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章 人点烛
    ,!

    这一次的机括运转声响起,只是出现了一口棺材,并没有再像刚才一样射出暗箭。

    虚惊一场!

    几人站起身来,掸了掸身上的灰尘,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墓中墓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忽然间明白过来,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这是墓主以防有人盗墓,设计出来的一种方法,看似墓里面什么都没有,实际真正的棺椁就隐藏在机关之下,为的就是欺骗盗墓者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有些气急败坏,破口大骂道:“他娘的,这些古代人可真够狠的,差点没把胖爷给吓死!”

    不过骂完之后,他又立马露出了笑脸,朝那棺材走去。

    墓主的棺椁体积不小,是红木黑漆,上面绘着金色的纹饰,颜色和造型非常古怪,这应该是和女真族的民族图腾之类有关。

    这副棺材一看就是上等棺木,虽然及不上那些君王贵族,也算得上极为奢侈了。毕竟古时来说,一般人哪里用得起这么厚实的棺材?能有口薄棺就不错了。若是穷人的话,更是直接拿草席一卷,随便埋地里了事。

    王胖子眼睛一瞪,嘴里无意识地念叨着:“这好东西肯定都在这里头呢!”说完,他情不自禁就要走上去开棺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胡八一拉住他。

    王胖子一脸无奈道:“不是,这都摆你面前了,难道你不想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拿着。”胡八一将手里的工兵铲交到了他手里,从包里取出罗盘,比对着方位,朝墓室东南角走去,然后才道:“蜡烛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,咱们得按着规矩来。”王胖子恍然大悟,嘿嘿一笑,连忙从包里掏出了蜡烛和打火机:“老胡,给。”

    夏阳自然知道他说蜡烛是怎么回事,不过知道和亲眼所见是两回事,他也在仔细地观察着。

    胡八一接过来后,小心翼翼地将蜡烛点着,并缓缓放在了东南角的石墩上。

    “胡大哥,你这是干啥呢?”英子一脸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胡八一凝视着蜡烛,直到确定烛火没有异常之后,他才站起身来走到棺材旁,解释道:“人点烛,鬼吹灯,这是老辈留下的规矩。意思就在东南角,先点上一盏蜡烛才能开棺,如果蜡烛熄灭,就得赶紧撤出,不可取一物。这是一条活人与死人之间的契约,千年传承,不得破例!”

    夏阳清楚,这一规矩,是胡八一这一脉摸金派倒斗时的不传之秘,不管是迷信还是有科学根据,千百年来,都是一条铁律,也是为求心安。

    “鬼吹灯?这么吓人?”英子身子打了一个冷颤:“这墓里面不会真有鬼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!英子,别怕啊,**说过,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!”胖子笑骂道:“老胡,看你说得这么玄乎,把人家大妹子都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英子稍微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夏阳在心里冷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这里面是没有鬼,但是却有着比鬼更可怕的东西!他暗暗握紧大枪,精神紧绷,保持着警惕。

    几人走上石台,聚拢在棺前,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胡八一举着电筒绕着棺材走了半圈,嘴里啧啧称奇:“瞧瞧!这气势,这做工,这雕花,估计这将军生前戎马一生,也就剩下这口棺材还值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别乌鸦嘴啊!”听到他的话,胖子连忙没好气地道: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最起码得有个宝剑什么的吧?得打开看看呐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开啊?咱们还是走吧。”英子一听他们真要开棺,脸色有些不好。不管怎么说,这种举动,都是对死者的不敬。

    “英子,你是不知道!那古时候,金国挥军南下,灭了咱们大宋,尽干些烧杀掳掠的勾当,造的孽可不比日本鬼子少!”

    胖子一脸义愤填膺,语气十分痛恨:“这里面躺的这位金国将军,肯定不知杀了我们多少汉人,抢了咱们多少财宝,说不定这些战利品,就被带进了他的棺材里。这可是咱老祖宗的东西,还犯得着跟他客气吗?咱们让这些宝贝重现天日,可是爱国的一种表现,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话,把英子唬的一愣一愣的,不知道该反驳。

    夏阳暗笑不已。这王胖子还真是能忽悠,明明就是盗墓,竟然还能和爱国扯到一块去,也真是绝了,典型的要财不要命!

    让英子退到一边,为他们支起光线,王胖子和胡八一各拿着一把工兵铲,插进棺板的缝隙中,用力撬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拗得吃力,夏阳主动从胡八一手里接出工兵铲,一手拿着大枪,单手一撬,那棺椁盖子便发出“嘎吱吱吱”的响声,被撬开了一条大缝。然后他又换到王胖子的位置,将一个接一个的棺材钉都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让一下,我来把它揭开!”夏阳招呼一声,让胡八一和王胖子二人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将大枪放到石台上,夏阳沉喝一声,双手抓住棺盖前头,手上骤然发力,便在几人震惊的目光中,将那沉重的棺盖揭了开来,扔到了一旁的空地上,发出“哐当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棺盖一开,棺椁中的事物顿时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几人凑近一看,是果然开棺见尸!

    只见一具身材高大的男尸躺在里面,头戴朝天冠,脸上带着一块青铜色面具,他的尸体水分已经全部蒸发,只剩下酱紫色的干皮包着骨头架子,时隔将近千年,这已经算是保存得比较完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他很穷吧。”胡八一拿着电筒晃了一晃,棺中除了这具尸体,别无它物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哪里会甘心,伸手就将这具尸体脸上所戴面具摘了下来,瞬间露出了这具尸体的本相。

    “果然没腐烂!”夏阳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这具尸骸五官虽然塌陷,眼睛鼻子也都变成了黑色凹洞,但是面目仍然依稀可辨,约有四五十岁左右,头戴一顶朝天冠,身穿红色镶蓝边的金丝绣袍,脚穿踏云靴,双手紧握着放在胸前。再配合他无比高大的身材,看上去极为威严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英子从胖子身后伸出头往里面看了一眼,直发出一声尖叫,赶紧退到后面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她这一叫,把胖子也惊得一个哆嗦:“你吓我一跳!”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夏阳回过头冲英子笑了笑,才又面不改色地注视起这具尸体来。

    王胖子脸色难看。这棺中空无一物,他如何能不失望?只是看着墓主这一身穿着,就能判断出此人生前是何等的位高权重,他不相信这棺材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咽了一口唾沫,他摘下手套,放下了工兵铲和手电筒,双手合十,对棺中的古尸作起揖来,口中念念有辞:“这个,我们一时好奇心重,误入桃花源,借您身上几件行头回去,得罪了千万勿怪啊。日后必定出钱修桥修路,改善人民生活,我王胖子也一定学习雷锋做好事,爱憎分明不忘本,立场坚定斗志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你。”胡八一拍了他一下,打断胖子的胡言乱语,正色道:“我跟你说,胖子,就算是发现了什么,也别瞎惦记,要真出了什么事我可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墓中凶险的机关,加上这古尸这么多年都还没腐烂,他心里始终不踏实,感觉有些不对劲,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别逗了你!”王胖子急了:“我问你,他潘家园那些好东西都哪来的?大金牙那些东西都哪来的?”

    见胡八一无比认真,脸色严肃,他气势又弱了下来:“行行行,我就看看,我就看看啊!您先歇着啊,先歇着。”

    他将胡八一往后一推,一手支着电筒,另一只手就在尸体上摸索起来。

    胡八一知道这个胖子就是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主,加上这棺材里似乎确实没有什么东西,他也就无奈地退下来,不再理会他,去看起墙角的蜡烛来。

    夏阳更加没有阻拦,他径自拿起那面被王胖子忽略了的青铜色面具,观察了起来。

    面具入手冰凉,造型古朴,纹路奇特,虽然整体呈青铜色,但实际非金非铜非铁,似乎是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材质,颇为不凡。

    夏阳记得原来的剧情中,王胖子和胡八一都忽视了这块面具,并没有带走。事后大金牙知道后,一口咬定此物是个值钱货,令二人懊恼不已,王胖子更是怄得连连跺脚!

    既然知道这一细节,他自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。加上出于好奇,夏阳便将这块面具收了起来,等打算出去之后,再慢慢研究。

    那棺材里面颇深,王胖子身高不够,只能踮着脚在里面摸索,后来干脆把手电筒咬在嘴里,半个身子都悬在了棺材上,双手都伸到了棺材里。

    胡八一看得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,连忙嘱咐了一句:“胖子,你丫慢点儿!”

    胖子半边身子伸在棺材里头,嘴里又含这手电筒,只能发出“唔唔”,胡乱应了两声。

    夏阳既不阻拦,也不点破,就等着王胖子把这具“僵尸”激活。

    他如今跨入化劲,又身具“九窍金丹”,一身力量早已经通神入化。再加上他通过练拳,将意志磨练到了非凡的境界,心中更是丝毫没有畏惧感。他现在只是好奇,想见识下这种传闻中的怪物“红犼”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