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五章 捧月沟
    ,!

    把国术传播到这个世界,只是夏阳一时兴起之举,主要是想看看他们能否练出效果来。

    将四平马的站法和要诀教给三人,又给他们讲述了种种桩法中的理论和常识之后,他才让三人独自练习去了。

    王胖子耐性有限,才站了不到五分钟的马步,就觉得枯燥无比,膝盖也开始发酸,忍不住停了下来,抱怨道:“累死我了!夏兄弟,功夫都这么难练的吗?光这样扎马步,就能练出东西来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过,马步,主要在于一个马字,要站出个马来。”夏阳一边说着,一边暗暗摇了摇头,以胖子的这种心性,根本就不适合学习国术。

    反倒是胡八一和英子两个人,站得有模有样。特别是英子,或许可能因为是狩猎民族,精通马术的缘故,上手得极快,夏阳基本只给她讲解了一次,她就已经掌握了要领,几乎把马融进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胡八一虽然不如英子学得快,但胜在悟性高,没花多少时间,也领悟了四平马的站法。

    王胖子见两人都学会了马步,没理由自己不行吧?咬咬牙又继续蹲了起来。只是照他这个站法,心不在焉,根本就是一匹死马,只会站得腰肌劳损。果然,又坚持了几分钟后,他便再次泄气,不再继续站下去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第一次站马步,英子就站了将近二十分钟。而胡八一可能是当过兵,体能较强的原因,竟然还多站了几分钟,才脚下一松,再也坚持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夏大哥,我的马步站得怎么样?”英子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夏阳点了点头,称赞了一句:“你和老胡第一次站马步,就能站出一匹马来,说明你们都有这方面的天赋,好好坚持下去,过几天我再教你们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老胡,英子,你们怎么练的。竟然能站那么久?胖爷我才站几分钟,这腿和腰就酸得不行了。”王胖子脸上一黑,感觉面子有点挂不住。

    胡八一十分清楚胖子的个性,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坚持下去,没好气地骂道:“你丫怎么一点耐性都没有?”

    王胖子讪笑两下:“这玩意太难了,你们自己慢慢练吧,胖爷还是对日本人的要塞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他突然摸了摸脑袋,转移话题道:“你们说,咱们也到了这野人沟,可这里这么大,咱们上哪去找这要塞啊?”

    英子撇了他一眼,没有一点好脸色:“我可不知道,是你们自己要来的,老支书吩咐我保护你们,我照做就是了,其他事情我也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他们进入这野人沟也有好几天了,一连找了这么多天的要塞,始终没有发现什么线索,胡八一心里也有些急,向英子问道:“英子,这地方为什么叫野人沟啊,难不成还真有野人?”

    英子想了一下,说道:“这地方以前叫做捧月沟,是大金国贵族的墓地,后来蒙古大军在黑风口大破了金兵,他们那些士兵的尸首就被扔到了这个沟里,叫什么死人沟。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野人,才被称为了野人沟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好奇地凑了上来:“那你见过野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都是听我爹说的。那些见过野人的老人们都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英子摇摇头,说完站起身来:“你们先聊,我去拾点柴禾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夏阳见天色这么暗,有些不放心。再说三个大老爷们在这,让她一个小姑娘去捡柴,像什么话。

    英子摇了摇手上的手电筒,她从小就经常出入山林,一点都不怕黑,笑道:“没事儿夏大哥,我就在这附近,不会走远的,再说我还带着獒呢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夏阳也就没再坚持,嘱咐了一句:“那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英子点点头,带着她养的獒犬径自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夜色正浓,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三人坐了一阵,胡八一无意中抬头望了月亮一眼,忽然神色一变,咦了一声。随即起身来,从行囊中取出一块罗盘,往前走了几步,借着手电筒,对着山谷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王胖子见他似乎观察着什么,忙问道:“哎,老胡,琢磨什么呢?”

    胡八一脸色一凝,朝他们招了招手:“你们快过来看这月亮。”

    二人同时站起身,走了过来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胖子抬头看了几眼,疑道:“这月亮,除了圆之外也没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胡八一瞪了他一眼,刚要说话,却听到夏阳开口了:“我知道这里以前为什么叫捧月沟了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刚刚才发现了这里的秘密,正准备说出来,闻言有些惊疑地看了他一眼,莫非这哥们也懂风水?

    夏阳伸出手来,对着山谷比划了一下,淡淡地道:“你们从这个位置抬头看,前面两侧最高的山峰,像不像两只巨大的手臂,伸手捧向这明月?”他这也不是刻意装逼,而是真的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观察得不错,夏兄弟好眼力!你们看,站在我们这个方位,眼睛的余光会出现一种错觉,仿佛有两只手捧着月亮,所以这里才被叫做捧月沟。”

    胡八一忍不住夸奖了一句,然后才接着夏阳的话道:“辽代金国那些贵族为什么选择葬在这?就是因为可以吸收日月精璞瑞气。就这风水,必有大墓!”

    “哦?想不到老胡还懂堪舆之术?好本事!这样的风水格局,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出来的。”夏阳似笑非笑,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着胡八一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王胖子嘿嘿一笑,伸出右手大拇指晃了晃:“不是我吹,咱们老胡在这方面儿的本事,绝对是这个!”

    胡八一听王胖子替他吹嘘,有些不好意思,咳嗽了一下,谦虚地道:“只是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用惊奇的目光看了夏阳一眼:“夏兄弟,听你的话,似乎你也懂这个?”

    “不敢称懂,只是听说过一些。”夏阳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夏兄弟谦虚了,光听你那句话,就知道你也是位行家。”胡八一只当他谦虚而已。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!

    经过这么短时间的一番接触,胡八一也得出来这位夏兄弟是位奇人。虽然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几岁,但一身功夫不可小觑。加上一个人走南闯北,又敢独自进入这渺无人烟的深山老林,若没几分本领怎么可能?

    王胖子也惊讶地看着他:“原来夏兄弟你也懂这个?内行啊!”

    “老胡,胖子,你们误会了,我是真不懂。也就是这些年经历多了,偶尔听人说起过这方面的事,略知其中一点门道而已。”夏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风水玄学可是一门深厚的学问,涉及到地脉、山形、水流、坐向等等,这还之是其中堪舆一道。而胡八一所学的“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”,可谓是玄学界集大成的天下第一奇书,是一部货真价实的摸金倒斗指南。而夏阳的唯一一点知识,还是从影视剧里面看来的,若是在对方这位专业人士面前卖弄的话,那才真叫班门弄斧,贻笑大方。

    王胖子没太在意这事,他的关注点就不在这里,心思已经全部被胡八一刚才所说的“大墓”给占据了,脸上抱着期待地道:“老胡,这儿真有大墓?你们家祖传的那半本儿书说的?”

    胡八一将手一指:“你们看这地势稳重雄浑,有气吞山河之势,一端是草原,另一端连着大兴安岭。就这么跟你们说吧,外蒙的大草原就如同是一片汪洋大海,而捧月沟就似汇流入海的一条大江,就这风水气派,帝王配不上,但是配个王爷将军万户侯什么的,绝对是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王胖子一脸大喜,刚要问他知不知道那个大墓在哪儿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道枪声猛然间响起,伴随着一阵獒犬的狂吠,从不远的地方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阳心里一沉,脚下瞬间一动,朝枪声响起的时候窜了出去!

    胡八一和王胖子只见夏阳化作黑影一闪而没,震惊的同时,连忙也跟着跑了上去:“英子可能出事了,咱们快去看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