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三章 摊牌
    ,!

    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,这是化境的境界。

    或许即使是化境武者,也抵挡不了这样庞大数量的沙漠行军蚁同时噬咬。可夏**本不能以常理论之,他十分轻松地就将这只羊羔大小的蚁后杀死在了蚁群之中,斩获了不菲的气运。

    蚁后死后,剩下的沙漠行军蚁便彻底乱了,有一部分围着蚁后的尸体,看样子是要把它的半截身体搬走,但更多的是四散开来,钻回到了地下。

    夏阳将爬上他身体的行沙漠军蚁尽数震死,长枪横扫,又砸死了一片。只是那些蚂蚁出来得快,逃得更快,就如同褪去的潮水一般,还没等他来得及大开杀戒,几个呼吸过后,便消失得干干净净,全部撤回了古城的地下!

    夏阳亲眼目睹那些沙漠行军蚁把那巨大蚁后的半截身子包围,一点点搬运回地下,就像是水面一样,一眨眼就沉了下去。他有心想从空间里面拿出汽油,将那些蚂蚁烧死,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一只蚁后死了,还会诞生新的蚁后,这是自然界的法则,不是人力所阻止的。他就算再能杀,也不可能将这种沙漠行军蚁全部消灭。

    等沙漠行军蚁逃跑之后,夏阳没多久就追上考古队的人,在听说他已经打死了那只蚁后之后,所有人都震撼不已!要知道这种沙漠行军蚁洗劫过的村庄,人畜都被啃得只剩下骨头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shirley杨说,行军蚁除了那庞大的数量,最可怕的地方是在于它们口中的蚁酸,这是一种可以令任何生物麻痹的神经毒素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蚁群之所以叫行军蚁,就是因为它们具有高度的纪律性,协调组织能力极为强大,据说二战期间,有一直德军的精锐部队,就是在非洲被食人蚁群一个个地吃掉了,连机枪、手榴弹、火焰喷射器都抵挡不住,听得所有人都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好在如今已经脱离了危险,众人也终于安心下来,安力满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,他们便按照原定路线,继续往前行进。

    胡八一望着这片看不到边际的沙漠,对与他并行的shirley杨感慨道:“大漠茫茫,没有边际,如果不是身后长长的足印,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前进。我还真是佩服像夏兄弟这样,独自行走在祖国各地的人,也许只有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这天地之间,才能真正体会到生命的意义。或许,这也就是他常挂在嘴边的,修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学他一样啊!去当个探险家,行走在世界各地,没什么不好的。”shirley杨难得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胡八一回头看了一下背着大枪,徒步行走在骆驼队伍后面的夏阳,摇了摇头苦笑道:“佩服归佩服,不过这辈子我是学不了他了,还是集体生活更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。”shirley杨看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没走多久,他们脚下的沙丘突然变得忽高忽低,起伏的程度前所未有,安力满说这些密集的沙丘下都是被黄沙吞没的古代城市,他们只要按照这些沙山不断往前走,就到西夜古城的遗址了。

    果然,又走了小半天,他们便到了沙海腹地的一片绿洲,远远望去,一座黑色的城池遗迹矗立其中。

    西夜城的遗址保存得相当完好,这座城的年代也比较晚,一直到唐末才毁于战火,遗弃至今。十九世纪初,德国探险家们发现了这里,把遗迹里的大部分壁画和雕像等有艺术价值的文物劫掠一空,只剩下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这里地处于孔雀河古河道的尽头,由于城中从古到今,一年四季都有地下水脉通过,于是这里也成了沙漠中旅人的一处重要补给点。

    驼队下了大沙山,缓缓向着绿洲前进,安力满私下找到夏阳和胡八一,提议到了西夜城多歇两天再进黑沙漠,不然进去了就不容易回头了。这两天骆驼们受了惊吓,又驮着大批物资,非得好好养足了脚力才能再次出发。

    胡八一和夏阳稍微商量了一下,便同意下来。这些天发生了不少的事,一行人无论身体还是心里都疲惫不堪,他们的确要好好休整一下。如果继续再往沙漠深处走,非得出事不可。

    走近西夜古城后,只见城墙是用黑色的石头砌成,有些地方已经塌陷风化,损毁得十分严重,只有当中的主城造得颇为坚固,还依稀可见当年辉煌的气象。

    建国之后,一些油井工人、探险队、地质勘探队,路过此处,都曾经主城中留宿。不过此时正值风季,除了他们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的人,便在主城中找了间宽敞的屋子,整顿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安力满带着他们找到了城中的古井,据说几千年来,这口井就没干涸过,按照安力满的说法,这是胡大的神迹!

    众人不置可否,帮着他把骆驼们都安置在井旁,才打了一桶冰凉的井水上来,每个人都喝了几大口,顿时只觉沁人心脾,在沙漠中被毒太阳晒的火气瞬间消失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人和骆驼都饮得饱了,安力满又取出盐巴豆饼喂给骆驼,然后他们才打了两大桶水回去,点燃营火,烧水造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众人轮流好好收拾了一下个人卫生,一切都忙完了,才倒在地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夏阳知道这些人都累透了,但他还十分精神,也不去管他们,自己到外面练拳去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很久都没好好休息了,他们这一觉,睡得十分之久,最早的也是第二天中午才醒。不少人,包括胡八一在内,更是睡到了傍晚,足足睡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胡八一醒来的时候,营地里面正在做晚饭,shirley杨拿出了他从美国带回来的脱水蔬菜,给大家做蔬菜汤,据说这是宇航员专用的食物,引起大家一阵惊叹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王胖子脸色凝重地把胡八一和夏阳叫到了外边,说是有话要跟他们说。

    夏阳知道王胖子是想说shirley杨的事情,自从昨天从行军蚁那处的遗迹出来之后,他就一直沉默着没怎么说话,现在肯定是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出去之前,夏阳想了想,又朝shirley杨招了招手,示意她也过来。

    王胖子一看就急了:“夏兄弟,你把她叫来干嘛呀?”

    夏阳说道:“胖子你别急,这件事本来就和她有关,干脆敞开了说吧。”

    等shirley杨过来后,四个人走出营地,来到了一处沙丘之上。

    “大家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见他们都不说话,夏阳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王胖子见夏阳都把shirley杨都叫来了,索性就直说了:“夏兄弟,杨大小姐,我就想问一句,那天晚上你们跟老胡说的那事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听到了嘛。”夏阳淡然一笑: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又把目光移到shirley杨身上,shirley杨犹豫了一下,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不是坑人吗?”看到她承认,王胖子一下子就怒了:“敢情你是带咱们去送死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我别无选择。”面对他的指责,shirley杨倒很是平静。

    王胖子哼了一声:“你倒是说得轻巧!为了你一个人个事儿,就拉上这么一大家伙人去冒险,不是有夏兄弟在这,指不定咱们就送命了,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胡八一在一旁紧皱着眉头拉了他一下:“胖子,少说两句!”

    “她都这么做了,还怕人说吗?”王胖子还是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“好了,胖子。”任由他发泄了两句,夏阳再次开口了:“既然你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没必要再说这些了,还是说说你的决定吧,要不要再继续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说夏兄弟,你现在这立场有问题啊!”王胖子有些愕然,夏阳不是和他们一伙的吗?怎么听起来像是站在美国人那边了?

    他不解地看着夏阳道:“这位杨大小姐一路上瞒着咱们,一句实话都没有,骗咱们去干那么危险的事,解那什么破诅咒,你怎么还帮着她说话啊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