去,她也不想勉强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间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夏阳看到三人脸色各异,互有心思,突然神秘地笑了笑,说道:“鹧鸪穿山甲,发丘天官印,墓里黑灯鬼打墙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抬起头来,面露异色。虽然不知道夏阳为什么突然念起了暗语,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接起了下一句:“掘岭四海游,摸金校尉留,鸡鸣五鼓鬼上身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一头雾水地看着二人:“怎么着这是?你们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听到二人的话,shirley杨并未表现出任何惊讶,反而静静地望着胡八一,道:“定盘子挂千金,海子卦响。勾抓踢杆子倒斗灌大顶元良,月招子远彩包不上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顿时神色大变,看向shirley杨的眼神充满了震惊!

    胖子虽然听不懂大段的套口,但在胡八一的耳濡目染下,对“倒斗”“元良”这些基本的词汇还是知道的,“倒斗”那就是盗墓啊。

    他指着shirley杨吃惊地道:“你也是这行里的?”

    胡八一心道真是活见鬼了!这些暗语切口,类似于黑道的黑话,都是倒斗界的“唇典”。如同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行规隐语一样,倒斗界也有自己的暗语。夏阳知道并不出奇,毕竟是自己教的,这个美国妞是怎么会的?

    他压下心头的震撼,惊疑不定地向shirley杨抱了抱拳,道:“无有元良,山上搬柴山下烧火,敢问这位顶上元良,在何方分过山甲,拆解得几道丘门?”

    shirley杨神色不变,接道:“一江水有两岸景,同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,鹧鸪分山甲,鹞子解丘门,多曾登宝殿,无处觅龙楼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一段套口,把王胖子听得是一愣一愣的,不过夏阳却是明白其中的意思,这话题还是他发起的。

    夏阳一开始和胡八一说的是盗墓的派别,为的就是引出后面他和shirley的对话。盗墓界一共有四大派系,摸金派、发丘派、搬山派和卸岭派,shirley杨的外公就是搬山派的一位奇人,她那些东西全是从她外公那学来的,而她身上所拥有鬼洞族的血统,也同样是继承于她外公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后面所说的唇典,则是两个人在互相“盘道”。定盘子指的是心,挂千金的意思是歪了,海子说的是嘴,卦响是指不老实,勾抓踢杆子指的是手脚利索,倒斗是盗墓,灌大顶是说专业技能高,元良是指同行前辈,月是指二、两只或者两个,招子是眼睛,远彩是瞧得清楚、眼光好,包不上意思是不会受骗。

    shirley杨的意思大概是:“你们自己都是歪心眼,嘴上没有一句实话,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手脚利索的盗墓大行家,这种事瞒不过她的双眼。”

    然而胡八一说得很谦虚,意思是:“不敢当,这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。敢问这位同行都在哪盗墓,活动范围在什么地方,最拿手的是破解什么朝代的古墓机关?”

    最后shirley杨的回答是:“我们尽管是同行,却不是一路人。她这也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,虽然各处都去,但却不懂风水,自己找不到龙楼宝殿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万万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也是这个行当里的人。这些倒斗术语,在解放前都没多少人懂,解放后更是基本上已经失传了。像大金牙他爹那种干过多年倒斗的半职业盗墓贼,知道的也就是几个名词而已,这怎能让他不惊?

    shirley杨倒是一点都不惊讶,胡八一他们几人在考古队面试的时候,她就已经隐隐有所猜测,因为一般只有盗墓高手,才会对天星风水,分金定穴之术如此了解。加上之后她又看到过胡八一等人脖子上的摸金符,他们的身份在她面前,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胡八一才道:“既然杨小姐也是行里人,那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。倒斗这个行当,实在是太危险了,如果不是因为缺钱,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干这个的。要是个一般的斗,或者只有我一个人,我胡八一绝对没有二话。可您祖上那么多代都没解决这个诅咒,足以证明那鬼洞是何等的凶险!胖子是我兄弟,陈教授他们又都是些普通人,就算是有夏兄弟在,也有照应不过来的时候,我不想带他们去送命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三万!”shirley杨开口道:“只要你们带我去到精绝女王的墓穴,替我找出解开诅咒的方法,我给你们每人再加一万美金。而且这中间要是找到什么明器,除了和诅咒有关的,我一概不要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到shirley杨的话,王胖子瞬间眼睛发光,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。他可是听陈教授他们说过,精绝古城的下面,可是有堆积如山的财宝,忙把目光投向胡八一:“老胡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胡八一同样犹豫起来。他思索了一阵,还是把目光移到了夏阳身上。

    尽管夏阳那一晚就已经表达出了想去的意思,但他还是想听听他怎么说。“夏兄弟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老胡,你说的这些,也是我一直以来的顾虑。”夏阳先是皱了一下眉头,沉吟了一下,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我仔细地考虑过了,陈教授他们继续走下去,确实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,我也的确没办法同时保护那么多人。所以我想,不如让陈教授他们回去,就咱们四个人去找精绝古城,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胡八一和王胖子都是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就连shirley杨,也是怔怔地说不出话来。所有人没想到,他会提出这个办法来。

    “光咱们四个?”哑口无言了好一阵,胡八一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夏阳点了点头:“已经走到了这里,就算没有安力满,咱们也能找着精绝古城,干脆就让安力满带他们回去好了。至于水和食物的问题也不用担心,我可以保证,在找到精绝古城之前,我们绝不会被渴死和饿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顿了一下:“但是危险性这个问题,你们都知道的,即便是我,也没法百分之一百担保。所以要不要冒这个风险,你们只能自己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用力拍了一下大腿:“夏兄弟,咱可是铁三角啊,你既然要去,我和老胡哪有退缩的道理?我之前只是气不过杨小姐没跟咱们说实话,不过既然杨小姐这么有诚意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,这事胖爷干了!”

    他这人虽说贪财,冒险精神却也很足,要说危险什么的,他还真不怵。

    王胖子表态了,但胡八一依然沉默不语,他的内心充满了纠结。

    “老胡,你倒是说句话呀!去还是不去啊?”王胖子急得直打转。他一边说着一边背过身去,朝他做了一个“三万”的口型,恨不得立即替胡八一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行!既然夏兄弟胖子你们都想去,那就去。”胡八一思量斟酌了半天,终于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就去瞧瞧那鬼洞,究竟是不是真他娘有那么邪门儿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本书即将上架,需要大家的支持,请多多为本书推荐推收藏一下,夏弦拜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