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四章 大开杀戒
    ,!

    一招就分出生死,可谓无比残酷!

    尤其是中日两国恩怨这么深的情况下,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仇恨,几乎瞬间就引爆了人们心头的热血。场下的国人士气高涨,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,一个个热血沸腾,恨不得以身替之。

    陈真也是面露惊色,从刚才那个日本人的动作,他就能判断出此人攻势凶猛,格斗经验丰富。就算是他,也没有把握在三个回合之内击倒对方,但却被夏阳一招就打死!他心里暗惊不已,自己这位师弟,比起之前与船越文夫交手之时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日本人那边,所有人都是惊怒交加,眼中睚眦欲裂,射出了仇恨的光芒。

    夏阳无视了这些人的目光,缓缓将手负在背后,神色毫无波动,淡淡地问道:“谁是下一个?”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那群日本人怒火更炽,不少人摆开架势就准备冲上去。

    横山作次郎脸色阴沉地将他们拦住,然后转头对他身旁的男子道:“大井君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被他叫到的人,叫做大井泷次郎,鞠躬说了一声“嗨依”之后,便走上擂台,用日语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翻译将他的话转达过来:“他说用他要用你的血,来祭宫本君的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夏阳冷笑了一下:“好啊,那就看谁先流血。”

    大井泷次郎之前看到他一招击毙了宫本,知道夏阳是位劲敌,眼神也变得小心翼翼。只见他身体前弓,身子半蹲,如猫踱步,双手五指并拢,化成手刀,手臂一抖一震,腰腿同时发力,脚下直冲,掠到夏阳跟前,手刀高举下劈,斩开空气,划向夏阳的胸膛。

    这是空手道中的切击手法,速度快如雷霆的同时,又有一股如同力劈华山般的凌厉气势,夹杂着暗劲,足以将人开膛破肚!

    面对这一招,夏阳一动不动,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一样,没有防御也没有躲避,径直让他这一记手刀劈向自己,无视了对方的暗劲。

    就在大井泷次郎贴身上来,掌刀即将劈中的时候,他才闪电般抓住大井泷次郎的手腕,另一只手同时抓住他的肩头,双手猛地扭动发劲,然后脚下一踢,便将大井泷次郎的身体直挺挺的踢得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大井泷次郎只觉肩臂传来一股猛烈的剧痛,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,他身体还在空中,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被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身体一落下地来,就见到自己的整条右臂,活生生被夏阳了撕扯下来,鲜血四洒,染红了他半边身体,骨头,血肉,红筋,全部裸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阳手上抓住的,正是大井泷次郎的一条右臂!

    他刚才那一招叫做“庖丁解骨”,是霍家拳的绞杀技,也是分筋错骨的的擒拿技法,乃是最为凶狠毒辣的招式,有伤天和。就算是传他霍家拳的霍廷恩,也嘱咐过他,一定要慎用一这招。

    日本人那边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,就和之前的宫本一样,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,就落败下来,而且还是以如此惨烈的方式!

    只见大井泷次郎倒在地上,脸色惨白,身体因剧痛缩成了一团,身下的鲜血,将擂台染红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大井君!”

    那二十多个日本人刹那间沸腾了,全部从地上站起身来,再也无法克制,纷纷冲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一部分人朝身受重伤的大井泷次郎而去,查看起他的状况,但是大部分人,都是双目血红,面容狰狞,发疯般的朝夏阳攻了上来!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夏阳大喝一声,战意冲天,将还拿在手上的那条手臂往上一抛,不退反进,悍然往对面的人群中扑了上去!

    隔着二三十米的距离,夏阳仿佛猛虎下山一般,两臂一张,身体横撞,劲风同时笼罩了对方冲在最前面的五个人。

    他这用的是霍殿阁所传八极拳里的“铁山靠”,初学乍练,招式并不纯熟。但夏阳一身神力何等惊人!铁山靠由他使出来,就真的像是一座大山撞了过来,速度又快又猛,擂台的地面都被他的劲力震得一荡!

    就在台上一触即发,爆发巨大的骚乱之时,精武门和台下不少武术界的人士也是勃然色变,大骂卑鄙,翻身冲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夏阳平日里,都会刻意控制自己的力气,此时再无顾忌,火力全开。他一身力量何等的巨大?铁山靠在他身上用出来,简直和人形卡车无异!被他一同撞上的两个日本人,根本来不及展开什么动作,身上的骨骼便被撞得粉碎,鲜血狂喷,重重地倒飞出去,连带后面的人,也被这股大力撞倒不少。

    这些日本人,绝大部分都是暗劲强者,论实战能力的话,都不在船越文夫这个老牌暗劲宗师之下。但是暗劲和明劲之间,不能单纯以境界来区分战力,就算是普通拳师,明劲打死暗劲的例子也大有人在,何况是夏阳这种不能以常理论之的“怪物”?

    撞飞这两人之后,夏阳随手一抓,又将一个日本人抓住,手臂一挑一抛,便将此人甩下了十多米外的擂台之下,重重地砸落在地,溅起一地鲜血!

    而下一刻,他的身上也瞬间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攻击,吃了不知道多少记凶猛的暗劲。

    以夏阳如今的体魄,这些暗劲打在他身上依然会有疼痛感,但已经不至于让他受伤,一手挡脸,一手遮裆,抵挡住了要害部位,他凶性大增,转身又是一个铁山靠横撞出去,撞翻数人,发出一声声惨叫。

    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夏阳身后的精武门弟子和台下的武术界众人,以及日本黑龙会的弟子,也全都冲了上来,瞬间变成了一片混战!

    内场演变成了混斗之后,外场也顿时骚乱起来,不少民众开始冲击巡捕房的防线,准备冲进来收拾那些日本人。

    “住手!都住手!”那名日本领事连连阻止,可这样的局面又哪里是他控制得住的?

    那些日本人当然也知道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,事情闹大之后对他们很不利,但是夏阳出手狠辣,顷刻之间就是一死一残,他们怎么能不发疯?

    这就好像,如果换成是一个日本武者,活生生打死了中国的拳师,国人也同样会控制不了激愤的情绪。

    何况在这些日本人心里,他们是大和民族的武道家,身上肩负的不光是个人的生死荣辱,更是肩负着整个大和民族的武士道精神!

    在他们的信念里,武士道精神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,也是民族之魂,哪怕是血战到底,也从来就没有退却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夏阳并没有在意自己引发的这股巨大的骚动,拳劲一震,一劈,直接将两个日本暗劲强者打得血管爆裂,这么一会工夫,加上前面一对一那两个,他已经打死了将近十个日本武者!

    背负了差不多十条人命,如果以普通的世界观和道德观去看的话,夏阳已经和杀人狂魔没有分别。不过他心里没有丝毫畏惧或者后怕的情绪,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波动,只是眼神里面透着兴奋和狂热,对他来说,击垮日本人的武道精神,掠夺他们的武道气运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也就是杀!

    武道这种东西,历来就和民族精神挂钩,想要打垮一个民族,必须打垮这个民族的尚武精神,这是千百年来颠之不破的真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毫无顾忌,大开杀戒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