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九章 白骨
    ,!

    那座城墙又高又宽,如同一道防沙墙,一股气跑到墙角下面后,所有人都如释重负,长松了一口气。? ?

    不敢确定这里是否真的安全,胡八一望着安力满,又快又急地问道:“老爷子,这墙能挡住风沙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胡大的旨意了嘛。”安力满摇着头,在这种情况下,有地方能暂且躲藏,已经是老天爷开眼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劫后余生,人人都是脸色黄,不知是被吓得脸色黄,还是一脸的沙尘。安力满指挥骆驼们在墙边趴好,随后众人6续从一个破房顶的口子,钻到了下面的一间大屋内。

    这间破损的房屋,以前可能是类似衙门或者市政厅那样的建筑,比较高大,不过这么多年有大量的沙子被风吹进来,屋中积满了细沙,足有两米多厚。他们只能猫着腰前进,稍稍一抬头,就会撞到上面的木梁。

    考古队里的叶亦心,还有郝爱国这样体格不好的人,一进去就躺了在地上,拿出水壶就喝。其余的人帮忙把陈教授扶了进来,胖子拿着手电筒四处照射了一下,长出了一口大气道:“这儿我都看了,安全!咱们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力满进屋之后,立刻跪倒在地,口中念念有词,黑地狱来的魔鬼刮起了黑沙暴,感谢胡大给了他们一个栖身之所。

    胡八一说老爷子,咱们能现这里可是全靠了夏兄弟,你看他像胡大嘛。

    安力满这一路对夏阳惊人表现也同样看在眼里,郑重地说,这位小兄弟能和他们一起进入这黑沙漠,这就是胡大的旨意嘛,他是一个被真主眷顾的人,正是有他的带领,所以他们才能安全地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屋里这些人,大多都是生在红旗下,长在新中国的人,对他这套封建迷信的东西不以为然,听了几句就不再理他,各自整理起自己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这时外边的大沙暴已经来到了他们的上方,狂风怒号,刮得天摇地动。他们一群人在古城遗迹里,也不免胆战心惊,生怕风沙把房子的那些破洞埋住,只能让人轮流盯着屋顶,一有什么情况,就赶快通知大伙。

    只有夏阳神色平静,似乎没有任何担心一样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下,这弛风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,至少今天晚上,他们是要在这过夜了,于是走到外面,在外面的城墙下拔了大量的沙蒿子。这是一种可以燃烧的干草,采了足够他们一夜之用的份量后,这才返回那间地下屋,让胡八一取出固体燃料,点了一小堆篝火,让大家取暖。

    当黑漆漆,阴森森的古屋被火光照亮之后,所有人的心才算是踏实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在采集沙蒿子的时候,夏阳还在城墙的角落现了几只黄羊,便又顺手出去打了两只。当他提着两只黄羊回来的时候,大家都高兴不已,直夸夏阳厉害,不用武器也能打猎,这下可以有鲜肉吃了。

    王胖子更是最兴奋的一个,这些日子天天啃肉干,他早就啃烦了,嘴里都淡出鸟来了。他得意洋洋地说,我夏兄弟连霸王蝾螈那种怪物都能杀死,徒手打死两只黄羊,那简直跟玩儿似的!

    陈教授看到夏阳一直奔波,为他们这支考古队做了这么多事,而且刚才还冒着风沙回去救自己,心中感动不已,连忙叫楚酵萨帝鹏上去帮忙,让夏阳过来休息,并反复跟他道谢。

    只有安力满神色严肃地告诫了夏阳一番,让他不要滥用武力,要是吓跑那些动物,让它们死在沙暴里的话,胡大是要怪罪的。

    王胖子哪里愿意听他这些废话,迫不及待地拿出刀子,就开始开膛破肚,宰割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处理黄羊的时候,shir1ey杨走到夏阳和胡八一身侧,说她在墙角现了一些动物的脚印,根据判断,应该是狼的脚印。

    安力满无意中听到了这话,说道:“这个地方嘛,就是胡大专门给沙漠中的动物准备的地方嘛,咱们是没看见,那些破房断墙后边,说不定藏着多少避难的动物,不要说狼,就是豹子也是有的嘛。现在天上刮着沙暴,地上的动物都吓坏了,谁也顾不上谁了嘛。等沙暴过去了,你们就会现很多不同的动物都会躲在一间屋子里,没什么好稀奇的嘛。”

    萨帝鹏胆子小,闻言有些紧张地道:“要照这么说,等风沙过了以后,这……这狼和豹子,不就现我们了?”

    王胖子瞪了他一眼,一边割着羊肉,一边没好气地道:“瞧你这怂样,怕什么!有你夏大哥在这儿,别说狼和豹子,就算狮子老虎,都能轻轻松松给它打死喽!”

    郝爱国也道:“就是,小萨你不要怕,小夏同志厉害着呢。”

    自从夏阳加入考古队之后,他这一路的表现,可以说是无所不能。只要他在这里,就给所有人一种安全感和希望。尽管胡八一是名义上的领队,可实际上,夏阳才是他们这一群人真正的精神领袖!

    胡八一坐在火堆前,开口道:“这野兽没什么好怕的,倒是这黑风沙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,咱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识到沙漠的厉害,这回大家都领教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叫与天斗,与地斗,其乐无穷啊!”陈教授也感慨道。

    **这句名言,如今大家听起来,还真是那么回事。叶亦心出神地盯着火堆,点了点头,赞同道:“这句话,现在想想,倒是真的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郝爱国突然惊声道:“小小……小叶,你手上拿的什么呀?”

    听他问起,叶亦心立马回过神来,只见自己刚刚随意从身边摸来的一根以为是木棍的棍状物体,竟是一节死人的白骨,吓得她猛地跳起来,躲在了萨帝鹏身后,指着她刚才所坐的位置,花容失色地道:“骨……骨头,这儿还有好多c多骨头!”

    郝爱国却是很淡定,他慢悠悠转过身去,看了一眼地上的白骨,没好气地道:“咱们搞考古的,还怕骨头吗?”

    叶亦心弱弱地道:“对不起,郝老师,我……我就是没想到……这里面会有人骨,思想准备不够充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像真的是人骨啊?”郝爱国对死尸这种东西倒是毫不畏惧,直接从黄沙中刨出了几根粗大的白骨。

    胡八一有些疑惑地道:“郝教授,这些骨头看上去有些奇怪啊。沙漠中的死者,骨肉很少有腐烂的,一般都是自然风干后,成了木乃伊。”

    shir1ey杨同样面露疑色,接着他的话道:“可这副白骨上面,却连一点皮肉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让狼给吃光啦!”

    安力满与沙漠打了半辈子的交道,早已经司空见惯,语气中没有一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胡八一赞同他的说法,这个人很有可能为了躲避风暴,被迫在这停留,结果被遭到了动物的袭击。

    见到这副白骨,夏阳却是突然想起一个剧情来。原著中他们这一行人,好像就是在这遗迹里面,挖出了沙漠行军蚁,好在他们命大,才逃过一劫!

    记起了这个剧情,夏阳脸色一凝,连忙让他们把白骨收集起来,然后用一块布条包好,放到了墙角,说等黑风沙停了之后,再拿到外面去安葬,在这之前,谁都不许去动这些白骨。

    见他神情严肃,十分郑重,又提到了要拿出去安葬,其他人还以为他是敬重亡者,也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歇了一阵后,安力满有些担心他那些躲在破城墙后边的骆驼们,于是打算冒着沙暴出去把骆驼们栓好。胡八一见胖子已经把那黄羊肉切得差不多了,便走过去替下他,说我来烤肉,胖子你和楚健去帮帮老爷子,顺便把一些重要的物资和睡袋什么的都搬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戴上风镜,用头巾裹住耳口鼻,从屋顶上的破洞翻了出去。过了好一会,他们三个才回来,身上全是沙土。

    胖子一把扯掉头巾和风镜,一屁股坐倒在地,啐了一口:“我的天呐,这风刮的,我们仨要不是死拉着,都给我们刮到天上去了!”

    萨帝鹏和叶亦心过去帮忙整理好那些物资后,羊肉也快熟了,一股诱人的香味传遍了这间地下屋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