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六章 正式出发
    ,!

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都聚焦在了王胖子身上。

    胡八一赶紧替他道:“沙漠里边很危险,我这兄弟,枪法好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的问题,不是有夏先生负责了么。难不成,王先生比夏先生更厉害?”shirley杨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王胖子见这美国女人先是刁难夏阳,现在又瞧不起自己,心头的气简直不打一处来,哼了一声道:“沙漠算什么呀?老子当年在新疆可是剿过匪,我在尼雅绿洲,杀得土匪那是屁滚尿流,还亲手打死过匪首!你们瞧瞧,这就是战利品。”说罢,他从领口掏出一块贴身佩戴的玉佩,在众人面前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郝爱国疑惑地推了推眼镜:“新疆剿匪好像是建国前后的事情吧?小王同志是哪年生人?什么时候当的兵啊?”

    胡八一在一旁捂着脸直咧嘴,心想这个胖子,剿匪明明就是他爹那辈的事,你他娘那会儿还穿着开裆裤呢,吹牛也吹得靠谱点吧。

    正想替他圆上几句的时候,却见陈教授和shirley杨都面露异色,死死地盯着王胖子手里的玉佩,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。

    陈教授浸淫西域古文化数十年,shirley杨的父亲和他是好友,两人同样痴迷于西域文化,shirley杨自幼受家庭环境的熏陶,对西域历史等事物也是半个专家,所以他们二人一看到这块玉,就瞧出门道来了。

    陈教授一眼就认出,玉佩上面所刻的文字是鬼洞文,是鬼洞族特有的文字。这鬼洞族是古西域时期的一个少数民族,距今至少有一千五百年至两千年的历史,据敦煌出土的一些典籍上记载,当初的精绝女王就是鬼洞族人。

    精绝国曾经是西域三十六国中的翘楚,鼎盛时期,在西域罕有其匹。传说精绝女王,更是西域第一美人,她就像天上的太阳,她的出现让群星和月亮黯然失色。只是后来国中好像发生了一场大灾难,女王死了,从那之后,这座古城就消失不见,证明它曾经存在过的线索,只有一些古老文献中零星的记载。昔日的荣光被黄沙掩埋,消失在了时间长河中。

    而shirley杨的父亲,当初就是为了寻找这位女王的陵寝,组织了中美学者一共五个人的探险队,携带着顶尖装备,进入沙海深处,却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考古行动,一来是想对沙漠中的古墓进行现场评估和勘察。二来也是想碰碰运气,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五名探险家的遗体,好好的进行安葬。

    夏阳清楚剧情,知道王胖子的这块玉佩,就是开启精绝眼球的钥匙,也是他们此次沙漠之行的关键物品。shirley杨见到这个东西,自然会让王胖子一起去,也就没有替他说话。

    果然,在见到王胖子的玉佩之后,她便同意了让他加入考古队,并约定好了每人一万美金的报酬,若是找到了沙漠中的精绝古城,再多付一倍。只是这笔钱,要等到他们从沙漠回来之后才能兑现。

    谈好了条件和出发时间,夏阳和胡八一他们就离开了院子,打算回去收拾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胡八一和王胖子两个人都没对寻找精绝古城报有什么希望。胡八一故意把找到的概率说得很低,只是想着旅游一回,而胖子更是看出shirley杨和陈教授都十分着紧他那块家传玉佩,琢磨着能靠这个宰她多少美刀。

    倒是夏阳,暗自回想着原著中的情节,在做着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有着储物空间的存在,沙漠中严峻的环境,对夏阳而言并不算什么。跟胡八一他们打了声招呼,说自己想一个人逛逛北京城之后,他拿出一些从精武世界带来的银元,兑换了一些这个时代的货币,然后花了半天时间,采购了大量的食物和淡水,这才静待着出发之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正式出发的日子,夏阳他们三人如约与考古队的人会合,一同乘上了西行的列车。

    绿皮火车飞驰在广阔的西部大地上,王胖子一上了车,就在车厢的卧铺里睡得个天昏地暗,倒是夏阳和胡八一,坐在车厢一角靠窗的位置前,正细声交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胡大哥,你这是在做什么呀?动作真奇怪。”一个如黄莺般的声音,忽然在胡八一的背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八一看似坐着,其实是半蹲着身子,臀部提起,虚坐在座位上,脚趾抠地,随着火车的晃动,身体不停地起伏着。听到有人叫他,微微转头,认出了来人是考古队里除了shirley杨之外唯一的女孩子叶亦心,笑了一下:“是小叶啊,我这是在练站桩呢。”

    “站桩?就是像电影里的那种功夫吗?”叶亦心眼睛一亮,她已经注意了很久,几乎从一上车之后,胡八一就一直在做这种怪动作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胡八一保持着起伏的姿势,在晃动的火车中站桩,这是夏阳教他的法子。他笑道:“我这也只是初学乍练,夏兄弟教的,他才是真正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叶亦心目光一转,把眼神投到了夏阳身上,好奇地盯着他问道:“夏大哥,你真练的是霍家拳呀?霍元甲大侠真的是你师祖吗?你一脚踢死野猪的事是不是真的?还有你旁边这把大枪是你的武器吗?”

    听到她发来一连串的问题,还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自己,夏阳心里有些无奈,也不说话,直接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见他不但没有回答,还把眼睛闭了起来,一副不想理会自己的样子,叶亦心自讨了一个没趣,脸上一红,随即一声不坑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,人只是一小姑娘,有必要这样嘛。”胡八一无语地看了夏阳一眼。

    叶亦心这小姑娘长得甜美可爱,又是那种温柔纯洁的小女生,就像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,主动过来打招呼,他居然理都不理,这也太不解风情了吧。

    夏阳睁开眼睛,面无表情地道:“谁让她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不理别人吧,让人家小姑娘脸往哪放,看把人家给臊的。”胡八一扭头看了一下叶亦心的表情,脸色胀红,一看就是给羞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清静一会。”夏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,你还别说,就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子,长得俊俏,身手又好,挺媳的,不招小姑娘喜欢就怪了。”胡八一调侃他道:“我要是姑娘的话,肯定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夏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确实也没做错,要是没那个意思,就别去招惹人家,就像英子一样。”胡八一神色一转,正经地道:“咱们男人得有责任,见一个拱一个的,那是畜生!”

    听他提起英子,夏阳也明白他有提醒自己的意思,淡淡地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知道他一心只有武道,毫无男女之情,也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,继续练起自己的桩功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一有空就站桩,也慢慢领略到了桩功的妙处,下盘愈发沉稳,腰腿有力,精力也变得饱满了许多。用夏阳的话来说,他现在算是入门了,等把桩法融入到走路的姿势里,桩功就算是小成了。

    胡八一体会到了拳法的好处,也渐渐入了迷,开始隐约有些明白,为什么夏阳对武道这么执着。

    就当胡八一沉迷于站桩的时候,郝爱国突然从另外一间车厢走了过来,到了他们跟前:“喧同志,小夏同志,你们过来一下,老师跟杨小姐想和你们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胡八一答应一声,便收起了桩架,和夏阳一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教授和shirley杨正在隔壁看地图,见他们进来,赶紧招呼他们坐下,还让郝爱国倒了两杯热水。

    胡八一看这架势,同时把他和夏阳叫来,就知道他们估计有话要说,笑了笑道:“陈教授,杨小姐,你们有什么事的话就直说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陈教授也笑了起来:“好,喧同志,小夏同志,那我就直说了。你们二位现在是咱们这支考古队的领队和副领队,把你们请来,主要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路线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路线?”胡八一疑惑地道:“咱们的路线,不是已经在出发之前定好了吗?从博斯腾湖出发,向南寻找古孔雀河河道,然后经古孔雀河河道进入沙漠深处,再沿着兹独暗河南下,去寻找精绝古城遗迹,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陈教授道:“是的,我和杨小姐商量了一下,在这之前,我们想先去一趟昆仑冰川。而你们二位都有进入雪山的经验,所以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昆仑冰川?”胡八一神情一下子变了,着急地道:“咱们出发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吗?为什么要突然改道?”

    见胡八一反应这么大,shirley杨不由黛眉微皱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喧同志。”陈教授也奇怪地道:“昆仑冰川和我们要找的精绝古城有至关重要的联系,咱们必须得先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胡八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猛地站起身来,走出了这间车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