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九章 入土为安
    ,!

    “甭管这里头有没有宝贝,咱把这棺材扛回去卖了,准能大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看到这具贵重的棺材,眼睛简直能放出光来,搓了搓手道:“老胡,你说这墓里头的人,和刚才那个将军谁官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胡八一摇了摇头,说道:“咱们都不太懂历史,哪能说得清楚啊。不过金辽元这几百年间,北方的游牧民族空前强大,他们都是从马背上得的天下,所以我估计,应该都是重武轻文,如果你非要说论官阶,要从这棺木上来看吧,我还是觉得刚才那官大一些。因为只有武勋最高的贵族,才给埋在这片风水宝地的正穴上,不过刚才那墓主是一介武夫,没有什么像样的品位和情趣,所以他的墓中物品,多是马匹兵器。但是也不一定,每个人生前的爱好不同,陪葬品肯定也有所不同,其余埋在这附近的贵族,也许陪葬品比将军墓里的还要丰厚……”

    王胖子哪里对胡八一的长篇大论有兴趣,连忙伸手把他打断:“得得得,胡老师,讲座咱们回去再办,你只要不说里头肯定没有宝贝,胖爷我今儿是必须得把它给打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对夏阳道:“来,夏兄弟,你力气大,麻烦你把这棺材盖儿把它给开咯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蜡烛!”英子提醒了一句,然后向胡八一要起了打火机。

    胡八一刚准备拿出罗盘来定位,见她心急火燎地跟自己要火,不禁有些无奈:“你知道哪儿是东南方向?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,四个角都点上不就完了嘛。”英子理直气壮地道。

    王胖子嘿笑一声,朝她伸出了大拇指:“英子,高!”

    看着胡八一吃瘪,夏阳有些好笑,等英子把蜡烛都点燃之后,才对他们点了点头,双手抓住棺盖,手上猛一发力,便将那沉重的棺盖揭了开来,扔到了一旁的空地上,发出“哐当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打开之后,几个人凑到一起,连忙用手电朝棺内照去,只见那棺中所铺的锦缎早已腐朽不堪,恐怕一碰就变成灰烬了,层层朽烂的锦缎上平卧着一具骨架,时隔千年,衣服、皮肉早已烂得尽了,只有头骨保存得略微完整一些,张着大口,露出两排黑漆漆的烂牙,若是不看那头骨,可能都看不出来这是具人的遗骸。

    王胖子失望地看着棺材内部,有些泄气地背过身去,一屁股坐在了棺材盖上:“这趟是白瞎了,早就该想到,这小鬼子怎么可能给咱们留东西。”

    不过英子用手电筒的扫了一下巨棺的边缘,却是吓得惊叫了一声:“哎呀妈呀!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听到她的惊呼,王胖子又赶紧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夏阳和胡八一,也同样看到了!

    只见棺材那头,各立有一男一女两个孝,看上去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,面目栩栩如生,男孩头上扎了个冲天辫,女孩的头发挽了两个髻,这发式绝非近代的款式,倒像是壁画中的古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啊!”胖子眼睛一瞪,不可思议地道:“里面那人都成骨头渣子了,这俩孝不会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英子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唾沫:“我之前看到的,好像就是这孝儿,该不会真的是鬼吧?”

    夏阳知道,这两个童男童女,就是他要找的水银娃娃。从外表看上去,果然都是一片片青紫色的斑块,可以想象制作时的残忍,也难怪棺中的主人都已经烂没了,这对童男童女还保存得如此完好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这俩个小崽子,八成是假人,做得跟真的似的。”胖子压根不信有鬼,边说边要用手去抓那巨棺中的孝:“胖爷今天倒要瞧瞧,还他娘的成精了不成?”

    胡八一脸色一变,赶紧抓住王胖子的手,正色道:“小心!这是水银斑,有剧毒!”

    “胡大哥,他们的身上怎么会有水银呢?”英子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胡八一脸上露出了不忍之色,叹了口气,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见他情绪有些不对,夏阳便主动开口,把自己所知道的殉葬童男女,以及制作过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他讲完,王胖子脸色也极为难看,说了一句:“万恶的封建社会!”

    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,莫过于用活人来殉葬,更不要说这两个才五六岁大的孩子,他们甚至都还没能认识这个世界,就被人用阴毒的方法制成了水银标本,可见封建社会的压迫,剥削何等的可怕。

    就连夏阳,胡八一,还有王胖子三个大老爷们,见到那两个水银娃娃,心里都无比触动,更何况是英子这位女性,她怔怔地道:“这也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夏阳闭了一下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才沉声说道:“老胡,胖子,英子,我想把这两个孩子带出去,好好安葬了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英子重重地点了点头:“夏大哥说得对,他们太可怜了,还都是孩子,就为了不相干的人殉葬。老人们都常说,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。”王胖子也点头赞同道:“这俩孩子陪这墓主呆了千年了,该好好休息了,胖爷我虽然只想发财,不想管些闲七杂八的事,但这回情况特殊,咱们行行好,把他们带出去埋了吧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尽管没有说话,但也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他们的支持,他直接把小鬼子搭在棺材上的那块大布扯开,然后把那对把童男童女包在里边,然后系上了扣,和王胖子一人一个,背在了背上。

    解决了此事,隔了这么久,大家也都饿了,商量了一下,便决定直接回到地面。

    王胖子没找到什么值钱的财宝,心里多少有些不大痛快,不过好歹在那将军墓中得了一对玉,此行也不是一无所获,只能罢休了。

    要塞通往地面的道路,已经被小日本炸毁,他们只能按照原路返回,好在那红犼已经被夏阳杀死,没多久,他们就顺着来时的墓室,顺利地回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野人沟的地界,可以说都是风水宝地,他们也没怎么挑选,就近找了一座山坡,用工兵铲挖了个一米多的深坑,然后将那两个孝从背后取下来,又用专程从小日本物资里带出来的两件军大衣工工整整地包了一遍,并排放到了坑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胡八一才叹了口气道:“咱们能为你们做的也就这么多了,希望你们可以早点登上西方极乐世界。这里条件有限,没有棺材来安放你们,也没有香火祭拜你们,多多见谅吧,再说贪得无厌,欲求不满,可不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同样双手合什,拜了两拜:“两位古代小朋友……不对不对,应该是两位小祖宗,很遗憾你们没有生活在文明,民主,到处充满阳光的新社会,没能体会到社会处处充满爱,但是你们也不要太难过了,命有终会有,命无须忘怀,万般难计较,都在命中来。人死之后,是要入土为安的,你们也不要太过执着,就在这儿好好安息吧。”

    夏阳并没有像他们一样念念有词,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了一番,真诚地祝愿他们来世投到一个好人家,不要再受苦受难。然后才亲手把泥土推进坑中,埋葬了这一对苦命的童男童女。

    他们身体里灌的全是水银,也不用担心虫吃鼠咬,比起在地下做殉葬品,如今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    冥冥中,察觉到万界珠又获得了一股气运之力,夏阳心有所悟,或许这就是他们给自己的回报吧!

    站在山坡上,他回首眺望远方,只见残阳似血,心中感慨万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