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五章 shirley杨
    ,!

    “这个风水嘛,被称为地学之最。风水之地可以简单地概括为,藏风之地,得水之所。后世呢,又将风水学无限扩大化,不仅仅限于墓葬的地脉穴位,而逐渐引申为堪舆之术。堪舆者,天地也,说白了呀,就是分析天地人三者之间关系的一门学问。”

    不单是工作和报酬的问题,此事如今还隐隐牵涉到了他们的尊严,胡八一也是火力全开,把肚子里的存货都倒了出来:“今天呢,咱们就单说这一个分支‘天星风水’,这古时候的帝王贵族,对死后之事非常看重,认为生前享受到的待遇,死后也应该继续拥有。并且认为,天下兴亡,都发于龙脉,所以陵墓必须要设置在风水宝地。雍正皇帝生前选的陵墓,被精辟地概述为‘乾坤聚秀之区,阴阳汇合之所’,龙穴砂水,无美不收,形势理气,诸吉咸备。雍正皇帝阅后批奏,山脉水法,条理详明,洵为上吉之壤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侃侃而谈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话,但这无疑是对帝陵择地的最直接、最形象、最生动的描述,院中的其他人也被吸引,纷纷走入了厅中。

    胡八一顿了顿:“他老人家说得很对,不过也只说对了一半,因为古人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,不仅要山脉水法,还要日月星辰。从上古时代起,人们就经常观看天象,研究星辰的变化,用以推测祸福吉凶,在选择风水宝地的时候,也会经常运用天文学的精髓。天地之相去,八万四千里,人之心肾相去,八寸四分,人体金木水火土,上应五天星元,又有二十四星对应天下山川地理,星有美恶,地有吉凶。凡是上吉之壤,必定与天上的日月星辰相呼应,而以星云流转来定穴的青乌之术,便是这风水学当中最难掌握的天星风水之术!”

    郝爱国也渐渐回过神来了,惊骇之中,他听胡八一讲得头头是道,心里是又惊又喜,对他们几人刮目相看,也忍不住聚精会神地倾听起来。但对夏阳,他可是极度恐惧,甚至连抬头正眼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胡八一接着道:“天有二十四宿,日有二十四时,年有二十四节气,故风水也有二十四向,二十四位,如果有人能够看懂这些星星的吉凶排列,再加上罗盘定位,就能找到我们想要找的地方。不过这种天星风水流派甚多,各有章法,其中也不乏相互矛盾的。”

    “喧同志说得太好了!”听到这里,陈教授高兴不已:“新疆大沙漠,时隔千年,以前的绿洲和城市都变成了沙海,山脉河流都已经消失不见,更不要说那些遗迹和古墓了。喧同志啊,既然古人是根据山脉水法,日月星辰来为自己定穴,我们要想找到那些湮灭在古丝绸之路上的陵墓,依靠天星风水之术,是最简洁有效的途径了,对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胡八一就知道这位老教授是个明白人,不由伸出了大拇指:“陈教授,您是懂行的。”

    陈教授感叹道:“感谢上苍啊,给我们派来了你这么一位人才!”

    胡八一谦虚地道:“教授您太客气了,这都是缘分,咱讲科学,不说老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陈教授高兴之下,询问了一下胡八一的大名,然后向厅中的其他人道:“同志们,我宣布,胡八一同志从现在起,就正式加入我们的考古工作队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刚才听完胡八一的那番讲述,都十分信服,纷纷鼓起掌来,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郝爱国这时也恢复了力气,连忙过来热情地和他们握手,包括夏阳在内,连连道歉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们这些知识分子都是臭老九,文革期间蹲土窑蹲傻了,不太会说话,不要在意,不要在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夏阳轻轻对他点了点头,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王胖子嘿嘿一笑,低声道:“行啊老胡,一鸣惊人呐!”

    胡八一同样压低了音量,不过脸上却是略有得色:“我也就会这么多了,再说下去非得露出马脚不可,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这可是门技术活。”

    随后,郝爱国又向他们介绍了一下其他的考古队员,都是他带的学生,长相朴实的萨帝鹏,个子高高的楚健,还有个样貌清秀的女学员叶亦心,年纪都很轻,看样子应该都是象牙塔里的高材生。

    “胡先生好学问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互相招呼的时候,那名隔间里的年轻女子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介绍一下。”陈教授连忙为他们引见起来:“这位是杨小姐,就是我们这次活动经费的出资人,她也随同我们一起去,你们别看她是个女孩子,她可是赫赫有名的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的摄影师呢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估计觉着人家是从美国来的,必须得跟人说英文,连忙用那半吊子的英语向她打起招呼来:“哈喽,好阿油!”

    夏阳见他强行说起带着口音的英文,脑门不禁冒起几条黑线,忽然生出一种不想认识他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“胡先生,咱们还是说中文吧,以后你叫我shirley杨就可以了。”杨小姐笑了一下。她的普通话说得非常标准,没有半点口音,就像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,和其他人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说完,shirley杨又把目光投向了夏阳,当看到他的第一眼,眼神就是微微一凛。

    只见夏阳年龄并不大,看上去和考古队的萨帝鹏还有楚健差不多,十分年轻。身上却穿着一件不太符合他这个年纪的唐装,剑眉星目,肤色白皙,看上去极为细嫩,和女孩子都有一比,有种书中所说面如冠玉的味道。而且他身上的气质也非常出众,举手抬足间,总有一种莫可言状的气度,一看就知道不是常人。

    不过shirley杨可不是普通女人,外在的条件并不足以打动她,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,她用审视的目光道:“夏先生和王先生是跟胡先生一起来的吧。胡先生本事很大,指挥过部队,还懂天星风水,不知道夏先生和王先生有什么本事?这次去沙漠,事关重大,我们团队不需要没有特殊技能的人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没想到美国人说话这么直接,连忙出声道:“杨小姐,我这夏兄弟的本事可比我强多了。霍元甲您听过吗?他可是正宗霍家拳传人。一身功夫练得出神入化,几百公斤的大野猪,一脚就能踢死!他还曾经徒步走遍过我国的大江南北,野外生存经验绝对是我们当中最丰富的一个。有他在,咱们的安全问题绝对能得到保障!”

    听到霍元甲这个赫赫有名的名字,厅中的人瞬间躁动起来,所有人看向夏阳的目光,都是惊讶不已。看不出他年纪轻轻,就有非凡的经历,而且听说夏阳曾经一脚踢死大野猪的战绩,众人更是震撼无比!

    郝爱国更是再次跟他道起歉来:“哎呀,小夏同志,想不到您竟然是霍元甲大侠的传人,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。刚才我出言不逊,真是冒犯了,您教训得对,实在是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事而已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夏阳没想到自己身处另外一个世界,还能沾到师父霍元甲的光,心里沉甸甸的同时,也有一些惭愧。

    “哦?想不到夏先生还是师承名门!”shirley杨虽然是美籍华人,但也听说霍元甲这位一代宗师。不过她并不是个只听胡八一吹嘘几句就会轻易相信的人,只见她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夏阳道:“不知道夏先生方不方便为我们展示一下你的功夫?”

    “我的功夫,只杀敌,不表演。”夏阳脸色平静地道。他不想普通人面前卖弄自己的拳术。

    王胖子也在一旁不满地道:“就是,你当人卖艺的啊?我们夏兄弟练的可是国术,保家卫国,战场杀敌之术,能随随便便就在外人跟前表演嘛,你这是在侮辱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好意思了。”shirley杨淡淡地摇了摇头,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看?”夏阳语气一转,紧盯着她的双目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眼睛突然间一鼓,整个眼部轮廓凸起,好像化作了怒目金刚一般!

    他略一提气,两眼就好像放出精光一样,无比明亮。瞬间让shirley杨有种被针刺入眼球的感觉,头皮发麻,心中一寒,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!

    不要说她,就算厅中其他看到夏阳眼睛的人,都是浑身一颤,气势一弱,不敢说话。这正是拳术中的一种上乘功夫——目击之法,以目光震慑敌人!

    高明的拳师,气势凌厉,单凭一道目光,就能使敌人畏惧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    若是全力出手的话,以他现在的实力,更是可以让对方胆丧肝裂,甚至伤及神魂,留下不可恢复的精神问题。

    夏阳只是打算挫一挫shirley杨的锐气,维护自己的威严,没有伤害她的意思。这道目击的力度,甚至还不如刚才对郝爱国发出的音攻,并不会让她受到任何损伤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下子也够shirley杨受的了,回过神来之后,她才用惊骇无比的眼神看着夏阳,心里有种莫名的压力,甚至都有点不敢直视于他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夏阳身上危险的气息,直直地看了他一阵,平复了一下起伏的心潮之后,shirley杨也算是认可了他的本事,不再说话,再次把眼光转向了王胖子:“夏先生的功夫,我领教了,不知道王先生又有什么本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