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九章 大枪
    ,!

    看到这根狼牙棒,夏阳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女真族早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与汉族同化,已经不分彼此。但在当时的背景下,金国也同样是扮演着侵略者这样的不光彩角色,烧杀抢掠,不恶不作,凌辱宋室公主、妃嫔,焚烧宋徽宗的尸体熬油,乱马踏死钦宗。

    以墓主生前的地位,必定战功彪炳,这根狼牙棒下,也不知收割了多少宋人的性命。想到这些,他不禁眉头紧锁起来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件兵器落地发出的声音,打断了夏阳的思绪。

    胡八一连忙喝止道:“胖子,你丫别乱动!”

    王胖子嘴角咧了一下,狡辩起来:“我没动,它自己掉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哪里会信?他又不是不了解这胖子的德性,用力地瞪了他一眼,干脆转过头去,没有理他。

    王胖子不自在地将手上铁器抛在了地上,讪笑道:“你说他这个,这将军也够穷的啊。陪葬的不是这些废铜烂铁,就是这破瓦罐子,我寻思着有这么些人给他陪葬的,肯定会有不少值钱货,哪想到比我胖爷还要穷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其他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。果然,角落里堆积着几个殉葬者,以及战马的骸骨,差点没让英子再次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夏阳来自和平年代,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封建文明“殉葬”这样残忍野蛮的制度。这种亲身体验的感觉,与后世坐在荧幕前看电视之时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!

    不过再无法接受,这都是数千年前流传下来的文化,古人那时不但不忌讳,反而以此为荣。

    活人殉葬,自殷商时期就开始盛行,他们把死者生前享用的一切,包括美妻艳妾,喜爱的物品全都送到坟墓中去。而后面的历代帝王诸侯,位高权重者,生前呼风唤雨,又哪里愿意死后逊色于别人?于是全都竭力把陵墓设计得宏伟无比,以体现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地位,期待将生前的辉煌带到下面去,继续享受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金国将军的墓中,并没有在后人看来值钱的东西,除了这些征战沙场的兵器,以及殉葬的战马和妻妾仆从外,再没有多余之物。

    王胖子有些失望地道:“你们说,这棺材会不会被之前盗墓的那伙人给盗走了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?那洞口那么小,棺材搬得出去吗?”胡八一回了一句。他心里也同样失望,暗道这趟看来估计没什么收获了。

    夏阳站在一旁,看着那排靠在墙角的兵器,心中忽然一动,将那把铁枪抓了起来!

    这根铁枪只是那排兵器的其中一把,看似不起眼,但握在手里,夏阳只觉枪身冰凉,入手颇沉。粗略感觉了一下,大约在百斤开外!看材质,似乎是以精铁打造。但奇怪的是,这把枪历时将近千年,竟然没有丝毫腐朽,甚至连一点锈迹都没有,品质似乎比墓主那根狼牙棒还要好,这一点倒是极为古怪。

    “好兵器!”夏阳在心里暗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当初在精武世界,师尊李书文教他练**大枪时,曾经给他找来过一把纯钢打造的大枪,重达四十八斤,对常人而言已经是极大的重量了!

    但夏阳一身神力何止千斤?那把枪在他手上,和孝子的玩意也没有什么区别。而这把大枪,重量足足是之前那把的两倍以上,对他而言,倒是可以勉强使一使了。

    王胖子看着他拿起这杆大枪,诧异地道:“夏兄弟,你拿这么个东西干啥?这玩意儿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夏大哥,你拿杆枪干什么?难道你也想当将军吗?”英子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对这把大枪有点兴趣,拿来耍耍。”夏阳随意笑了笑。他虽然主要练的是拳法,但拳术本来就是从古代大枪中演化而来,八极拳更是和大枪息息相关,他正愁没有一把趁手的大杆子呢。

    胡八一倒是没阻止他,这种古代兵器,总体来说价值不大。拿到外面,虽然不至于当破铜烂铁卖,但想卖出高价是绝无可能的,也就相当于是个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    几人四处看了看,没有其他发现之后,也没有多待,再次回到了外面的主墓室。

    用手电筒不断在空旷的主墓室扫着,转了几圈,依然没有发现有什么棺椁存在的痕迹,王胖子极不甘心地道:“你们说,这棺材到底藏哪啦?”

    夏阳知道剧情,既然跟着来了,自然也不可能让他们白来,便提醒道:“你们看那中间的石台上面,像不像正好可以放一副棺材的样子?”

    胡八一心头一震,猛地一拍手掌道:“对啊!我怎么没想到?这石台肯定就是用放棺材的,应该是用机关把它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也是眼前一亮:“那还等什么?哥几个,咱们赶紧再找找啊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分头去找,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胖子,夏兄弟,你们过来。”胡八一冲两人喊道。

    等他们过来之后,他指着墙上一块凸起的石砖道:“你们看,我觉得这个肯定有问题!”

    夏阳知道这墓室里有机关,但他从来没接触过,好奇地看了一眼,只见那块石砖隐藏在墙壁中,上面刻着浮雕纹路,若是不仔细看的话,还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会是机关吗?”王胖子疑惑之下,直接伸手朝石砖按下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胡八一刚想阻止,但见石砖真能摁进去,只能瞪了他一眼,把话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摁下之后,似乎墓室并没有什么反应,众人又再继续寻找。很快,王胖子便惊喜地叫了起来:“这儿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便不由分说地将那块石砖再次摁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只听到四周的墙壁上发出“咔咔咔”的声音,一阵清脆的机括声在墓室内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阳一听这声音,就知道墓内的机关已经被触动,沉声喝道:“都趴下!”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四面墙壁的浮雕上,顿时射出了一支支尖锐的箭矢,冒着冷冽的寒光,破空声响彻了整个墓室!

    胡八一等人听到他的声音,瞬间就趴了下去!而数之不尽的箭簇,也密密麻麻地射向了整个墓室,有的没入墙壁之中,有的反弹落地,更有不少迸得火星冒出。

    以夏阳的灵觉,正面相对之下,连子弹都能躲得开,又岂会被这些箭簇射到!

    这四面墙,分别都是射向对面,以夏阳所站的位置,他实际也只需要应付一面。手中大枪一抖,猛然间挥动起来,就听到一阵“铛铛铛”的金属碰撞声传来,呼啸而来的箭簇全都被他一一扫落,击飞,震开,没有被一根箭矢射中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后,箭矢已经全部发射完毕,墓室重新恢复平静,夏阳才开口问了一句:“你们都没事吧?”

    角落里,英子最先从地上爬起来,应了一声:“夏大哥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夏兄弟,你也太猛了吧?”王胖子站起身来,用非人的目光看着他,惊声开口:“你竟然用这把枪,把刚才那些箭头全部打下来了?”

    夏阳还没说话,就听到胡八一吼了起来:“胖子,你他娘的想害死大家是不是?跟你说了多少次,让你千万不要随便乱碰,你丫就是记不住是不是?刚才不是夏兄弟提醒得及时的话,老子就被万箭穿心了!”

    见胡八一是真生气了,王胖子心里也是一怵,连忙赔笑起来:“老胡,我也不是故意的,你别生气,这次是我错了,保证不会再有下次!”

    “夏兄弟,多亏有你在,不然咱们非得被这死胖子害死不可。”胡八一又骂他几句,才对夏阳道起谢,然后同样惊叹起他的枪法来。

    “咕隆咕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墓室中再次响起了机关转动的声音,众人心里一紧,除了夏阳之外,全都再次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只见墓室中央的石台突然向下转动,同时锁链滑动的声音响起,一开一合之后,一口巨大的棺材缓缓升起,出现在了石台之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