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七章 进入沙漠
    ,!

    根据预定的路线,夏阳他们行程的第一段,是从博斯腾湖开始,一路前往西南方向出发,沿孔雀河向西走一段,直到找到向南的古河道。

    博斯腾可译为站立之意,这个名称的由来,是因为有三道湖心山屹立于湖中。古代也称这个湖为鱼海,是中国第一大内陆淡水吞吐湖,孔雀河就是从这里发源,流向塔克拉玛干深处的。

    考古队在经过湖边的时候,放眼眺望,广阔深远的蓝色湖水让人目眩,不经意间,产生了一种仿佛已行至天地尽头的错觉。

    初始的这一段路程,按照安力满的话来说,根本就不算是沙漠。孔雀河的这一段古河道,是河流改道前就存在的,有些地段的河床并未完全干涸,周围的沙子也很浅,到处都有零星的小型湖泊和海子,水面上偶尔还游动着一小群红嘴鸥和赤嘴潜鸭,沿着孔雀河的河湾,有一小块一小块的绿洲,生长着沙枣、胡杨和一些灌木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景致,那几个考古队的学生兴致极高,他们本就年轻,又是平生第一次进入沙漠,觉得既新鲜又好玩。一会儿学着安力满老汉指挥骆驼的口哨声,一会儿又你追我赶地打闹、唱歌,仿佛这一趟不是去寻找精绝古城,而是来旅游的一样。

    一直到过了孔雀河的河湾,进入了沙漠边缘,环境才变得恶劣起来,他们的这股闹腾劲儿也算是渐渐消停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支骆驼队伍,携带的食物量,大约只能维持一个月不到,清水足够使用十几天,好在半路的几处绿洲以及地下暗河,还可以再补充淡水。另外安力满还带了几大皮口袋的酸奶汤,在沙漠中渴得受不了的时候,喝上一口解渴,能顶过十口清水。

    只是探险队的各种器材设备实在太多,使得每峰骆驼的负重量都很大,行进的时候,人员只能靠两条腿,走一半路,骑一半骆驼。

    最让人感到震撼的人就是夏阳了!在其他人看来,他的体力几乎无穷无尽,从来就没有疲惫的时候,不但在沙漠中全程步行,而且神色也是所有人里最为轻松的一个,连安力满都觉得不可思议,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尽管体能上非常轻松,但夏阳的心头却是没有任何放松。他们此行将要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,甚至真正的考验,都还没有开始!

    如果只是水和食物的话,夏阳空间中的储备,足够他们这些人正在沙漠中生存几个月,这方面他没有任何担心。不过这些东西,不到最后万不得已的时候,他是不会拿出来的,一来不好解释来历,二来他也不想让这些人对他产生依赖。

    孔雀河往东南,那是古时的楼兰、罗布泊、丹雅方向,夏阳看过原著,知道精绝古城的位置,大概是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兹独河下游,在昆仑山的东北方向在昆仑山的东北方向,这也和那本英国探险家笔记上记录的地点一致。所以,他们则是要变更路线,朝着西南行进,进入“黑沙漠”的区域。

    改换路线之后,条件越来越艰苦,他们的淡水消耗得飞快。尤其是某一次,夏阳见到那个叫叶亦心的小姑娘,竟然还在给陈教授用清水洗手,忍不住严厉地喝斥了她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因为对方是女孩子就惯着她,沙漠中的淡水比黄金更加珍贵,本来就十分紧缺,对方还拿来这么浪费,当真是嫌命长了!

    叶亦心这已经是第二次在夏阳面前吃瘪了,被他训斥,不禁哭得一塌糊涂。考古队的其他人都有所不忍,只是出于夏阳一路来建立的威信,加上这件事本来就是她做得不对,倒也没人站出来指责夏阳,只能过去安慰起叶亦心。

    这一段路,有沙漠也有戈壁滩,幸好有孔雀河的古河道相连,还不难辨认。走到一座叫做圣墓山跟前的地方,安力满停下来,再次劝说他们回头。他曾经带过许多人进入沙漠,他们已经是坚持得最久,走得最远的了,一旦进入黑沙漠,也就是真正的沙漠后,环境将会越来越差,千万不要白白地送了命!

    体会到了沙漠艰苦的环境,众人也知道安力满并不是在说笑,连忙问他什么是黑沙漠。

    安力满告诉他们,黑沙漠是胡大惩罚贪婪的异教徒而产生的。沙漠中掩埋了无数的城池和财宝,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从黑沙漠里把它们带出来,哪怕你只拿了一枚金币,也会在黑沙漠中迷失路径,被风沙永远地埋在里面,再也别想出来。你们要想再往深处走的话可以,至于最终能不能找到兹独暗河,那就要看胡大的旨意了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来到了这里,他们又哪肯轻易放弃,在这一点上,他们的意见非常统一,就是无论如何,都要继续走下去!

    安力满实在是拿他们没办法,只好带着他们继续往前,准备先去找个有水源的地方补充一下淡水。

    圣墓山过去,就真正进入了黑沙漠的地界,这是一片流动性的大沙漠,大风吹动沙丘,地貌一天一个样,没有任何特征,古河道也早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安力满不愧是沙漠中的活地图,那些残破的遗迹,还有零星的胡杨,几株小小的植物,都没逃得过他的眼睛,这些东西连成串,就成了一条路线。

    他告诉胡八一等人,孔雀河的古河道,曾经就是从这里经过,而传说中那座被胡大遗弃了的精绝古城,就在这条消失不见的古河道尽头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清晨,第一缕阳光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,将天边的云团染得通红,大漠中那些此起彼伏的沙丘,也被笼罩上了一层霞光。干枯的胡杨,和波纹状的黄沙,都被映成了金红色。浓重的色彩,在天地间构成了一幅壮丽的画卷!

    众人为了避开中午的烈日,连夜赶路,正走得困乏,见了这种景色,都不禁精神为之一振,shirley杨赞叹道:“真是太美了!”说着她更是取出相机,连按快门,希望把这绝美的景色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美吧?”夏阳站在shirley杨的身边,同样凝视着那片朝霞,接着又自顾自地说道:“但是越美的东西背后,就越是危险可怕,我看这天象好像,好像有些不太寻常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也有这种感觉,便把目光看向了安力满,发现这老头正盯着东边的朝阳出神,脸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不安,他赶紧走过去发问道:“老爷子,是不是要变天了?”

    古话有传,朝霞不出门,晚霞行万里。早上火红的云霞,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“是的嘛,天上的云彩在流血,胡大肯定是生气了嘛。”安力满极为严肃地道。在他的解释下,众人才知道,这沙漠马上要起风了,而且是很大很大的风,就算是筑起沙墙,也挡不住。必须要一口气赶到西夜古城的遗迹,否则很有可能会被活埋在这片沙漠里!

    说完之后,安力满老汉走到骆驼前,取出一张毯子铺在黄沙上,跪在上面,双眼微闭,神色虔诚,张开双手伸向天空,然后又捂住自己的脸,大声念诵起来。

    看他不紧不慢的样子,还有闲工夫向真主祈祷,考古队的人还以为他说的大风暴没有多严重。没想到安力满祷告完了之后,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身体好像拧紧了发条,三两下就卷起毯子,弹簧一般地蹿上骆驼,高声叫喊起来:“快……快点走嘛,要不然就要被埋进黑沙漠的炼狱里了!”

    叫喊的同时,他更是催动胯下的大骆驼,当先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紧急的情况,他刚才还在慢吞吞地祷告,现在又跑得这么快,众人暗骂地同时,也赶紧动身起来。

    胡八一作为领队,更是连连招呼道:“快快快!上骆驼!胖子,夏兄弟,你们盯着一点,千万别落下人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