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七章 达普鬼虫
    ,!

    夏阳知道,昆仑冰川在胡八一的心里,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,也难怪他有这样的反应。对shirley杨和陈教授说了一句我去看看,就跟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走出去的时候,正巧王胖子也起来了,连忙向他问道:“夏兄弟,怎么了?我看老胡脸色有些不对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夏阳说了一句,便和他一起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车厢连接处,王胖子赶紧道:“老胡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胡八一站在车厢的车门前,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有烟吗?”

    王胖子连忙摸出烟来,给他点了一支,追问道:“老胡,夏兄弟,这怎么回事,你们倒是跟我说说啊?”

    “陈教授他们说要改道去昆仑冰川。”夏阳倚在车厢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昆仑冰川?咋回事啊,不是说好去沙漠吗?去那干嘛,那地儿多冷啊!”王胖子惑然道:“那你们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胡八一用力地吸了口烟。

    王胖子不明所以,还以为胡八一只是觉得绕了路,和他们原定的计划不同,晒然道:“老胡,这有什么的?我倒是觉得无所谓,咱们多去一个地儿,让她多加钱就是了呗,不能白忙活呀!”

    见他竟然还在提钱,胡八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我说了不去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王胖子讪讪地道,他还真没有见过胡八一有这么情绪化的时候。

    胡八一深吸了一口气,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这才看着他和夏阳,低声娓娓道来:“我曾经在那当过兵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在十二年前,也就是1970年的时候,那一年国内因为感受到了国际敌对势力的威胁,不断进行战略上的重新调整,军队扩编,备战备荒,深挖洞,广积粮,群众们积极进行防核防化防空袭的三防演练。

    他那阵子刚当兵不久,被安排到了青藏高原的昆仑山口六十二道班兵站,那时正逢全国的部队都在挖洞搞人防建设,拼命地挖各种洞——防空的,弹药储备的,战略隐蔽的等等,全军几乎没有不挖洞的部队。

    而胡八一所在的部队也不例外,全师都改编成工程兵,变成了职业挖洞部队,要在昆仑山的深处修建一座庞大的地下战备设施。

    某一次,他与战友小栾两人,开着卡车在运送一趟物资,只是车子开到半路,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蓝光,击中了车子的挡风玻璃。

    疑惑之下,他和小栾两人下车查看,发现原来是一只奇形怪状的小瓢虫,全身都像是透明的水晶,翅膀更是晶莹剔透。通过透明的甲壳,依稀看到里面的半透明内脏,其中似乎隐隐有蓝色火焰在流动,看上去说不出的神秘诡异。

    胡八一当时就觉得十分奇怪,这冰天雪地里,怎么会有活的虫子?他和小栾研究半天,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。

    小栾好奇之下,从车上拿出一个玻璃罐子,把那瓢虫装在了里面,打算拿回去给战友们看看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他们重新回到车上的时候,却发现车子死活打不燃。检查之下,才发现是高压油管崩了,胡八一只能无奈地一个人前去兵站求援,留下战友小栾一个人看守车上物资。

    不过等他带着兵站的人回来之时,却发现车上空无一人,四处也都找不着小栾的踪迹,只是在卡车的附近,找到了一堆人形的灰烬,边上还有一个空空如也的玻璃罐子,那只蓝色的瓢虫,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

    这一段,直听得王胖子呆愣不已,怔怔地道:“你是说,你那位战友……看上去……像是被烧死的?”

    胡八一沉重地点了点头:“部队最后给小栾下的定论,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遭遇了不法分子,给追认了烈士。可我始终都觉得,小栾的死,一定跟那只瓢虫有关!而且后来发生的事情,也证明了我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老胡,你们碰到的,应该是火瓢虫。”夏阳淡淡地说了一句,然后转过头,对着身后道:“杨小姐,我没说错吧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胡八一和王胖子猛然抬头,才看到shirley杨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站在了车厢门口,看样子已经听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们也看得出来shirley杨非常惊讶,她用诧异的目光看了夏阳一眼,说道:“夏先生,胡先生,能上我那去吗?我想再和你们谈谈。”说完,她转身往自己那间车厢走去。

    “嘿,这美国人偷听咱们说话。还有,为什么不叫上胖爷我呀?”王胖子一脸的不乐意。

    夏阳和胡八一两人相互看了一眼,也没理他,跟在了shirley杨后面,王胖子嘀咕一声,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陈教授再次招呼他们坐下,shirley杨拿起一本书递给胡八一,上面还夹着一张照片:“胡先生,你看到的虫子,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喧,是它吗?”陈教授也递了一张照片过来。

    胡八一看着这两张照片,端详了好一阵,才点了点头:“对,就是它!”

    “这种虫子,正如夏先生所说,叫做火瓢虫。目前它只在世界各地的探险家,还有考古学家的记录中能查到,这些只是零星的资料,对很多人来说,它只是个传说。”

    shirley杨一边说着,一边深深地看着夏阳,问道:“夏先生似乎对火瓢虫也有了解?是亲眼见过吗?要知道一般的人,可叫不出它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夏阳从胡八一手上拿过那两张照片,只见上面是一种奇形怪状的瓢虫,外形类似于七星瓢虫,和他在剧中所看到的形象大致相同。他摇了摇头:“倒没有亲眼见过,只是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陈教授有些吃惊:“哦?原来小夏同志也知道过这种生物,能不能给我们讲讲?”

    夏阳当初看过网剧之后,对这东西也十分好奇,还曾经在网络上查过。他回忆了一下,道:“这种虫子,叫火瓢虫其实不太准确,正确的叫法,应该是达普鬼虫,或者达普妖虫才对。在藏语中,是妖魔之虫的意思。传说中,这是一种魔国驱使的妖虫,乃亡者的一口怨气所化,魔国的坟墓,都会用它来保护尸体。”

    见其他人都用震惊的异样眼神盯着自己,他顿了一下,接着道:“达普鬼虫,有冰和火两种形态,一种是‘无量业火’,就是照片上和老胡碰到的这种,它会发出蓝色的火焰,人只要接触到一点,就绝对无法扑灭,会被瞬间烧成灰烬。另外一种,叫做‘乃穷神冰’,这种形态的达普鬼虫,全身是银白色的,如同一粒闪烁着的微小冰晶,可使接触者在瞬间冻结成冰霜,然后碎裂成末。而无论火虫还是冰虫,都只能用相对应的弱点才能消灭它,如果使用其他方法攻击,只会使鬼虫越变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夏兄弟,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,听着也太吓人了!”王胖子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阳一脸平淡地道:“只是道听途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shirley杨也想不到夏阳远比她知道的更多,并不相信他所谓“道听途说”的说法,心里更加高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太好啦!没想到小夏同志所知甚详,真是幸运啊,咱们一连遇到了你和喧同志两位真正的奇人,这下我对找到精绝古城,更加有信心了。”陈教授看着shirley杨,高兴地道。

    shirley杨也难得的露出了笑脸,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陈教授又把目光移到了胡八一身上:“喧同志,你能给我们讲一下,你当年的经历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