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八章 从感动中寻找力量
    ,!

    这个年代通讯不便,交通也不便,又正逢乱世,夏阳花了三天时间,才坐船赶到天津。

    下了船以后,码头之上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夏阳放眼望去,只觉繁华程度,并不在上海之下。

    “黄包车!”夏阳招起手来。

    一位车夫奔过来问:“这位先生,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到中华武士会馆。”夏阳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霍殿阁在天津的地址,他如今正和师尊在这边任教习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车夫卖力奔跑起来,边跑边问:“先生是要去习武吗?”

    夏阳随口回了一句:“不错,是去习武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真有眼光!您要学武的话,去武士会就对了。”车夫笑道:“别看外面现在到处都是武馆,但是要学真功夫的话,还得去中华武士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夏阳对中华武士会并不清楚,只是来之前打听了一下,大致了解到似乎是和革命党有关。

    车夫还以为他不信,连忙说道:“先生没有听过‘南有精武门,北有武士会’吗?”

    夏阳还真没有听过,愕然道:“真有这种说法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。”车夫道:“先生没听过前些天上海精武门的夏阳,在擂台上大败十几个日本鬼子的事吗?咱们天津的中华武士会,可是和精武门齐名呢,您要去学武的话,保准没错儿。”

    夏阳有些无语,这是给了广告费吗,要不要这么卖力的宣传。

    很快,黄包车就拉着他来到了中华武士会,一座巨大的庭院前。

    夏阳一看才发现,这中华武士会原来是一所类似学校性质的学堂,并不是传统的武馆。

    “我找霍殿阁,请代为通告,上海的故人来了。”夏阳跟门前的人招呼了一声,不过为了避免引起骚动,他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号。

    霍殿阁一听是上海来人,就知道是夏阳来了,连忙来到门口,抱拳大笑道:“夏兄弟,终于又见面了,欢迎来到天津。”

    夏阳见到这位一见如故的兄弟,也很是高兴,寒暄了几句,跟着他走进会馆之后,才问道:“霍兄,你把我叫到天津来,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霍殿阁也不隐瞒:“是我师傅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夏阳这些天恶补了不少武林里的事,也了解到霍殿阁的师傅,“神枪”李书文是位什么样的人物,一听是他想见自己,不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霍殿阁把夏阳带到一个僻静的小院,让他暂且等候,然后转身去请师傅。

    不一会,夏阳便见霍殿阁陪着一个精瘦枯干,身材矮小的小老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名鼎鼎的‘神枪’李书文?”

    夏阳愣了一下。只见他头发半白,双目有神,留着长长的胡须,身穿着一件普通的深色长袍,脚上踩着一双千层底布鞋,步伐稳健,富有节奏,一举一动皆透着一股拳意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就是夏阳。”霍殿阁伸手指了指他,然后又对夏阳介绍道:“夏兄弟,这位就是我师尊,李书文。”

    夏阳上前一步,抱拳见礼道:“拜见李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劲力已经练到了筋骨皮膜里,拳术里真正的东西,你已经有了。”李书文语气铿锵,说话间有一股金戈铁马,杀伐果决的味道。赞叹了一句,他双手伸出:“来,搭把手!”

    “好,前辈,那我就无礼了。”夏阳眼睛一亮,知道他是想试探自己的功夫,快步上前,把手搭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肉掌相碰之后,夏阳率先攻击,手上一缩一紧,仿佛带有上千根锋利的钢针,微微上刺,一起一伏,含而不发。

    李书文面色平静,手腕只是微抖,夏阳便感觉到他手上的汗毛一炸一伏,一股沛然巨力袭来,要将他的手弹开。

    “皮膜毛孔皆能打人,这是化劲?”

    夏阳先是心中一惊,随即战意狂涌,这可是他第一次与化劲级别的人交手。他眼睛微微眯起,五指猛然发劲,手臂仿佛化作了一把大铁钳,剧烈鼓荡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天生神力!”

    察觉到夏阳手上一股大得吓人的劲力逼来,而且纯粹只是身体的力量,李书文想起霍殿阁曾经和他说过这事,心里了然。随后他衣袖一鼓,手指连弹,夏阳只觉一股震荡之力从对方的指节上发出,手心猛地一跳,再也握不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一震之下,夏阳只觉体内气血一荡,以他如今的体魄,都能有这种感觉,他顿时也就知道,化劲高手有让自己受伤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前辈高明,是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夏阳也明白,对方已经手下留情,心道果然不愧是一代拳术宗师,他自然不能再纠缠,老老实实地认输。

    这就是武术界的搭手礼节,两个人要试功夫,不用打,一搭手便知道对方的深浅。如果非要动手才能分出高下,若不是切磋的话,那就是撕破了脸皮,见生死的搏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!”李书文放下手,微微点头道:“听殿阁说,你之前和他交手的时候还是明劲,没想到这么快就练成了暗劲,还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而且你这一身神力也很是难得,放在古代的话想必又是一员沙尝将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身蛮力而已,前辈谬赞了。”夏阳放低姿态,赞叹道:“反倒是前辈,一身功夫已经练至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实在是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李书文点了点头,对他这套恭敬的态度颇为受用,也就随口指点起来:“你这身神力虽然令你受用无穷,但也因为这身大力,你对劲道的细微控制和转化相比常人也更加困难,换而言之,你想把拳术练到化劲,要比普通人更加艰难!”

    他一说,夏阳就明白过来,正是这个道理,连忙虚心求教道:“前辈,那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靠你自己了,每个人的道路都不一样,得你自己去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书文摇了摇头,又道:“想要入化,先得问劲,然后练髓,不过这还不够,还须见过自身,见过天地,见过众生,方能练出无敌的拳术来!”

    听着他玄奥的话语,夏阳有些若有所思,静静地低头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必想得太多。”李书文打断了他的思考,说道:“自古以来,练武无非就是一个字,悟!道家讲问心修心,佛家讲明心见性,说穿了不值一提,就是从感动中去寻找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从感动中寻找力量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耳熟的话,夏阳似乎明白了什么,于是拱手行礼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应该只是练了易骨易筋,还没有开始易髓吧?”李书文又道。

    易骨、易筋、易髓,是拳术的三种练法,正是分别对应明劲暗劲化劲,这些基本道理,陈真和霍廷恩都给他讲述过。不过如何易髓,他们并没有传授,似乎精武门之中也没有练髓之法,就连霍元甲都只是暗劲巅峰,没有入化。

    夏阳沉默了片刻,才开口问道:“敢问前辈,易髓该怎么练?”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冒昧,也不一定会得到答案。一般来说,拳术中的真正练法,都是各门派的不传之秘,就连门人弟子也不见得轻授,何况他还是外人。

    李书文没有说话,而是直直地看着他,好一阵,才道:“你可愿拜我为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