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六章 猪脸大蝙蝠
    ,!

    胡八一面色一变!

    这地下要塞安静得出奇,如果真是有孝跑过的话,不可能无声无息,除非他是鬼魅。再加上他们刚刚亲眼目睹了那可怕的红毛怪,如果说这里真的有鬼,他们也丝毫不会觉得出奇。

    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,低声道:“先是碰上大粽子,现在怕又是撞上了鬼,这地方还真是邪门了!”

    夏阳并不畏惧所谓的鬼,也下定决心要去处理那对鬼孝的尸骨,淡定地说道:“有没有鬼,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英子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,咽了一下口水,声音颤抖着道:“啊……夏大哥,你这还要去看啊?咱们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夏阳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没什么好怕的。常言道,人怕鬼三分,鬼怕人七分,就算是真的有鬼,也是它们更怕我们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真正的鬼到底有多恐怖,但他相信,活着的人,远远要比所谓的鬼更加可怕!就例如那对童男童女一样,若不是人类的残忍,他们也不会被活生生的制成了水银娃娃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胖子可是个胆大包天的主,而且他压根就不信有鬼,闻言附和道:“夏兄弟说得对,是不是有鬼,咱们过去看一下就知道了。况且鬼有什么好怕的?不做亏心事,就不怕鬼敲门!”

    只是话虽这样说,但他真正的目的,还是想再到处找找,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值钱的玩意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,胖子,我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。”胡八一摇了摇头,之前一连串的遭遇,让他忍不住心生退意。此地与世隔绝,几十年没有人进来过,天知道这下面还藏着什么东西?光是先前那个红毛怪,就已经让他们吓得不清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惹不起总躲得起吧。再者,他们得了那两块玉,这一趟也不算一无所获,犯不着再拿命去拼了。

    王胖子直直地看着胡八一,皱起了眉头,说道:“老胡,我怎么发现你现在变了啊?自打你从部队复员之后,就不像以前那么天不怕地不怕了,畏缩不前可不是你的作风啊。想当年咱们当红卫兵那阵,上山下乡那会儿,你说你胡八一怕过什么?”

    胡八一让王胖子这么一说,一时有些语塞。

    事情确实也正如胖子所说的那样,以前的他,可是敢在老虎嘴里拔牙,天塌下来当被盖的主。但自从加入军队,参与越战之后,眼见身边的战友牺牲了一个又一个,真真切切见识到了流血与死亡,他才逐渐变得像如今这样沉稳内敛下来。

    有些不自然地道:“胖子,你丫也不看看咱们现在都什么岁数了,你以为还是从前咱当红卫兵那会,整天好勇斗狠,看谁不顺眼就揍谁啊。可那是个荒唐的年代,你回想起来,不觉得可笑可悲吗?”

    王胖子反驳道:“可在那个时候,你胡八一至少战斗过,冲锋过。我是真他娘看不得你现在这种吓吓叽叽的样子,你还记得你十六岁生日那年,我送给你的笔记本上写的那首长诗吗?”

    事隔这么多年,胡八一哪里还记得什么笔记本?王胖子小时候,他老妈是后勤机关的干部,家里有的是各种笔记本,也送了他不少,不过那个笔记本可能早被他拿去擦屁股了,他也实在记不起来有什么长诗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王胖子就知道他想不起来,便道:“我背几句你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公园里一起‘打游击’,课堂里一起把书念,咸阳路上‘破四旧’,井冈山一起大串联。在埋葬帝修反的前夕,向那世界进军之前!收音机旁,我们仔细地倾听着,国防部宣战令一字一言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普通话很标准,加上人胖,底气也足,朗诵起来,还真有点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的意思。在王胖子慷慨激昂地念出第一句之后,胡八一就立刻记了起来,这是一首叙事长诗,题目叫作《向第三次世界大战中的勇士致敬》。

    他对这首诗十分熟悉,在他俩当初当红卫兵的时候,曾一起朗诵过何止百遍千遍,那是我们最喜欢的韵律,最亲切的词语,最年轻的壮丽梦想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些,那些年慷慨激昂的岁月,那些人,那些事,又在他的脑海中重新涌现出来,他也在心里默默地问着自己,莫非岁月,真的把自己的胆量和勇气都带走了吗?

    听着听着,胡八一的心情也变得激动起来,忘记了身在何处,忍不住攥紧拳头,和他一同齐声朗诵:“在这消灭最后剥削制度的第三次世界大战,我俩编在同一个班。我们的友谊从那里开始,早已无法计算,只知道它,比山高,比路远。在战壕里,我们分吃一个面包,分舐一把咸盐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们两个人竟然莫名其妙地念起诗来,英子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不耐烦的打断道:“你们在说啥呀,你俩愿意的话,等出去再说行不?现在到底是走还是留啊?”

    胡八一沉默了片刻,咬了咬牙道:“行吧。既然你和夏兄弟都这么说了,那咱们就去看看,**他老人家曾经说过,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加上夏阳也是这个意思,英子虽然还是有些害怕,但也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还是带上了武器,另外还揣了几枚手榴弹,王胖子才拎起百式冲锋枪,腰里插了四五个弹夹,挥手一指前方,嘿笑道:“同志们,胜利可就在前方了,咱们出发!”

    跟着英子说看见孝跑过去的那条通道,这是一条微微倾斜向上的路,走出一百多米后,又变成了向上的台阶,看样子已经是走进了野人沟的山丘内部。

    通道越来越窄,而且湿度也比下面大,身处其中呼吸不畅,有种像是被活埋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四个人离得很近,走着走着,夏阳突然在通道的一个拐角处停下了脚步,说了一声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夏大哥,怎么了?”英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血腥味。”夏阳指了指前方。他五感远远超过常人,隐约闻到了一股极其刺鼻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“没闻到啊?”王胖子用力嗅了几下,除了这地下的潮湿,和一股发霉的泥土味,他并没有闻到夏阳所说的味道。

    胡八一也没发现什么异样,疑惑地向夏阳问道:“夏兄弟,你没闻错吧?”

    夏阳摇了摇头:“没闻错,就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夏阳神情严肃,三人不由也凝重起来,用力端起枪,放慢脚步,更加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拐过那条弯道之后,他们赫然发现了前方有光。等差不多走到通道尽头后,才见到前边是一处巨大的空间,是一间半天然半人工的巨大石室,石室顶部有一个孔洞,是这地下要塞的通风口,光线就是从那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闻到血腥味了。”王胖子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英子看了他和夏阳一眼,有些奇怪地道:“我怎么没闻到?”

    只见夏阳凝视着石室的上方,沉声道:“从上面传来的!”

    胡八一和英子狐疑之下,举起手电筒朝上照去,只见那潮湿的石壁上,到处都是绿苔,上面竟然倒挂着无数只巨大的蝙蝠!

    这种蝙蝠的体形,远远超过了平常见到的普通蝙蝠。它们的脸长得很怪,两只菱形大耳直挺挺的,圆头圆脑,鼻子也是圆的,前肢十分发达,上臂、前臂、掌骨、指骨都格外的长,牙尖爪利。此刻纷纷抱着双翅,满口白森森的獠牙,密密麻麻地倒挂在石壁上,看得人头皮发麻!

    胡八一认出了这种大蝙蝠,他在昆仑山当工程兵的时候曾经见过。这种蝙蝠的学名叫作叶口明齿蝠,又名猪脸大蝙蝠,其生性最是嗜血,也食肉,是蝙蝠中罕见的最凶恶品种,喜欢生活在牧区草原,的地下洞窟中,特别是在外蒙草原,夜间出没扑食牛羊等牲畜,曾经一度成灾。

    胡八一震惊无比,这种猪脸大蝙蝠,近十几年就已经极为罕见了,他还以为它们都要绝种了,想不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,还把这日本关东军遗留的地下要塞当作了老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