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章 武有八极定乾坤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在下夏阳。”

    夏阳没有在意,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这位霍殿阁可是位赫赫有名的牛人!乃是著名八极拳宗师,枪法、拳术天下无双的“枪神”李书文的开山弟子,还曾经担任过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护卫,一身技艺十分惊人。后世有名的霍氏八极拳,就是他始创,堪称一代宗师。

    霍殿阁师从李书文,练成“神枪”之技,曾在中华武士会成立之时,随师赴天津任教习,一手**大枪艺惊津门。

    在许兰州将军的推荐下,曾在一群达官显贵面前展示过武艺,霍殿阁随意练几下,稍用力跺碾铺地薄石板应声破碎。练宝剑穿剑一势,宝剑飞出,霍殿阁八步赶蝉,将宝剑抓回来。练**大枪之“苏秦背剑”一式接偷步跳跃,一拧腰窜出丈余,即“前窜一丈后跳八尺”之功,在场达官显贵及所带武师,无不赞叹其神功。

    不过夏阳穿越之前,只是一个普通人,对拳术方面认知极为有限,并不知道这人是谁。如果换了一个熟谙民国武术历史的人在这里,恐怕会惊得连下巴都掉下来!

    夏阳以武者的礼节打了个招呼,才好奇地问:“霍兄,你也姓霍,又说你们这一族,莫非和我师父霍元甲有亲?”

    “也算不得有关系,同族不同支。”霍殿阁笑了下,并没有攀亲带故之意:“霍家拳也称秘宗拳,在我们这一族分支较广,有内八修和外八修之分,霍大侠练得是内八修,而我学的是外八修,所以认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看着夏阳,惊讶地道:“夏兄弟可是之前怒闯虹口道场那位?”

    夏阳有些汗颜,那时他还没有功夫在身,只是仗着肉身大力跟着陈真去打了个酱油,结果事情传出来后,也被外界的人描述成了大高手。他嘴角咧了咧,才点头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霍殿阁高声一笑,大叫幸会,然后道:“夏兄弟痛打日本人,真是快哉,恨不得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夏阳微微一笑,对他大感大增,谦虚几句后才问道:“此地如此偏僻,霍兄怎么会想到来这边练武?”

    霍殿阁拍了拍背后棍状之物,朗声道:“我前几日在天津听说了贵门陈真师傅之事,知道精武门和日本人将有一战,所以特意赶到上海,昨夜我就在前面不远的林子中过的夜,早上醒来打算到这江边练练枪。没想到夏兄比我更早,也不曾想夏兄正巧就是精武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夏阳知道最近国内许多武术家都赶到了上海,来替精武门助拳,之前也有不少武师到精武门拜会过,面带感激之色,抱拳道:“霍兄不远外里而来,真是有心,我们精武门实在是万分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夏兄弟太客气了,抵御外敌,人人有责。”霍殿阁笑道:“这次小鬼子来了不少好手,我也是奉了师命,过来磨练武艺。”

    师命?夏阳有些好奇,但出于武林规矩,并没有出言询问。他眼睛一眯,感觉到对方这一身气息,似乎不在五师兄陈真之下,也是一位暗劲高手,不禁心头直痒痒。

    他如今拳术精进,正想与真正的高手交手一番,此时遇上这样一尊高手,哪有不动心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霍兄,不如搭把手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!”看到夏阳眼中的蓬勃战意,霍殿阁微微一笑,解下了背上的大枪。刚才在看夏阳站桩之时,就知他是得了真传,有功夫在身,同样想要试试他的水。

    等霍殿阁将大枪放在一旁之后,夏阳也不多说废话,身体突然前进了一步,力从脚起,经过双腿,腰胯,臂膀等等,右拳随之挥出,劲道迸发!

    感受到夏阳拳头上似乎带着一股沛然大力,难以抵挡,霍殿阁脸色一正,全身猛一发劲,整个身体发出轻微的咔嚓声,全身鸡皮疙瘩隆起,汗毛倒竖,眼神锐利无比,好像盯住猎物的豹子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随之脚步向前一踏,身体横撞,仿佛一座山撞了过来,速度又快又猛,连地面都被他的发劲震得一荡。

    他这一撞有个名堂,叫做“铁山靠”,是八极拳中最为经典的招式。八极拳可谓是内家拳中最为刚猛暴烈的拳法,与太极拳不相上下,所以才有“文有太极安天下,武有八极定乾坤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夏阳顿时感觉到了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,他这一拳,原本只是一个试探,但却试出了对方真正的功夫,立刻就把自己的精神提到了最为紧张的状态,肩部一抖,周身鼓荡起来,拳劲变得更加猛烈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霍殿阁的身体撞上夏阳的拳头,激起一道沉闷的撞击声,两人顿时各退三步。

    “他的拳头怎么这么硬!”霍殿阁心里大惊,肩臂略觉疼痛。

    铁山靠是八极拳中一套无比刚猛的招式,以简朴刚烈、节短势险、猛起硬落、硬开硬打、凶猛异常的风格,和技击性强的特点著称于世,在八极拳门中世代秘传。

    他从十六岁开始随恩师苦练八极拳,至今已有十二年时光,铁山靠这一招也早已练熟练透,全身如铁,刚韧有力,铜臂铁肘,势不可挡。全力爆发下来,不下数千斤巨力!

    自打出道以来,除了老一辈的拳师,他还真就没遇过什么敌手,哪知与夏阳相互碰撞之下,竟然不分上下,如何不让他心惊。

    夏阳也是震惊无比,劲道袭来,拳头竟然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这一拳几乎用了全力,就算是霍廷恩,陈真,船越文夫这样的高手,也无法抵挡他的神力,没想到对方竟能硬接下来,这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事!

    夏阳心里一凛,目光一动,更加跃跃欲试,一步跨出,一下便抢了上来,攻向了霍殿阁的左侧。

    霍家拳的步法,夏阳练得极为纯熟,他身形无比灵活,一贴上来,便如龙升天,如鹰扑兔,如蛇拨草,如燕擦水。他这些天已经把全身的劲都练透了,一抢到左侧之后,立刻就是一招“白猿折桂”,手臂如刀,猛的朝对方肋下就戳。

    霍殿阁动作同样极快,身体一转,手臂轮了一个圆圈,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反缠过来,正好撞向了夏阳的掌刀。

    “楼兰摘盔!”夏阳手上一扬,化掌为爪,和对方的铁肘再次硬撞了一记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霍殿阁的力道大减,比刚才那招铁山靠弱了不少,一碰之下,他只觉得肘部一痛。

    “天生神力?”

    从夏阳所使的霍家拳来看,绝不是练的什么外家横练功夫,霍殿阁惊骇之下,不敢再保留实力。他也不与夏阳硬拼力气,以肘当枪,搀肘、定肘、挤肘、胯肘,全是八极拳中的刚猛打法,暴烈无比!

    夏阳夷然不惧,以霍家拳中的爪法来应对。枪如蛇,鹰做爪,爪法正适合用来对付枪扎。

    但是霍殿阁的肘简直练成一块铁,浑身毛孔肌肉鼓起,力量极大,夏阳几爪下去,都仿佛抓在一条巨蟒上,只觉滑不溜手。

    两人贴身缠斗了几个回合,谁都没有占到便宜。几招下来,霍殿阁就知道夏阳并未突破暗劲,他也同样没有使用暗劲,只是纯以技法与他交手。

    二人棋逢对手,霍殿阁也从未与人打得如此尽兴,大感过瘾,猛叫一声:“好!”

    然后骤然转身,连连用铁山靠撞上来,运肘如枪,上下团团猛扎,好像一条毒蛇般的大枪翻钻,招招直取夏阳喉、腹、胸、肋、腰等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猛攻,夏阳心中也是无比畅快,大笑一声,脚踩着霍家拳的步法,穿花一般的贴近上来,左爪右掌,拍向他的肩肘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肘拳相接,劲风呼得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夏阳越打越兴奋,越打越快,对方筋肉鼓起,自己在和他手臂相交的时候,居然难以摸到重心和动势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这两天把劲练透了,恐怕我就是力道再大,也不是这霍殿阁的对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