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八章 真正的友情
    ,!

    胡八一沉默了一阵,再次讲述起他的故事来。

    那一年,他们一个班的战士,带着几名工程师和地质学家,奉命去执行一项高度机密的任务,进入了昆仑冰川的最深处,结果中途却发生了事故。

    一位从北京来的工程师失足跌下了冰川,他们随后在冰川下面的绿洲中,找到了他摔得稀烂的尸体。悲痛之下,他们只能选择将这位工程师的遗体就地掩埋,但是在挖掘泥土的过程中,忽然飞出了一个蓝色的大火球,个头有篮球大小,在半空盘旋两圈,一下子就冲进了人群里,战士们急忙之间,只能纷纷闪避。

    火球落在地上,蓝色的火焰逐渐熄灭,胡八一看得清楚,原来这个火球,正是他之前见到的那种奇怪瓢虫,也就是夏阳刚刚所说的达普鬼虫!

    不过当时,并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虫子,一个战士好奇地想抓起那只虫子观看,但是就在他手指与瓢虫接触到的那一刹那,瞬间就被一股蓝色的火焰点燃,顷刻间,雄雄的烈焰就吞没了他的全身,皮肤上瞬间起满了一层大燎泡,随即又被烧烂,痛苦地倒在地上扭曲挣扎,凄惨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山谷。

    这种活人被火焚烧的情景,实在太过残酷,几个年轻的小战士下意识就开了枪,但却引出了更多的达普鬼虫,变成蓝火球冲向他们。惊怒之下,他们只好边跑边开枪,但却引发了雪崩。悬在大冰川上的数万吨积雪,就像是白色的大海啸,铺天盖地向他们涌来,将他们彻底吞没……

    胡八一沉声道:“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部队的医院里了,而除了我,我所有的战友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继续讲下去,但所有人都听得出来,他的那些战友,恐怕已经全部牺牲在了那次雪崩中。

    说道这里,胡八一忽然提高了音量:“我不明白,你们为什么要改道去昆仑冰川?”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。”陈教授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,在几人的注视下,解释起来:“当年的雪崩,其实是由一场级别不高的地震引起的,不是因为你们开枪。我是在一份内部资料看到的,后来在国家地质局,也得到了证实。那场地震,还把昆仑冰川的东麓,给震出了一条裂缝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跟我们去找精绝古城,有什么关系吗?”胡八一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几年前,有一个中外联合考察队去新疆探险,领队的是我的一个老朋友,痴迷于西域文化。”陈教授说着看了shirley杨一眼,语气十分唏嘘:“可这个考察队在去沙漠寻找精绝古城的路上,不知道为什么改变路线去了昆仑冰川,然后就失踪了,没有一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就确定他们消失在那儿呢?”王胖子问道。

    陈教授道:“最后的求救信号,就是从昆仑冰川东麓发出的,所以我们分析,他们的失踪,应该和那条被震出来的裂缝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去那裂缝,找什么呢?”王胖子不解。

    “一个笔记本。”陈教授看了胡八一和夏阳一眼,道:“就是本世纪初,英国探险家,华特先生的日记本。他在日记里,详细地记录了当年他们是如何一步步找到精绝古城的,这对于我们下一步去沙漠寻找精绝古城,非常有帮助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位考察队领队的人,应该就是杨小姐的父亲吧。”这时,夏阳突然开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shirley杨并没有否认,也没有问他是怎么猜到的,点点头道:“我之所以想去冰川,不仅仅是为了找资料,也是想继续完成父亲未走完的路,我想找出他们去昆仑冰川的原因,找出精绝古城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和王胖子面露恍然之色,终于弄清了她为什么要改道的原因。只有夏阳知道她语焉未详,以着一种神秘莫测神情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shirley杨不知道夏阳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,有些心虚,莫非他知道什么?

    陈教授没有注意到夏阳的眼神,他只想尽力说服胡八一:“如果能够找到精绝古城,完成我们的考古研究计划,许多历史的谜团将由此解开,西域文化的研究,也将迎来新的一页。喧同志,这可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没有说话,他心里还在犹豫不定。倒是王胖子眼珠一转,搓了搓手,说要去可以,那就加点钱吧,毕竟这事很危险,也跟他们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夏阳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,这个胖子,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,让胡八一情何以堪?人家还以为他之所以不去,是因为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果然,shirley杨压根不按常理出牌,直接就拒绝了胖子,让他们下一站就下车。

    夏阳虽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,但也不想被人认为是个见钱眼开的人,他站起身来走出车厢,只留下了一句话:“我跟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跟你们去。”胡八一看了王胖子一眼,同样站了起来,跟在了夏阳身后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出来了,王胖子哪能一个人留在里面,连忙追了出来,在车厢连接处拉住了胡八一:“老胡,你不是说你不去了嘛,怎么又变卦了,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胡八一靠在车门前,沉默了一下,才摇了摇头道:“刚才听他们那么一说,让我意识到,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那么战友的痛苦和挣扎就可以面对了,结果根本不行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王胖子才终于明白了他的想法,人一下子也变得沉重起来,安慰道:“老胡,你能好好活着,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道理我都懂,可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他们。”胡八一红着眼睛道:“他们每一个人,都有绝对不死的理由,可最后幸存的人却是我。我这条命,是很多战友用他们的生命换来的,我现在却连去看看他们的勇气都没有。我做不到,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去!”

    “你是应该去。”夏阳站在一旁,赞赏地道:“能直面自己的过去,才能解放自己的心灵。这也是从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站起来的道理,老胡,我支持你!”

    王胖子吐了口气,重重点了点头道:“我懂!行,你俩说去,咱就去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看了夏阳一眼,又看着王胖子,凝重地道:“胖子,听我一句,这事儿跟你没关系,你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胡,你什么意思?”王胖子闻言一急。

    胡八一道:“没别的意思,太危险了,我不能拉你趟这浑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瞧不起人是吧?”王胖子瞪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胡八一摇摇头:“当然不是!我知道你什么都不怕,但我确实不能带着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合着你丫和夏兄弟都能去,就我胖子不能去是吧?”王胖子大手一挥,止住了胡八一的劝说:“别他妈废话,都到这儿了,多大的事儿也得咱仨一块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胡八一不禁感动地看着王胖子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王胖子直勾勾地看着他:“我跟你讲,老胡。七零年你当兵走了,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?我就怕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,你上了战场,咱俩再也见不着了。尤其是咱俩中间断了联系的那几年,我在那牛心山真是快待不住了!七九年,你上前线,信上我啥也没说吧。我不是没话说,我有一肚子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我怕说了晦气,怕你他妈回不来了!你不知道,知道你被部队赶回来了,我是真高兴!我他妈和你爹一样高兴!”

    听着胖子的话,胡八一欲言又止,双眼通红,内心无比感动。

    听着王胖子的一番话,夏阳心中也是无比感慨,没有想到一向爱财如命的他,和胡八一竟然会有这么深厚的友谊。这样的情感,是夏阳的人生里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,让他极为触动!

    或许,这才是真正的友情吧。

    想了想,夏阳若有所思地看着二人,说了一句:“老胡,就让他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人夏兄弟都发话了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认真地道:“老胡,**他老人家说过,与天斗与地斗,其乐无穷!小小的昆仑冰川,算什么呀?你胡八一想扔下我,没门儿!”

    胡八一揉了揉发红的眼睛,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:“胖子,你丫刚才钱要少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两人相视一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