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二章 胡八一
    ,!

    当夏阳再次睁开眼睛,印入眼帘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茂密山林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眼前竟是一片茫茫无尽的原始森林,似乎正身处一座一望无际的大山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夏阳打量了半天,也没有判断出结果来。迷茫之下,他也不知道该往哪走,只好顺着北边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只见这片原始森林里,漫山遍野的红黄树叶,层林尽染,景色绚丽,再次让夏阳生出一股时空错乱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他离开精武世界的时候,还处于夏天,但进入新的位面之后,却是转眼来到了秋季,世事还真是奇妙。

    身处山林,夏阳也不敢大意,以他之前磨炼心灵,跋履山川时的经验,这种渺无人烟,人迹罕见的丛林深处,可以说伴随着无数危险!就算是他,也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保持警惕,放开灵觉,他能清晰地听到不少窸窸窣窣的声音,想来林子深处有不少山鸡、野兔、狍子、獐子之类的生物。

    没察觉到什么危险气息,夏阳心中稍定,也就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耳中突然听到老远传来一声惊慌无比的呼救声:“哇啊啊,老胡,老胡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而来的,是一阵“哼哧哼哧”嚎叫声,似是正在追赶那人。

    “有人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,惊动了夏阳,微微一喜的同时,他也听出了那人有危险。来不及多作它想,脚下大步一跨,刷的一声,直奔呼救和嚎叫声传来方向。

    他如今晋入化劲之后,实力可谓惊人无比。气势一放,霎时间鸟雀惊飞,走兽奔逃,震动了整个山林!

    只是几个呼吸的时候,他便赶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,定睛一看,只见一个半提着裤腰带,身形微胖的男子,正被一头浑身黝黑,体型巨大的野猪追着,在拼命的奔跑。见此情形,他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往我这跑。”

    那微胖男子看到夏阳,也顾不得为什么这深山老林里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来,连忙大喊着朝他跑过来: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孽畜,休得伤人!”

    夏阳怒喝一声,眼中寒芒暴闪,两步窜过男子,飞起一脚踹在冲上来的野猪下巴上。暗劲一发,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,那野猪的下巴被硬生生踢断,哀嚎一声,巨大的躯体竟被踢得倒飞了出去,直接撞在后面一棵半人合抱的大树上,震得树身猛地一荡,然后砰的一声掉落在地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见到这骇人的一幕,那微胖的男子惊得一屁股坐倒在地,双目圆瞪,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汪!汪!汪!”

    没片刻,林子里又跑出四只猎犬,嗷叫着往这边窜来,后来还跟着一男一女,那男的大叫着:“胖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人的声音,微胖男子才终于回过神来,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:“老胡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后来的男子跑近之后,也蓦地发现这边还站着一人,穿着一身像是民国时期的长袍,身躯挺拔地站在那里,不禁也是大吃一惊:“这里怎么有人出现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微胖男子一脸懵然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!”

    那几头猎犬嗅到生人气息,直朝夏阳奔来。但是慑于他身上散发出的一股危险气息,加上没有主人的命令,并没有冲上来撕咬,只是将他围在中间,不住地狂吠着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那女子好像是这几只猎犬的主人,看到是人,赶紧对着猎犬招呼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微胖男子才走到夏阳身前,咽了一口唾沫,不可思议地盯着他:“我去!兄弟,你这也太猛了吧,居然一脚就把这畜生踹飞了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那一男一女满脸骇然。这么大的一头野猪,少说也有四五百斤,竟是被他用脚踢死的?

    “练过几下功夫,有手蛮力而已,不算什么。”夏阳不动声色地笑了笑,也开始打量起他们来。

    只见这微胖男子穿着一身牛仔服,烫着一头半洋半土的等离子卷发,而旁边那名高大男子,一身硬朗精悍之气,似乎是当过兵。至于那名女子,十分年轻,还只是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穿着中,夏阳感觉到了几分久违的现代气息,但是又觉得不太符合时代气质,以他的审美来看,就是土。太土了!

    微胖男子惊叹不已,伸出大拇指道:“厉害!厉害!”

    夏阳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名高大男子皱着眉头,沉默了一下,才试探着问道:“这位兄弟,你是考古队的人吧?怎么会跑到这野人沟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考古队?野人沟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夏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略微思索了一下,他才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是什么考古队的人,也不知道这野人沟是哪里。请问一下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微胖男子愣了一下:“那你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闻言,那高大男子也是惊疑不定地看着夏阳,心里嘀咕着:“不是考古队的?那该不会也是来找要塞的吧?”

    他和微胖男子对视一眼,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,皆保持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夏阳自然发现了二人的警惕之色,更是察觉到高大男子是他们三人之首,也并没有在意,面色平淡,半真半假地道:“我是一个练武之人,志在追求更高的武道境界,用自己的双足,踏遍祖国的山川河流,雪山草地,去见证这片天地,这是修行的一种。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地,只是从内陆一路而来,不知道走了多远,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包括那个年轻女子,三人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过见夏阳一脸泰然自若的表情,不像是说谎话,加上他一身极不寻常的气质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而且刚刚被打死的那头大野猪的尸体还躺在那里,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震惊之下,高大男子也就放松下来,说道:“这里是内蒙古和黑龙江的交界处,岗岗营子的喇叭沟牛心山,兄弟你这走得够远的啊,都到这中蒙边界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连串的地名,夏阳隐约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,只是他还没说话,就听到那高大男子又道:“这位兄弟,谢谢你刚才救了胖子,我叫胡八一,请问你怎么称呼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