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一章 大金牙
    ,!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英子特意让屯子的人给夏阳匀了一匹马,然后四人各骑一匹,往岗岗营子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赶了几日的路后,胡八一忽然向夏阳问起来:“夏兄弟,我和胖子准备回北京了,你接下来打算去哪?是跟我们哥俩一起走,还是打算继续去游历名山大川,磨练武艺?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出来得够久了,也走得够远的,暂时就不游历了。”夏阳摇了摇头道:“修行在哪里都是一样,并不一定非得在荒山野外,我对这摸金倒斗之事有些兴趣,如果你们之后还打算干这个行当的话,我就和你们走吧,算我入个伙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以后咱们就真是自家兄弟了!”王胖子欣喜地道。夏阳要入伙的话,他是一万个同意,有这么一个大高手在,以后还怕什么大粽子啊!

    听到夏阳准备跟他们一起走,胡八一也是高兴不已,这一路共同的经历,他们之间可以说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。只是喜悦的同时,他也有些奇怪:“夏兄弟怎么也对这倒斗感兴趣?”

    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是胡八一观察得出来,夏阳的意志十分坚定,心里除了武道之外,恐怕也没有其他东西。而倒斗的人大多都是为财,这可不太像是这位兄弟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我是对未知的事物有兴趣。”夏阳淡淡地笑了笑,说道:“拳术练到我这个地步,已经不是苦练就能提高了,只有靠感悟,靠机缘,而摸金倒斗,惊险刺激,更能遇到许多常人不能经历到的事,对我的修行有很大帮助。俗话说,生死之间有大恐怖!这种‘恐怖’,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大机缘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直接听傻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他听胡八一讲了许多倒斗界的事,也对这一行大致有了一些了解。这摸金的本质,可以说就是后人与前人斗智斗勇的过程,墓主为防自己的墓穴被掘,往往设下大量的机关陷阱,凶险无比。这刺激倒是刺激了,可哪个盗墓的不是为了求财,才冒着风险去干这个?这兄弟倒好,可直接是在玩命啊!

    胡八一也咧了咧嘴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心道这位夏兄弟还真是好武成痴,难怪能把功夫练到这种境界。

    英子一直没有说话,她此时的心思,还停留在了夏阳先前的那句话上。低着头,沉默了好一阵,她才转过头来,怔怔地看着夏阳道:“夏大哥,你们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夏阳心中微微一动,然后平静地点了点头:“是啊,要走了,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英子咬着嘴唇,眼神中透着一阵黯然,接着她又用一种期待的神情看着夏阳,问道:“那你还会再回来吗?”

    胡八一和王胖子明显察觉到了什么,两人相互看了一眼,都没有说话,气氛一下子沉寂下来,只有马蹄行走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,想要说不会,又有些不忍。犹豫了一下,才缓缓说道:“或许……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英子的双眸一下子变得晶亮。见他点了点头,才欣喜地看着他道:“夏大哥,那我可等着你喔,欢迎你随时来做客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欢欣雀跃,夏阳忍不住在心里苦笑了一下,微微点了点头,模棱两可地道:“记得好好练功,不要松懈,有机会的话,我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把你教给我的功夫练好!”英子欢快地点了点头,又对胡八一道:“对了,胡大哥,胖哥,也欢迎你们再到我们村子来,到时候我让我爹给你们做好吃的,请你们喝酒!”

    王胖子挑了挑眉,嘿笑一声道:“得,这酒还是留给你夏大哥喝吧,我和老胡怕是无福消受喽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!不跟你说了。”英子脸色一红,转过脸去,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胡八一跟着逗了她一下,给她闹了个大红脸后,说道:“英子啊,我们还有点事儿,等到了前面,我们就直接奔县城方向,不回村子了。”

    英子自然是不舍,见他们去意已决,也就不再挽留,嘱咐他们一定要早点回来之后,又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,才和他们话别。

    改变了方向,策马离去之后,在英子依依的目光中,王胖子不由调笑起夏阳来:“夏兄弟啊,人家英子妹子可是看上你了!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个了。”夏阳瞪了王胖子一眼,心情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他哪里会感受不到,英子这个小姑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竟然对自己产生了好感。虽然刚才没有明确拒绝,但夏阳只是不忍伤害这么一个单纯的小姑娘,他十分清楚地知道,自己和她是不会有结果的。他的心思,他的追求,全部都在修行之道上,对男女感情根本没有丝毫留恋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自己未来会不会有动心的时候,或许在他以后的生命中,会有女子出现,但那也一定是能陪他走到修行之路尽头的道侣,昙花一现的露水情缘,只会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所以夏阳并没有作出任何承诺,只是给对方留下了一个美好的期许而已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种朦胧的好感自然会慢慢淡去。

    胡八一看得出夏阳对英子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,连忙用眼神招呼了一下胖子,示意他别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王胖子也十分识相,马上就转移了一个话题,对着他们胡侃起来。

    又花了大半天时间,三人终于到了最近的县城,在城里过了一夜之后,第二天一早,胡八一直接买了三张火车票,坐上了直通北京的火车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火车站,检查虽然远远没有后世那么严格,但是那把大枪非常扎眼,夏阳只能让胡八一和王胖子先上车,然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把大枪收进空间里之后,才跟他们说自己想办法把它藏到了火车的货厢中。

    如今的绿皮火车,从内蒙到北京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到达,车上无聊之下,夏阳便向胡八一请教起了阴阳风水和分金定穴之术。

    以他们现在的关系,胡八一自然不会藏私,将十六字阴阳风水秘书中关于地势、龙脉、天象、风水等等知识,由浅到深,给夏阳和王胖子仔细地讲解起来。

    风水之术博大精深,是一门非常精深的学问,各种术语也是十分玄奥,不要说王胖子这个粗犷脑袋,就连夏阳也是听得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好在胡八一不厌其烦,讲解得非常细致,夏阳又记忆力惊人,加上风水学和内家拳的很多理论都是源自道家学说,其中有不少微妙相通之处,他倒是理解得非常之快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,总算是到了北京,下了火车之后,胡八一和王胖子哪都没去,直奔潘家园。

    尽管夏阳经历了三个世界,但还是第一次来到北京。当然,现在的首都远远比不上后世电视里那么繁华,但这种迥异的年代感,不但有别于现代,也有别于精武世界,令他大感新奇。

    很快,胡八一两人就带着他来到了潘家园,熟门熟路地走进了其中一家店铺。

    他们进来之时,店铺中正站着一个外国人,身边还带着个翻译,看样子好像打算购买一件瓷器,正在与店主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夏阳看到店主那充满着市侩气息的模样,加上嘴里那颗标志性的金牙,就知道他便是胡八一王胖子此行要找的大金牙。

    而且看他那伶牙俐齿的精明样,就能判断出这个人绝对是这潘家园里的行家,资历、道行、经验都非常的深。

    大金牙一抬眼,也看到了进来的胡八一等人,连忙上前招呼起来:“哟z爷,胖爷,你们可终于回来了,怎么去了这么久啊?想死我了!快坐快坐,先坐一会儿,我这谈点事。”

    招呼他们三人坐下之后,大金牙又走到那老外跟前,道:“你们瞅瞅,我这又来客人了,就刚才那个价格,您满世界打听打听去,绝对公道。要是您还想不好的话,可以回去考虑考虑,我这儿可不愁买家。”

    那老外和翻译,还以为胡八一他们三个是来劫胡的,连忙掏出一叠美金,迫不及待将这件瓷器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金牙喜笑颜开地将那老外送走后,索性直接关上了店门,然后才数着钞票,朝他们嘿嘿一笑道:“瞧见没,这帮洋鬼子,弄俩假罐子,还跟得了宝似的。庚子年那会儿,八国联军进北京,可没少从咱这划拉好东西,金爷我今天也算替天行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打量了夏阳一眼,不由好奇地问道:“对了,这位兄弟是?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夏阳,咱们自家兄弟。”胡八一简单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夏爷,幸会幸会!”大金牙赶忙又朝夏阳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这位大金牙似乎见谁都有叫爷的习惯,让夏阳颇为别扭,不冷不热地道:“你好,叫我夏阳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夏爷莫非也是行家?”大金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!”王胖子道:“我告诉你啊,我这兄弟可是身手了得,一身真功夫,这趟要不是有他在,咱们这回怕是就栽在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,原来夏爷还是位练家子,失敬失敬。”大金牙客套两句后,从桌上拿起一份报纸:“你们三位爷的事迹,全国人民都知道啦,你们看看!”

    胡八一疑惑地接过那份报纸一看,只见上面赫然写着“牛心山发现日本关东军要塞”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