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三章 觉悟
    ,!

    “还商量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在听到大金牙说起这事后,就按捺不住起来:“老胡,这事我看可以干,人美国人给的可是美刀啊!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吧!”胡八一瞪了他一眼,犹豫了一下道:“机会倒是不错,但有个事我想不明白,一美国人……不对,是这位女华侨,她干嘛要出钱赞助咱们中国考古队呢?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啊?”

    听胡八一这么一说,王胖子也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接下话茬道:“就是啊,那美国人她又不是活雷锋,没点好处的话,她会投这个钱?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。”大金牙解释了一下:“这位美国华人的爸爸,是华尔街一大亨,就特有钱那种。这父女俩,特别喜欢考古探险,前几年,这老爷子跟着中国的一个探险队一起去了新疆,他对这个西域的精绝文化特别感兴趣,那次就是为了去寻找那座隐藏在沙海腹地的精绝古城,结果去了就再也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一个都没回来呀!”大金牙提高了声量,显然也觉得这事十分离奇。顿了顿,他接着道:“当地的驻军也去找了,没找到,一点线索都没有。然后这女的呢,继承了家里的一大笔遗产,估计也是不死心,就资助了这次活动,尽一切努力,再去找一下亲人的消息。咱们中国人嘛,传统思想落叶归根呐,人死之后得埋在故乡啊,扔在沙漠里头风吹日晒的,这叫什么事儿啊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理由倒也成立。”胡八一沉吟了一下,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夏阳,问道:“夏兄弟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看行。”夏阳并没有说太多,只是点点头,表明了自己的意思。就算胡八一不想去,他也会想办法说服对方,不过看胡八一现在的样子,本身就有些意动,也就用不着他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阳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担心,就是怕自己拿出那块面具,卖了大价钱之后,胡八一就不肯再去探险。和自己一样,胡八一也不是一个对钱十分看重的人,如果不是为了那些牺牲的战友家属,以及回报他之前在牛心山当知青时的那些乡亲,实在需要大量的钱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上盗墓这条路上来的。

    王胖子一看夏阳都点头了,再次朝胡八一道:“老胡,人夏兄弟都同意了,咱就干吧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还是没有出言答应,但看得出来他已经基本同意,大金牙干脆让服务员拿来纸笔,直接写了一张条子:“胡爷,我之前已经把您的情况跟背景大概跟他们提起过,他们非常感兴趣。所以啊,您直接拿上我这条子过去,这事一准能成!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金爷你了。”胡八一犹豫再三,还是收下了这张条子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直吃到晚上,约好了由大金牙尽快联络买家之后,这才散去。

    拒绝了他们准备另外给自己找个地方休息的想法,夏阳跟着一起,回到了胖子租下的小屋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,地方简陋,条件实在是有限,要不咱还是给你找个招待所吧?”胡八一有些不好意思地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用客气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我只要有个地方坐一宿就行,不用睡床。”夏阳笑了笑道:“这里条件再差,难道还能差过野人沟的老林子?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胡八一和王胖子都笑了起来,回想起他们在野人沟待的那大半个月,这里无异于五星级大酒店了。

    一番洗漱之后,他们给夏阳简单地收拾了一个地铺,王胖子一屁股躺在了床上,然后有些不解地问道:“哎,我说老胡,刚大金牙说的那事,你怎么就是一直不答应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丫缺心眼啊!”胡八一骂了一句,道:“沙漠我是去过,以前在部队那会儿,我曾经两次进入沙漠深处进行军事演习。天星风水我也懂,只要天上有星星,我就可以带着他们找到他们想找的地方。但是你丫也不想想,美金要是那么好赚,还轮得到咱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美国人在这里面,还有别的目的?”王胖子疑惑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一定。”胡八一摇了摇头:“不过沙漠可不是那么好闯的,这可不是开玩笑,要是找不到一个当地好向导的话,进去之后再想出来可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不作声了,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,明知有危险还傻不愣登地往里头钻。琢磨了一阵,又朝夏阳问道:“夏兄弟,你去过的地方多,应该进过沙漠吧?真的那么危险?”

    “老胡说得没错。”夏阳点点头,正色道:“我曾经在沙漠中徒步穿越过,沙漠不比其他地方,白天高温酷热,晚上寒冷刺骨,没有相应参照物,地形地貌变化会在一天内多次发生,容易发生迷路,中暑脱水,食物变质等问题。而塔克拉玛干沙漠可是我国最大的沙漠,全世界第二大的流动性沙漠,又被人们成为‘死亡之海’,进去就出不来的地方,风险相当高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瞪了一下眼睛,看着二人:“那咋办?咱们还去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怕了?那你丫刚才还一个劲的要去!”胡八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把今天大金牙收玉的四万块钱从包里抖在了床上,看着那厚厚的钞票,心情复杂地道:“咱们拼死拼活,我现在才终于觉着值,这里这些钱,够给山里的乡亲们拉根电线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看着夏阳说道:“夏兄弟,我一直特惭愧,这里的钱,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你的功劳。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和胖子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两说,要不这钱你还是分一份吧?”

    “老胡,你要是再说这个就没意思了。”夏阳皱起了眉头。这个问题,胡八一和王胖子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,也跟他道了无数遍谢,次数多了,都说得他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神情肃然地道:“这些天,我听你说起了不少部队里的事。你们这些战士,在战场上冒着枪林弹雨,无视个人生死,保家卫国,不惜英勇牺牲,这样的精神实在是让人敬佩。而那些牺牲了的军人烈属,家里人口多,政府现在刚刚开始改革,能力也有限,不能一一顾及,甚至有的老娘,儿子牺牲了,她都没钱买车票去看看自己儿子的墓。所以有机会能改变他们困难的生活,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,你就别再提什么分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老胡,人夏兄弟觉悟高,你一直提这岔就没意思了。”王胖子也劝诫起来:“再说了,咱们哥仨以后挣钱的机会,还不多的是啊!”

    听他们都这么说,胡八一也就不再提这事,他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,点点头道:“说得没错,以后还有大把机会。这回,咱们就挣他们美国人的钱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