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八章 进入墓室
    ,!

    以胖子的积极性,几乎是一路狂奔,很快就将工兵铲、洛阳铲、绳索、蜡烛火机、以及黑驴蹄子等物全部拿了过来,再三检查,没有什么遗漏,才准备正式下洞。

    夏阳知道这一趟会发生一些凶险的事情,那具红毛尸煞的真正实力,他也无法估量,虽然有把握全身而退,但他不想让英子这么个小姑娘冒险,便提出让她呆在上面。

    不过英子脾气也挺倔,说是担心大伙,死活不肯留在上面,非要也一起跟着下去,谁劝说都没用。见她这么坚持,加上这里荒山野岭,也不用有人把风,他们三个也就不再多说。反正有夏阳在,估计也出不了什么危险,便让她一起跟了下来。

    将绳索固定在大树上,工具什么的全部带齐之后,胡八一又郑重嘱咐了一遍:“下去之后千万要注意安全,不要随便乱动里面的东西,以免触发什么机关。”

    夏阳身手高超,也是第一个进洞。下去之后他才发现,下面墓室的地面离头顶墓洞只有两米左右,根本就用不着绳索。跟上面说了一声,他们也就不再紧张,一个接一个抓着绳子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进入地下之后,漆黑一片,几人连忙打开手电筒,查看了一下四周,才沿着狭窄的侧道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条侧道,属于墓室的边缘,被人用炸药炸出来的,也避开了那上面的天宝龙火琉璃顶。

    第一次进真正的古墓,这也不是在看电视,就连夏阳都隐隐有些兴奋,好奇里面到底长个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胡八一说了句他们运气很好,一般的墓室里,虽然说并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真空环境,但如果不通风的话,里面腐尸的臭气还是会憋在其中。这种墓穴在地下封闭了千百年,空气不流通,就算隔了几百年,尸气也不会散尽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尸气,而几百年不曾流动过的空气,也会形成对人体有害的毒气,人一旦吸入这种有毒气体,轻则头昏脑胀,重则中毒身亡。所以一般的墓穴,就算挖通之后,也要先通风一两天。不过敲前一班盗墓贼已经挖好了盗洞,所以他们也省略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王胖子想赶紧进墓里头找宝贝,早就急不可耐,将身上的绳索取下来往里一抛,开始抖动椅起来。

    英子见他举止怪异,不由问道:“胖哥,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有没有机关。”胖子嘿嘿一笑,边抖边道:“别到时候万箭齐发,把咱们给穿了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英子露出了佩服的表情:“胖哥,你懂得可真多。”

    夏阳暗暗觉得好笑,他这点东西都是从胡八一那知道的,无非现学现卖而已。

    胡八一有些无奈:“行了行了,胖子,这里有人探过路,应该没什么机关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举着电筒,继续往前走去,穿过这条狭窄的墓道之后,很快他们就走到了通道的尽头,发现了一座半开的石门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胡八一刚要推门进去,王胖子连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几人疑惑的眼神中,他从领口掏出来一个漆黑透明的弯钩形物品来,向胡八一问道:“老胡,你戴这个了没有?”

    胡八一见他摸出这个,不禁在心里暗骂起来,这个死胖子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来盗墓还是怎么。眉头一皱,连忙推了他一下:“废话,快揣起来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并没觉得有什么,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,然后又从包里摸出一根黑乎乎的玩意,朝夏阳递了过来:“夏兄弟,来,这个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从外形上看,夏阳认出那东西,应该就是传说中的“黑驴蹄子”,据说有辟邪的效果。还有刚才那个弯钩型物品,看上去有些像是某种动物爪子的东西,应该就是传说中的“摸金符”了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是一个不能用常理解释的灵异世界,很多规矩也有它的道理在里边,但夏阳还是更相信自己的拳头。并没有伸手去接,他微微摇了摇头:“我不用这个,你给英子吧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本来想说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,不过摸金符一共就两个,而且他自己本身也不太相信这些迷信,戴上只是求个心理安慰,就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见他不要,王胖子也没说什么,就顺手递给了英子:“来,妹子,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英子见这东西上还有长长的毛发,哪肯去接:“这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黑驴蹄子,辟邪的,这可是好东西啊,快拿着。”胖子一边说着,一边直接塞到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,还给你!”英子一摸,冷冰冰的,上面还有股浓烈的刺鼻味,连忙一脸嫌弃地还给了他:“人家夏大哥都不要,我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“嘿”了一声,悻悻地收了起来:“不要就不要,一会进去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别说胖哥我不关照你们。”

    推开石门,四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黑暗里,透过手电筒的光,可以看得出这墓室的面积并不大,大约只有三十来个平米,看样子是按照活人的宅院设计,有主室、后室、两间耳室。他们进来的位置,刚好是个耳室,正对着主墓室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墓主的棺椁,应该摆放在主墓室的中间猜对,但这墓室中间除了一个突起的石台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英子突然尖叫了一声,吓得三人连忙把手电筒照向她,只见她站在墓室的一面墙壁前,捂着眼睛,低着头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胡八一连忙安慰道:“别怕,这是壁画。”

    夏阳转头一看,发现英子面前的墙上,是一个沙场将军的形象,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胖子也松了口气:“这四周都是壁画,把我都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夏阳使用过九窍金丹,目力极强,借着微弱的光线,他能清楚地看到这四周墙壁上,全是刻画的一幅幅浮雕,经过千百年来的时间冲刷,依旧栩栩如生,清晰可辨。

    夏阳照着那幅刚刚把英子吓到的浮雕道:“英子你看,这上面表现的是沙场征战的情景,突出了墓主人的勇猛,与敌人展开激烈厮杀,只是壁画而已,不要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的话语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,英子听到他的声音后,恐惧感瞬间降低不少,整个人也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四面墙上,总共有八幅浮雕,夏阳一一看下去,很快就看懂了上面展示的内容。

    这八幅画,有的是在山林中狩猎,有的是在沙场上征战,有的是被俘落难,有的是在殿堂中与同袍饮酒,还有的画的是押解俘虏的情形,最后一幅,绘的是封侯进爵的场景。而且每幅壁画中,都有一个头戴狐裘的男子,应该就是这座墓穴的墓主。

    从壁画上推断,这里埋葬的应该是一位将军,生前至少也是一个万户侯。

    “老胡,夏兄弟,快到这边来!”

    王胖子的声音,突然从后面传出。原来趁着其他人都在研究壁画的时候,他已经一个人跑到了后面一间墓室,似乎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看看。”胡八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过来之后,王胖子兴奋地指着墙角摆放的物品,对他们道:“你们看!”

    夏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原来这是一间存放殉葬品的石室,两边的架子上,各陈列着一些刀枪剑戟之类的冷兵器,中间还放着一根巨大的狼牙棒,足足有两三米长,由此可见这位将军在生之前的可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