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六章 暗劲勃发,喷劲如针
    ,!

    西乡四郎虽然被“撑锤”一拳击碎手骨,但脸上却丝毫没有改变颜色,就好像整条手臂不是他的一样,甚至连面部的肌肉都没有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接住了夏阳这招之后,这位柔道天王眼中眼光直冒,左腿一屈,右腿猛然向上一弹,整个人凌空飞起,踢向了夏阳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这是戳脚的路子?”他如今掌握了不少拳术知识,一眼就认出来,这是无比凶猛的杀招,配合着将暗劲练到脚上的功夫,足以将自己的脖子踢断。

    夏阳也没向到他会有如此奇异的手段,似乎是故意舍弃一条手臂,就是为了发出这样诡秘的招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横山作次郎的手刀也悍然劈向他的脖子,暗劲勃发。

    山下义韶和富田常次郎虽然被夏阳的劲力崩开,但他们的技击经验何等丰富?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,就稳住身形,再次左右穿插,上前就是一掌,配合无间,双双直击夏阳的面门。

    藤田刚是最晚出手的人,只见他双拳用力一握,整条手臂变得粗大无比,一身横练的筋骨紧密结实,条条隆起,猛烈颤抖着,看上去不像是一位军人,更像是一位拳王。

    他大步一踏,拳头发力,如流星锤一样,一拳打向夏阳的下巴。

    呜呜!这一拳发劲,空气中发出了炸响般的嗡鸣声。

    这五人的合击,各自施展自身的绝技,以凌厉无比的杀手,同时猛攻他的头部,打算将他击毙在此!

    这五位暗劲高手爆发出来的力量,充满了毁灭性,就算是夏阳,如果被击实的的话,除了脑袋被打爆以外,也没有第二种结果。

    五位暗劲高手一起发力,是什么样的场面?

    可以说,就是一块百炼精钢,在五道暗劲的摧毁下,也要瞬间变成一块废铁。

    夏阳自然不是精钢所铸,可他是由魔门大帝亲手炼制的“九窍金丹”造就,体能超强,力大无穷,已经超越了凡人所能达到身体极限的桎梏。

    这九窍,与天地沟通,蕴养灵性,虽然不是人形,却已是人参果般的存在,夺天地造化,几乎已经是另一种生命再造,所以才能超越诸般生灵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玄妙的境界?

    面对这五个人的瞬间打击,夏阳精神豁然集中,霎那间,来自四方八方各个方位的打击,都瞬间反应在了他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比如哪个拳头是冲着哪个部位来的,大致打击的力度,自己能不能承受,要怎么应对,会不会受伤等等,这些电光火石间爆发的情况,都清晰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灵觉的可怕,可以敏感地察觉到任何拳术的攻击,再高明的招式,都会在他脑海中被一一解析,毫无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他身体向后一缩,用霍家拳灵活的身法,避开了地下四人的攻击,同时突然出手,打向了身体还在半空中的西乡四郎。

    他这时还处于被对方戳脚笼罩的范围,此人有壮士断腕的勇气,给他的威胁也是最大,夏阳本能的就将他列为了第一击杀目标。

    左手单臂横架格挡,西乡四郎这一脚立刻踢在夏阳的小臂上,嗤的一声,他脚上的暗劲,直接将他手上的衣服划开,带起片片破布。

    夏阳的手臂只是微微一疼,以西乡四郎一个人的攻击,只要不是打击要害,很难让他受伤,根本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手臂一甩,一下将这凶猛无比的一脚荡开,趁着西乡四郎在空中没有着力点,夏阳右边肩部一抖,臂膀好像一条巨蟒探出,一拳轰在他的身体之上!

    “咔咔咔!”

    从夏阳手上发出来的巨大力量,势不可挡,令西乡四郎仿佛被卡车撞击一般,体内响起了骨头碎裂的声音,同时横飞出去!

    这西乡四郎也是了得,被击飞出去的时候,竟然还能在空中猛吸一口气,随后气息爆发,吐气如箭,一条长长的血箭从他口中喷出,这才摔倒在地,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这口血箭,是西乡四郎拼尽最后一口气,以悍不畏死的精神,用内脏损伤所发出的暗劲,夹杂着血液喷射出来,直逼夏阳的眼睛。一旦命中,足以射瞎他的双眼!

    不过夏阳又岂能感应不到这样的攻击?他身体再次一缩,脚下一滑,一个缩身滑步,脚踩九宫八卦,走转起伏,直接冲向再次挥拳过来的藤田刚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夏阳好似化作了一辆高速飞驰的火车,带得空气爆响,身体一冲,直接一拳,以硬打硬,打得藤田刚手臂剧痛,面色扭曲。如果不是意志够坚定的话,只怕要痛晕过去。

    同时,夏阳一脚向后踢去,踢在了横山作次郎的手刀之上。

    横山作次郎手掌似镰,划拉切割,但夏阳的力量太大,肉身强度太高,他的手刀发出暗劲虽然可以分金断石,但却砍不断夏阳铁柱一样的腿。

    一腿后踢,一下蹬开横山作次郎的手掌,同时翻身一踹,正中横山作次郎的胸膛,巨大的力量一下将他直接踹飞,胸骨断裂,跌倒在十多米外的擂台边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道凌厉的拳劲已经打在夏阳的后背,暗劲透体!

    夏阳不闪也不躲,任由这两拳打中,这两道劲力打在他身上,就如同打在了海绵之上,仿佛泥牛入海,没有一点骨折和内伤。

    他此时腿势未收,重心一转,骤然间一个回身弹起,飞起两脚,凌厉的腿力同时踹中山下义韶和富田常次郎的小腹,巨大的力量,直接就踹断了两人的肠子,飞出三四米外,直挺挺地落到擂台上,脑袋一歪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讲道馆四天王,全部丧命!

    “好!打得好!”

    台下,众人看得热血翻涌,现场再次猛然爆发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来。

    霍廷恩震惊万分的同时,也忍不住感慨起来:“陈真,恐怕阿阳现在的实力,已经超越你我,到达父亲那个层次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亲眼见着夏阳从对拳术一窍不通,到如今成长起来的,这才多久?简直用天才都不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陈真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但他心里并不太认同霍廷恩所说。毕竟夏阳只是靠着身体的神异,才有这么逆天的表现,论武道修为,他依然还是明劲。

    台上,将所谓的讲道馆四天王击毙之后,擂台上就只剩下了藤田刚一个人。

    藤田刚刚才和夏阳对轰了一记拳劲,手臂剧痛欲裂,眼见其余四人全部战死,他心里又惊又怒,如同一头受伤的野兽,口中发出了凶残嘶吼:“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从小腿的军靴中摸出了一把手枪,抬枪就射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全部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夏阳一直也在留意藤田刚的动作,几乎是对方拔枪那一瞬间,他就感觉到心脏猛然剧跳,汗毛炸起,一股危险的讯号传入了他的大脑,头部迅速一偏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夏阳心脏猛跳的同时,反应奇快无比,枪声响起之时,他的脑袋就已经条件反射,做出了规避动作,这颗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射了过去,他的鼻子还能闻到一股火药味和金属高速摩擦燃烧的味道。

    藤田刚一枪不中,继续扣动扳机。不过夏阳动作比他更快,脚下一动,身体就已经如箭一般射了出去,整个人像弹簧一样弹起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一连几声枪响,夏阳感觉身上一痛,便知中枪。

    这股疼痛,也再次激发起他的凶性,动作更加爆烈。

    “看你开枪快,还是我杀人快!”

    风驰电掣之间,他就已经贴近了藤田刚,沉喝一声,夏阳手臂肌肉好像蟒蛇一样窜动,一头短发好像被电击一样,根根竖起,挥臂就是一拳!

    一拳打出去,夏阳似乎感觉到有一股热气从体内涌起,透拳而出。

    这一拳,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将人砸飞出去,只听到藤田刚的身体里面发出“咔咔咔咔”几声闷响,这是胸骨碎裂,内脏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后只见他脸色无比红润,脚下好像醉酒一般东倒西歪,手臂想抬起来却没有力气,接着身体旋转了两下,噗通一声跌倒在了擂台上,嘴鼻之中,喷出了大口大口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暗劲?”

    感受着刚才那股元气的爆发,以及手上还残留着湿漉漉的汗液,夏阳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似乎刚才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,他无意中做到了力贯全身,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气与力合。

    暗劲勃发,喷劲如针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