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一章 鬼吹灯
    ,!

    “老胡,功夫不费有心人呐!你看看,是不是件好东西?玉的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王胖子突然从棺材里爬起,右手高举,惊喜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八一接过他手中的玉,端详了一下,只见这是两块翠绿色的玉璧,造型似乎是一对飞蛾,入眼品相上佳,连他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不凡来,脸上也露出了喜色,点了点头道:“这应该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在手里攥着呢,能不是好东西吗?”王胖子直高兴得眉开眼笑:“我就说嘛,堂堂一个金国将军,怎么可能没点值钱的宝贝陪葬。”

    就在王胖子心花怒放的时候,英子突然惊呼道:“夏大哥,胡大哥,你们快看!”

    众人放眼望去,果然,墓室东南角的烛火忽然一明一暗,诡异地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烛火一阵摇曳之下,那火苗闪了两闪,竟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“噗”地熄灭了!

    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况,不要说胡八一等人大吃一惊!就是夏阳,也忍不住瞳孔一缩,将那柄大枪紧紧地握了手上。

    这着实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抛开迷信的元素不谈,这墓室深藏在地下,不太可能是让风吹灭。而从科学的角度来讲,如果墓室中氧气不够的话,他们呼吸也会成问题。但现在他们既没有感觉呼吸有异,又没感觉到墓室有风,这蜡烛却离奇地熄灭,这样的情形,确实让人浑身发毛!

    人点烛,鬼吹灯!

    莫不是真的有鬼在作怪不成?

    这头一回倒斗,就碰到了这种祖辈相传的禁忌之事,胡八一惊出了一身冷汗,还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他和王胖子二人面面相觑,英子则是躲在保持着警戒的夏阳身后,一时间,谁也没有说话,墓室里安静一片,氛围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王胖子有点发怵,见胡八一朝自己手上盯来,似乎感觉到他要说什么,率先岔开话题道:“哎,老胡,我说你能不能不买这五分钱一支的蜡烛啊?这么重要的事儿买这便宜货!”

    “行,以后我买日本的,买美国的、买德国的,哪国的贵我买哪国的。”胡八一神色急促地道道:“但是胖子,你赶紧把这两块玉给我放回去!”

    “放回去?”王胖子把脖子一梗,道:“不可能!想什么呢你,我费九牛二虎之力拿出来,我又给放回去,那不成汤圆不是汤圆,整个一白玩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急忙把玉拿起来晃了晃,生怕胡八一不知道它的价值:“老胡,你可想清楚了,咱们不就是来找宝贝的吗?这就是真正的宝贝啊!”

    胡八一不为所动,十分坚持:“不行,一定得给它放回去,否则必将有灾祸!”

    “胖哥,你就放回去吧。”英子也在一旁劝说道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王胖子怎么可能放弃,咬着牙道:“我不放,今天说什么我都不放!”

    看到没得商量了,他索性直接把两块玉直接揣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英子一看他这动作,脸上不由更慌:“胖哥,你快放回去吧,蜡烛都灭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放,咋的?那万一要是风给吹灭了的呢?”王胖子的犟脾气也上来了。

    英子年纪虽小,但作为鄂伦春族的杰出猎手,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能比的,气死独头蒜,不让小辣椒。闻言下意识直接摸上了腰间的短刀,娇斥起来:“你放不放?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干嘛呀?这人民内部矛盾,怎么还动刀动枪啊?我告诉你啊,胖哥我不是打不过你,我是不爱跟姑娘动手,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死猪不怕开水烫,生怕她上来抢,护住了兜里的玉,向夏阳开口道:“夏兄弟,你来给评评理,咱们费了半天劲,好不容易就捞着这么两块玉,现在哪有放回去的道理?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夏阳在心里感叹了一下,老祖宗还真是没说错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自古以来,这就是颠之不破的真理!

    不过王胖子这玉放与不放,他不甚在意,也没有表态,只是阻止了一下英子拔刀的动作:“英子,不要急,大家也冷静一下,都是自己人,不要忘了我们现在还在墓里边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英子神色稍松,哼了一声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胖子,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,谁都不能破例,放回去!”胡八一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见他态度这么坚决,王胖子的眉头都快皱成了一个川字,苦着脸道:“那……那我放一块行不行?”

    胡八一沉吟了一下,才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行!来,你把打火机给我,我去把蜡烛再点上。如果亮着,咱可以把玉拿走。如果再灭了,两块必须都放回去!”他虽然对这摸金倒斗之事有所了解,但还停留在理论上,这也是他第一次下墓,心里也有几分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行,看祖宗面儿上,我放,放一个。”王胖子悻悻地道。对于要放一块回去,他打心眼儿里一百个不乐意,但他对胡八一的性格也十分了解,决定的了事,就很难再改变主意。强忍着不舍,他有一种心头滴血的感觉,退回到棺材旁边,极不情愿地摸了一块玉来:“我放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那么多废话,快点。”胡八一喝道。

    就在王胖子准备将玉放进去的时候,夏阳仿佛听到棺椁中传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动静,面色一凝,沉声道:“胖子,别动!”

    王胖子一顿,停下了放回去的动作,转过头来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夏阳没有说话,他耳目极为灵敏,可以确定刚才棺材里肯定是发出了什么声音。其他三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但也被他的严肃激得一凛,心里更是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竖起耳朵,但整个墓室静悄悄的,似乎并没有什么事情,胖子也就松了口气:“我说夏兄弟,哥哥差点没让你给吓死!这玉到底该放不放啊?不放的话我可就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吧嗒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棺椁里头突然发出一声拍击声,这一下无比清晰,惊得几人浑身一震。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墓室里面,就这么一副棺材,里面放着一具尸体,难道是?

    胡八一跟王胖子心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尸变!

    等想到这一茬,他们也立马反应过来,顿时全身汗毛一炸,寒气直从脚底冒上脑门,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胡八一面色大变,连忙喊了一声:“胖子,快回来!”

    王胖子也一个哆嗦,听到棺材的诡异响动,吓得连腿肚子都在发颤,拔腿就往这么跑来。

    四人站到一起,纷纷用惊慌的眼神看着墓室中央石台上的那副棺椁。

    夏阳面色凝重,指着进来时的石门道:“你们都先退出去。”

    英子一愣,忙问道:“夏大哥,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,这棺材里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”夏阳解释了一下,沉声道:“你们快出去!”

    英子一急,拉住了他的袖子:“夏大哥,还是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先走。”夏阳摇了摇头,右手大枪用力一紧,另一只手推了她一下,对胡八一和王胖子道:“你们照顾好英子!”

    胡八一知道夏阳实力惊人,也就不再多说,点了点头:“夏兄弟,那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和王胖子连忙护着英子往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们即将跑到门口的时候,那沉重无比的棺材盖突然猛地朝他们飞了过去!

    夏阳眉头一沉,脚下霎时一动,眨眼间就来到了门口方向,手中长枪一扫,“哐”的一声,便将那棺盖直接拍飞出去。

    而胡八一等人也已经跑出了石门,不过他们并没有就这么离开,而是神色紧张地看着墓室内。

    只见那巨大的棺椁中,缓缓伸出了一只干枯的大手,上面肌肉僵化,表皮萎缩,看上去极为可怖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