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二章 鎏金面具
    ,!

    看完报纸上的内容,胡八一感慨起来:“还是老支书觉悟高啊,立刻上交国家。”

    大金牙看到报纸,就猜到他们不会空手而回,心痒地问道:“三位这次带回什么好东西来了吗?拿出来给长长见识呗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咧嘴一笑,面有得色,迫不及待地把东西拿了出来:“带回来两块玉,一个面具,金爷您给掌掌眼吧。”

    大金牙一看到那暗金色的面具,顿时眼睛一鼓,再也移不开眼,连忙接了过来,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金爷?您倒是说话呀。”见大金牙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中反复打量,半晌不说话,王胖子不由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啊!”大金牙一脸惊叹。

    “金爷,你也看出这是好东西?”王胖子一听,赶忙问道:“那你快说说啊,这几样东西价值能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别急呀,胖爷。”大金牙笑了笑,然后看了他和胡八一一眼,脸色一正,先是拿起那对玉,看了看道:“咱们可不是外人,我就不绕弯子了啊,这对玉吧,品相一般,好在是一对,还值点钱,几位是从金朝的将军墓里头倒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飞蛾在古代,是一种舍身勇士的象征。飞蛾扑火,勇往直前,明知道是死,依然慷慨从容地往火里扎,古人这种飞蛾的精神极为推崇,用这种飞蛾的造型制成配饰,奖励给立下战功的人,那是极大的荣耀!这对明器,我给估个底价吧,按照现在的行市,三万到四万之间,这东西得看买主儿,如果有合适的卖家,卖得再高一点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那对玉放在了桌面上,再次把那块暗金色的面具拿了起来,并伸出大拇指来,冲他们兴奋地道:“不过这块面具,可真的就是好东西了!您三位连这玩意都能弄出来,我大金牙是真的没话说,就一个字,服!”

    王胖子听到那对玉的价值,和夏阳当初说的出入不大,就已经是笑得合不拢嘴了,但是听大金牙的意思,这面具仿佛价值更高,他不禁再次看了夏阳一眼,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:“金爷,您也是说这面具更值钱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两样东西哪能放到一起比?”大金牙瞪了他一眼,感觉把那对玉璧和这块面具相提并论都是一种极大的侮辱:“这可不是金国的东西,如果我没认错的话,这面具上的图案,应该是辽代的一种图腾,估计是金国灭了辽国之后夺来的战利品。你们瞧,这面具不但纹路十分精巧,而且也是用鎏金工艺打造,只是因为时隔了快一千年,生了黑锈,这可是贵金属啊,这才是真正值钱的玩意!”

    “那它能值多少钱?”王胖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大金牙摇了摇头,凑过来一字一句地道:“这东西,市面上可是相当少见,无价!”

    王胖子兴奋无比,转过头来:“哎哟,胖爷我还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。当时看这东西黑不溜秋的,就没拿它,还好夏兄弟你有眼力,把这东西带出来了,不然这次咱们可就亏大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大金牙十分意外,诧异地看着夏阳,面带惊容:“夏爷这可是真人不露相啊!”

    夏阳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胖子好奇地追问道:“金爷,你虽然说无价,但这玩意它总归有个价值吧?你给估计一下,大概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具体多少钱,现在还不好说,我得找几个同行打听打听,才能给它定出个价来。”大金牙摇了摇头,又道:“不过保守估计,这东西的价值,最少也是那对玉的十倍以上,这还是最低的!”

    胡八一听得咂舌不已,十倍以上,那可至少是六位数啊,都够给牛心山的乡亲们修条路了!

    他用震惊的眼神看了夏阳一眼,才道:“金爷,这两样东西,我们想尽快出手,你给我们尽快找个买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三位。”大金牙沉吟了一下:“这对玉,甭管亏不亏,我直接四万收了,怎么样?至于这块面具,想卖出个好价钱的话,恐怕短时间内还不好出手,三位要是信得过我的话,先搁我这儿,我回头马上找几个行家商量一下,看看到底值多少钱,再联系买家,你们看成吗?”

    王胖子看向了胡八一,而胡八一又把目光投到了夏阳身上,见他微微点了点头,才对大金牙道:“可以,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够爽快!”大金牙一拍大腿,随后站起身来,走入店内,取了两大叠厚厚的钞票出来:“这是玉的钱,四万,一分不少,胡爷你点点!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信不过金爷你嘛,不数了。”胡八一也不磨叽,直接把这些钱揣入随身的袋子中。

    “好!就喜欢你们这样的爽快人。”大金牙脸上笑容更盛:“走走走,上次那家馆子,咱们还是涮羊肉,我做东!也算是给几位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高兴之下,他生意也不做了,关上店铺之后,几人直奔羊肉馆,找了个角落位置,边吃边聊起来。

    大金牙对他们这趟内蒙之行很感兴趣,询问起他们古墓的情况,胡八一和王胖子便将此行的经过讲述了一些。尤其是说到夏阳,更是把他一顿猛夸,把他如何一脚踢死野猪,一把铁枪硬撼大粽子,火烧蝙蝠,怎么救了他们命的威猛事迹狠吹了一遍。

    得知夏阳的战绩之后,大金牙也是无比震撼,惊骇不已!

    随后他又道,你们这趟不但结识了夏兄弟这么一位大高手,还得了那块鎏金面具,也真是值了。

    王胖子赞同地点点头,谁说不是呢,要不是有夏阳在,他们这趟就算进了古墓,只怕也要死在大粽子手里。就算侥幸不死,他二人也没那个眼力见,肯定会错失那块面具。

    大金牙感叹地对胡八一二人道,你们确实是该好好弄清楚里边的门道了,就像这次一样,出去一趟,若是认不出好东西来,那岂不是白瞎么。

    胡八一也同意他的观点,让大金牙下次去收东西的时候,看能不能找机会把他们也带上,争取学点门道,长点知识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,倒是提醒了大金牙,说还真有这么一事,特别适合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原来大金牙刚好有一位长辈,是考古方面的教授,他们在进行这方面交流的时候,提到了这么一件事。就是在文革那会,被迫中断的考古,以及保护文物方面活动,在改革开放之后,国家再度重视起来,尤其是最近几年,是一个考古热潮,就如同他们这趟去的牛心山一样,大量的古墓和遗迹纷纷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古玩市场,也因此变得极度火爆,各种大大小小的盗墓团伙也是闻风而动,见墓就挖,见坟就刨,其中以陕西、河南、湖南等地为甚,大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    尤其是自从新疆楼兰杏墓葬群被发现以来,他们考古界的人才猛然醒悟,新疆的大沙漠之中,曾经辉煌无比的丝绸之路,孔雀河沿岸的西域三十六国,胡狐、楼兰、米兰、尼雅、轮台、蒲类、姑墨、西夜等等,不知多少财宝与繁荣被茫茫黄沙覆盖着。这个地方,可以说是冒险者的乐园!一时间,无数探险队、考古队、盗墓贼争先恐后地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寻宝。

    而大金牙认识的这位教授,长期研究西域文化,对新疆的古墓被破坏事件忧心忡忡,一直找上面的领导申请,希望亲自带队去沙漠,对这些遗迹做一次现场评估,然后向有关部门申请发掘或者进行保护。

    但是上级一直以经费不足为借口,一再推拖。一方面是真的拿不出钱来,其次最近在沙漠里出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上面担心教授他们去了出点什么意外。这也是一种官场的潜规则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

    不过近日,有一位美籍女华人出面,对教授所在的考古队提供了全面的资助,这才让老教授的心愿得偿。目前,这支考古队还在进行前期准备,他们需要找一个有丰富沙漠生存经验的领队,此外还缺一位懂风水观星之术的能人。

    只是要找真懂阴阳风水这种生僻学问的人又谈何容易,前去应征的人,多半是欺世盗名之辈,所以这位教授也在托他寻找这类的奇人。

    大金牙觉得胡八一非常适合这个活,因为考古队员大多是啃书本的书呆子,没有领队的话,他们进了沙漠就肯定出不来了。而没有懂得天星风水的高人,他们又哪里找得到遗迹古墓之类的存在?

    把这个考古队的大概情况跟他们三个说了一下,大金牙才道:“胡爷,夏爷,胖爷,你们要是有兴趣去沙漠里瞧瞧的话,我到时候给你们写一条子,你们去了之后直接提我名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考虑了一下,并没有立即答应下来,只是点了点头道:“成,金爷,那咱哥三个回头商量一下,再给你回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