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三章 一招秒杀
    ,!

    霍氏八极拳,与八极拳无非一枝开两叶的结果,属于是霍殿阁自己的武道。仅此一点,就证明此人天资极高,拳法已经练到了自成一派的地步。

    虽然他如今还未彻底完善这门拳法,但练法、打法这些理念和框架,已经基本具备。

    夏阳所练的混元桩,本就有八极拳桩的一些影子,霍殿阁便把正宗的八极小架,还有两仪桩的站法传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八极小架”是奠定基础的套路,然后才是“六大开”、“八大式”,夏阳如今已有功夫在身,再加上他基础打得很牢,所以很快就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擂台之期,转眼即至。

    黄浦江畔,精武门摆下的擂台外围,已经是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这次擂台之战,引发的风波空前巨大,英国人为了平息风波,缓和中国人与日本人之间的矛盾,避免给自己的租界带来动荡,这次态度格外强硬,不允许日本军方介入进来,现场一切秩序全都交由巡捕房去维持。

    现场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夏阳跟着精武门等人来到擂台的时候,只见外场大量国人拉起布条,喊着口号,声势极为惊人。

    进入内场之后,他才发现内场起码有数百人,有中国人,有日本人,甚至还有一些洋人,绝大部分都是武术界人士,而霍殿阁也在其中。至于普通民众,则被全部隔离在场外。

    夏阳看了一眼日本人那方,这次来的人比他们精武门更多,除了这次要参战的日本武者,还有不少黑龙会的弟子,另外藤田刚和那名日本领事,也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上台之前,夏阳特意走在陈真边上,好奇地问道:“五师兄,听说日本这次过来的,大多都是‘讲道馆’的高手,你在日本的时候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讲道馆在日本非常有名,是著名的柔术家嘉纳治五郎创建的。”陈真点点头,脸色凝重地道:“如今日本的实战武术家当中,除了死去的船越文夫之外,就以嘉纳治五郎的影响力为最大。他开创的讲道馆也是日本武道最大的一个流派,在日本武术界的地位极高。”

    夏阳点点头,眼睛看向了擂台对面,坐在最前面那人是一个肩膀宽阔的日本大汉,一看就是精力蓄养得极好的武道强者。他的身后还跪坐着一批的日本武者,穿着统一的服装,年纪看上去也都极轻,从精神劲头看上去,没有一个是弱者!

    这二十多个日本武者,静坐在场边,神色肃穆,一动不动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精神,气质也似乎在静坐之中融成了一片,气势惊人,给人的压力也十分之大。

    夏阳眼神一凛,这批日本人,无疑就是日本武术界的武道种子,如果能把这些人全部在擂台上打死,他们的武道元气必定大伤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走上了擂台,以中文和日文分别说道:“来自精武门和日本的武术家们都到场了,这一次的擂台比武,不限场数,不限生死,双方签下生死状,生死各安天命!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之后,日方领头的那名大汉便对着这人,用日语说了一通,随后台上那人翻译道:“这位横山作次郎先生说,他们大日本帝国的船越文夫先生,是一位伟大的武道家,这次来到中国,虽然不幸被中国人偷袭而死,但是他的武士道精神,将永远在大日本帝国流传下去。所以,这次不止是民族和民族之间的武道碰撞,也是大日本帝国的复仇之战。来吧,陈真,我们要用你的鲜血来祭奠船越先生,洗刷他的耻辱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听到翻译的话,精武门的弟子顿时叫骂起来:“什么偷袭而死,明明就是技不如人,你们日本人真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台下各门各派的武者,和围观的民众听到这话,顿时群情激奋,一个个纷纷指着擂台一侧的日本人怒骂起来,霎时之间,整个擂台上下全部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霍廷恩作为精武门的代表,当下也站了起来:“你们日本人和我们精武门恩怨已久,你们想替船越文夫报仇,我也要为我的父亲霍元甲讨回公道。所以少说废话,直接擂台上见真章,不管你们今天上来多少人,我们精武门都全部奉陪!”

    等翻译将他的话传达过去之后,那群日本人也是神情一沉,不少人直接就站起身来要上擂台。

    领头的横山作次郎脸色阴暗,拦住他们之后,才对其中一个人道:“宫本君,你先上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叫宫本的男子,身材中等,眼神凌厉,一言不发走到了擂台上。

    此人目光冷酷,步伐稳健,身上隐隐有几分杀气,显然是经过多次生死格斗。

    精武门这边,霍廷恩刚要开口安排一个弟子上去时,却见夏阳已经站了起来,跨步走到了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阿阳!”

    见夏阳走上去,陈真和霍廷恩脸色一变,同时站了起来。他们之前的安排,要打算先让其他弟子上去,看一下日本人的实力,根本就没有安排他第一个上场。

    夏阳伸手在背后摆了摆,没有回应。对他来说,这里的日本人每一个都代表着可观的气运之力。而且他很清楚,精武门除了霍廷恩和陈真,再也拿不出其他真正的高手,派普通弟子上来,不过是送死,他又怎么能看着精武门有伤亡呢!

    “精武门,夏阳!小日本速来受死!”走到擂台左侧,他嘴角一咧,朝那姓宫本的日本男子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宫本听不懂中文,但看到他的手指,也知道这是在挑衅他。目光瞬间一冷,脚下一跺,十多米的距离,他几乎是两个箭步就窜了过来,靠近夏阳身前之后,左腿一屈,随即猛烈地弹起,呼啦一声,他的手刀带着破空的呼啸声,翻砍上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记手刀打击,是柔道当身技之中的“锯手”,并不是硬砍,而是带着一股拖拉的劲,好像是大铁锯,生生的要把拦在自己前面的一切事物都锯成两半。

    夏阳纹丝不动,在他手刀快到劈到身上之时,才捏手成捶,带着刚烈的劲风,往前一砸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依然是“元霸砸锤”,迷踪拳里最凶猛的杀招!仅仅只是一招,这个宫本就被直接砸碎胸骨,倒飞出去,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式就是这么霸道,如同演义里面李元霸真正的大锤一般。一锤砸出,就算敌人用兵器也无法抵挡,一锤下来,连人带武器一起拍飞,没有任何花俏,就是一锤,不管打哪里都是死。

    “宫本君!”

    擂台外的日本人看见这一幕,足足愣了有五秒钟,才惊呼一声,齐齐站起身来,纷纷用看死人的眼光看向夏阳。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,他这一刻恐怕已经不知道死多少回了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不过精武门这方和擂台下面,却是同时爆发出一道响彻云霄的呼声。

    “打得好!夏师傅,就是这样,打死这些小日本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