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章 地下河
    ,!

    那是一枚红色的领章,因为常年处于冰雪之中,如今依然崭新,上面为人民服务五个字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王胖子走了过来,看到胡八一怔怔地盯着这枚领章,有些不确定地道:“这是你战友的遗物?”

    胡八一缓缓点了点头,这里就是当年他们被达普鬼虫,也就是火瓢虫袭击,最后被雪崩埋葬的地方。

    王胖子安慰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,胡八一强忍着心里的难受,用力将这枚领章握在了手里,然后郑重放在了衣服的内兜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应该明白,为什么他一开始不愿意到这里来了吧。”夏阳站在同样看着这一幕的shirley杨身边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shirley杨面容冷淡,转头看了夏阳一眼,没有说话,径自走开了。

    被人无视,夏阳也未在意,轻笑了一下,走到胡八一身边:“老胡,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,我往上面去看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那条裂缝。”

    “夏兄弟,那你小心点。”胡八一知道他本领过人,体力充沛,让他一个人先去找,总比他们漫无目的地寻找要强,也就没阻止,还给他指了一下当年那座秘密基地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行一步,你们后面照着那个方向跟上来吧,找到地方之后,我再回来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夏阳身形一动,猛地弹起,直接往冰川高处的方向掠了出去,速度之快,不可思议!

    这一幕,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,惊骇万分。

    夏阳的体魄何其惊人,自从在精武世界突破化劲之后,他还从来没有像这样全力狂奔过,如今释放开来,背后上百斤的大枪,也对他没有丝毫影响。脚下掠地纵身,就好像一只狂奔的雪豹,高速疾奔起来。这样的感觉,当真畅快,妙不可言!

    顺着胡八一所说的方向,夏阳只奔跑了不到十分钟,就在一面陡峭的山坡上,发现了一条地面裂开,倾斜向下的大缝!

    这条冰缝,足足有十余米宽,几十米长,从远处看,就是像是一个巨大的坑洞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冰洞前,夏阳往下看去,只见下面是一条狭窄的裂缝,黑漆漆的,他大概目测了一下,至少有上百米的高度!

    找到了冰洞,夏阳做下了记号后,才又转身,按着来的方向原路返回,与考古队会合。

    冰洞的位置距离考古队的人,足足有十多公里的距离,以夏阳的速度,他再次用了不到十分钟赶了回去。但考古队的一行人,却在他的带领下,足足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才走到这里。

    站在冰洞上方,众人望着下面巨大的缝隙,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而陈教授也很快确定了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冰洞,欣喜之下,于是众人赶紧扎下帐篷,弄出了一个临时营地,然后固定钉钩和绳索,穿上了专业的攀岩和防滑设备。

    除了叶亦心有严重的高原反应,没办法下去之外,其他人都不准备放弃这么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,最后只留下了一名解放军战士,留在营地和他们保持通讯,以便发生意外随时向外界求救,顺便照顾她。

    末了胡八一再次嘱咐了一遍下去后的事项,众人便一一沿着绳索,下到了冰洞。

    下去的途中,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只有王胖子因为有恐高症,差点一脚蹬空了去,还好他边上的夏阳眼疾手快,过来提了他一把,有惊无险地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!”王胖子心有余悸地道:“夏兄弟,还好有你,不然胖爷万一掉下去,这下肯定摔成肉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丫能不能小心点,瞧你这胆。”胡八一也吓了一跳,连忙过来扶住他,指了指后面是shirley杨:“你看人家!”

    王胖子不服气地嘟嚷了一句:“我看她飞下来的心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那是受过专业训练。”胡八一道。

    夏阳也注意到了,或许是受她那个热爱冒险的父亲影响,又或者是从小在美国长大有关,shirley杨不但动作十分专业,而且还有很强的冒险精神,身体素质也很好。

    王胖子白了她一眼,然后摸了一下脖子上的摸金符,拍了拍夏阳和胡八一:“你们带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玩意他和胡八一本来一人一个,后来回北京之后,王胖子又管大金牙替夏阳要了一个,已经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夏阳知道这东西只是一个仿制品,并不是真货,不过出于纪念自己也曾当过摸金校尉,倒也没有拒绝,当成装饰品戴了。

    “害怕了?”胡八一看了王胖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这是辟邪。”王胖子瞪着他,然后又挑了挑眉,低声笑道:“咱们兄弟仨可是铁三角梦幻组合,这也算是个见证,保佑咱们无往不利,一帆风顺!”

    胡八一懒得听他胡说八道,自顾自地整理起随身的物品来。

    “尸体……那儿有个尸体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都在检查装备,打开电筒的时候,考古队的萨帝鹏突然惊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,果然有一具冻僵了的尸体,看样子似乎不像是中国人,但是因为冻得太久,肤色都已经发紫了,从五官上倒是很难判断。

    王胖子问了胡八一一句,是不是你战友,得到否定的答案后,shirley杨才说了一句,应该是她父亲探险队的人,她以前曾经见过他们的装备。

    王胖子又问,这人是不是被达普鬼虫袭击死,也被胡八一否定了。他目前虽然没有什么头绪,但是至少得到了shirley杨她们以前收到的信号,定位准确无误的结论。

    这条缝隙下方,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他们也不用寻路,直接就按着这条又窄又深的冰川缝隙,往前直走。

    这条冰隙的深度超乎想象,向南走了一段之后就走到了尽头,靠着指南针的指示,他们应该来到了两座山的夹缝之间,再往前走,就到了大冰川的正下方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黑暗中向前走了约有十多分钟,地势越走越低,地下的空间也越来越大。没多久,地势终于平缓下来,众人耳中都隐约听到了水流声,前面应该有一条地下河。

    大家以手电四处探照,忽然发现手电筒照出去的光芒,在岩壁上产生了很多微弱的反光,像照在无数镜子的碎片上一样。

    “哇,这么多的云母啊!”考古队的楚健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公的母的?”王胖子疑惑地道,他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是动物,是结晶体。云母和水晶,通常生长在同一地层中,就是这些东西。”郝爱国身为一位考古教授,知识十分渊博,对于地矿知识也知道不少,解释道:“这些云母的颜色很深,代表它们曾经所处的位置也很深,咱们能在这个海拔看到它们,完全是因为地壳运动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被周围罕见的大云母所吸引,看看这块又看看那块,好奇地问道:“这玩意儿值钱吗?”惹得众人一阵白眼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,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水流声的源头,看到了一条天然的地下河。

    夏阳知道,按照剧情,这水下应该生活一条原本在冰河时期就该灭绝了的史前霸王蝾螈。这是一种生活在两亿年前,恐龙时代的恐怖生物,几乎是当时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霸主!

    也只有在这与世隔绝的特殊环境中,才能让这种太古时代就早已灭绝的猛兽幸存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在观察河面的时候,走在最后面的尕娃突然发现shirley杨不见了,就在众人惊慌失措,准备回头寻找的时候,她才姗姗来迟地出现,说是在那边拍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shirley杨的这种怪异举动,顿时就引起了王胖子的怀疑,感觉这美国妞有问题,好像在刻意躲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胡八一没有在意这些,将他拉住,下到河中测试了一下水的深度,发现水位不高,可以让人淌着过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教授突然叫了起来:“你们大伙快过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