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六章 尸骸
    ,!

    虽然记得剧情里英子好像并没有什么事,但这毕竟是真实的世界,夏阳暗自有些担心,不该让她一个小姑娘独自在山里晃荡的,深山的夜里一点都不安全,万一发生什么事,他于心难安!

    夏阳自从练拳以来,虽然性格大变,杀伐果决,不过人性善的一面始终还是保持着。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随着未来越来越强,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,最终渐渐变得冷血,麻木起来,失去人性正的一面。但至少到现在为止,除了敌人以外,他待人接物向来都是温和的,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强大而去欺凌弱者、玩弄世人,也不会因为自己的**变得心术不正、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他的心灵,在这一年多来的修行下,打磨得越来越纯粹。许多负面和消极的品格,比如懒惰、懦弱、内向、急躁、嫉妒、贪念、残忍等等,都在他的武道之心中被一一克制、磨砺,不敢说完全磨灭,但至少过滤、净化得很好。

    夏阳全力爆发,速度惊人,片刻之后,就已经赶到了声音传出的地方,只见英子惊魂未定地带着几头獒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连忙停住身体,喊了一声:“英子!”

    “夏大哥!”

    英子见到夏阳出现,神色明显放松了不少,赶紧朝他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阳走上前,见她没事,心里也就安定下来,问道:“英子,发生了什么事?你没伤着吧?”

    英子的神情中尤有几分惊慌,狠狠地喘了口气,才摇摇头道:“夏大哥,我没事,就是把我吓坏了!”

    夏阳拍拍她的胳膊,安慰了一下,才问道:“你怎么会开枪的?”

    英子呼了一口气,拍了拍胸脯道:“刚才我在前面那旮瘩看见一个窝棚,就走进去看了一下,结果全是死人,黑乎乎的都烂了!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野人呢,就放了一枪,最后是什么人的尸体,我也没看清。”

    在这漆黑阴森,气氛恐怖的山林里,看到她的表情,夏阳突然有些可爱,感觉这时的她,才像一个真正十九岁的姑娘。不由笑了出来,安慰道:“别害怕,死人而已,有我在,就算真的有野人也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英子似是被他身上的淡定沉稳所感染,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重重点了点头:“没事的,夏大哥,我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等老胡和胖子他们来了之后,一起过去看看。”夏阳轻笑了一下。他这时也想起了剧情,那些尸体,应该就是要塞里那些日本人的。

    过了约摸两三分钟之后,他们才看到两道手电筒的光线照过来,接着听到胡八一和王胖子的叫喊声:“夏兄弟,英子,你们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。”夏阳回了一句,等他们走近之后,才道:“英子在前边发现了一些尸体,被吓到就开了一枪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胡、王二人同时松了一口气,英子可是他们带出来的,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他们还真没办法回去跟村子里的人交代。

    “咱们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英子没事,几人的好奇心又占了上风,便准备过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夏阳走在最前面,武道练到他这一步,意志早就坚定无比,百无禁忌。何况他又知道剧情,心中更是毫无畏惧感,大步迈得飞快。

    后面三人本来还有些小心翼翼,但看到夏阳走得这么快,知道他艺高人胆大,也就渐渐放下心来。反正以他非人的武力,就算发生什么状况,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“夏大哥,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没多时,他们就走到了英子所说的窝棚,借着手电筒的光,他们大概看清了是个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这些窝棚,全都是用木料和泥土简单搭成,时间肯定也不短了,已经烂得不成样子。地上到处都是腐枝枯叶,还有一些随处可见的白骨,尸骸分散在各处,十分瘆人!

    夏阳可是从战场上下来过的,不知道亲手打死过多少小日本,又岂会在意这些死人。

    王胖子一看并没有状况,不由回头道:“英子,我当怎么回事,就是一些白骨啊。”说着,他随脚将边上一副头盖骨当成足球踢出去,不过重心没稳好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发出了“哎哟”一声。

    光线不好,看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,听到他的惊呼,走在最后面的英子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,赶忙问道:“胖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王胖子连忙从地上爬起来,好在天色暗,没人看得见他脸上的尴尬,讪笑着嘿了一声:“什么人啊,死了还招惹你胖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过来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夏阳已经有了发现,将他们招呼过来。

    借着手电筒,众人只见那窝棚里的树桩子下靠坐着一具尸体,死去不知道多久,身上还搭着一件破旧的黄色大衣,腹部则插着一把短刀,似乎是自杀而死。

    借着电筒的光线,夏阳看到尸体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,拨开那堆枯叶,抓在手里一看,才发现是一把长刀。

    这玩意他非常熟悉,在战场时经常见到,赫然是一把日本的制式军刀。

    随手拔出,刃身上面闪过一片雪亮的光亮,没有丝毫锈迹,锋芒依旧。可以看得出,它的主人在生前必定极为爱惜此刀,时常擦拭保养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日本军刀吗?”王胖子惊叫了一声,连带着胡八一也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会有小鬼子的刀?”

    夏阳将刀收回刀鞘,静静地道:“很简单,因为这些就是日本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些尸体应该都是日本人。”胡八一这时也从尸体衣领处发现了一个金属物体,拿下来一看,认出那是日本军队的领花,跟着沉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是当过兵的人,父辈也是从抗日岁月走过来的,从小没少接触战场上下的事,一下子就认出了尸体上面的军衣。

    王胖子大觉奇怪:“他娘的,奇了怪了,怎么会有这么多日本鬼子死在这儿?”

    夏阳知道他们早晚会猜测出来,也无心和他们在这里打哑谜,便直接说出了答案:“他们估计就是这野人沟的‘野人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野人?”胡八一顿时恍然过来:“对了,村民口中所说的野人,肯定就是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马上疑惑起来:“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小鬼子死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英子也是不解地问道:“就是,听我爹说,日本人投降之后不是都回国去了吗?怎么会跑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夏阳仔细观察着周围,很快就再次找到一个布包,拆开来一看,里面果然是本牛皮纸包装的笔记本,朝他们扬了扬:“答案应该就在这里边。”

    几人围过来一看,这本笔记的封面上,赫然写着“军队手牒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只见这些发黄的纸张上面,全是用日文书写而成,其中夹杂着一些汉字,虽然可以看懂一少部分,但是词不达意,完全就是前言不搭后语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日本字,还是你们来看吧。”

    夏阳曾经在战场上和日本人打过不少交道,日常的日文他能说一些,简单的词汇也能看懂一点,但要他翻译这上面的内容的话,却是两眼一抓瞎。

    不过他熟知剧情,大致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翻看了几页之后,便将笔记本递给胡八一。

    胡八一也不认识日本字,但他脑筋转得很快,结合自己推测出来的东西,煞有其事地说道:“这上面记载的,应该是当年日本关东军和苏联作战计划。根据当时的一些情况来分析,估计是当年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前,苏联大军南下,攻打驻扎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,把当时号称日军最精锐的百万关东军打得土崩瓦解。而其中有些日本鬼子被打散了,流落到了这森林深处,不敢出去,又与外界失去了联络,不知道日本已经战败投降的事情,所以就一直躲藏在森林里,老死在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把所看到的线索全部串联起来,思路越来越开拓,最后补充道:“肯定是后来有人在这里看到了这些疑神疑鬼,躲躲藏藏的小鬼子,他们的衣服早就脏得不成样子,然后语言又不通,没法交流,那不就把他们当成野人了吗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