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九章 霍殿阁
    ,!

    黑龙会,作为日本鼓噪对外侵略的黑道组织,这些年在通过与日本军方的合作,在中国获取大量的利益,一直以来,也以霸占中国东三省为目标。日本在上海的事务,除了陆军部和领事馆,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,都是通过黑龙会来进行,这次日本武术界集体东渡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黑龙会这段时间以来,接连损失了芥川龙一和船越文夫两大高手,在国内威望锐减。尤其是船越文夫这位日本的武道圣者之死,更是如被斩去了一条臂膀,损失不可谓不惨重。

    这一次,黑龙会为了找回场子,大肆操作,与日本讲道馆达成协议,誓要打败精武门!

    其中领头者,叫做横山作次郎,是日本柔道之父嘉纳治五郎的弟子,一身实力无比强劲,拳肘击打一下,能够轻易裂筋断骨,是暗劲大成的境界。

    横山作次郎,和西乡四郎、山下义韶、富田常次郎三人被合称为讲道馆四天王,实战能力均在船越文夫之上,其外还有三船久藏、前田光世等优秀弟子,可以说日本讲道馆除了馆主嘉纳治五郎以外的大部分精英,这一次全部出动。

    除了讲道馆以外,不少其他流派也派出了真正的高手,一行总共二十多人,全是日本武术界的顶尖强者,浩浩荡荡地赶赴中国。

    在得到黑龙会的应战之后,精武门便在黄浦江畔设下擂台,等待着这些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擂台战,经过连日来的发酵,已经变成了中日两国的武术界盛事,无数人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“呼!”“哗!”

    拳风呼啸。

    旭日东升,朝阳微露,此时正值深秋,天气已经开始转凉,但夏阳却打着赤膊,毫无冷意,正在黄浦江边一处空旷无人之地练拳。

    他两腿屈膝,身体呈半蹲姿势,同时手掌前伸,肘部微屈,以一个奇怪的姿势,翻手出拳,劲道迸发,搅动着空气风声呼呼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夏阳缓缓收拳,口中一张,徐徐吐出一口白气,笔直而细淡。

    这是霍家拳中的呼吸功夫,传闻有内家拳宗师能吐出几寸的白色气箭,凝而不散,已经是类似古代传说中,飞剑跳丸,隔空杀人的仙人般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夏阳的功夫还远远没有练到那种地步,他一口白气吐出来,很快就后力不足,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接着他调整呼吸,眼睛一眨,精光蕴神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收起拳势,夏阳暗暗感叹:“这混元桩还真是不简单,不愧是霍家拳的根基,每次练习都会有不同的感悟,不知道和形意拳的三体式,太极拳的无极桩,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他这一派的混元桩法,经过霍元甲的改进,是霍家拳的真正精华,就连霍元甲在生之前都勤练不辍,数十年间一直在揣摩,从未放下。霍廷恩也时常叮嘱他,桩功是一辈子的功夫,需要持之以恒。

    “还有两天时间,就到了擂台比武之日!”夏阳在心里琢磨着。

    那批日本武士,据说昨天已经到达了上海,住进了黑龙会的虹口道场之内,开始休整静养,也已经通知过来,三日之后,就与精武门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“这次受伤,恢复的时间远比我想象中快,也赶上了和日本人对决的日子,总算不用做缩头乌龟了。”夏阳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陈真为他担起了杀死船越文夫之名,可想而知有多凶险9有精武门,日本人也恨不得除之而后快,他岂能不急。只是事已至此,他也不可能再站出来宣布打死船越文夫的人是他,让日本人转移仇恨。如今他伤势痊愈,不用躺在床上当伤号,也就安心许多,无论矛头对不对向自己,他都会作为精武门的一份子出战!

    他已经打定主意,这次要大开杀戒,将这些日本武士全部打死打残!磨练拳术的同时,更要全力扼杀这些日本武术界的武道种子,掠夺他们武道气运。

    经过和船越文夫一战,夏阳对自己的拳术又有了新的一层认识和领悟,身体上各个部位的关节,肌肉的劲都已经能做到拧成了一股,全身上下有一种通透的感觉,是真真正正的明劲巅峰!

    伤好之后,他又不停和精武门一干弟子们动手切磋,实战经验也变得越来越丰富。

    如今夏阳体内的九窍金丹,药力大约已经吸收了四成,体魄之强大,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。虽然他还没有练出暗劲,但暗劲高手的体能和力道,也并没有超越明劲武者许多,不可能无限发出暗劲,以他不惧暗劲的身体和一身浩瀚的神力,足以硬悍暗劲强者。只要不是碰到化劲级别的大宗师,他都有信心与之一战!

    下定决心之后,夏阳再次练起混元桩,巩固自己拳术境界的同时,也在尝试控制元气,突破暗劲。

    他面朝东方,迎着初升的太阳,感受着一夜之后,万物复苏的勃勃生机,身体一起一伏,将粗劲化细,如同筛沙一样,不停地调养着韧带,筋络和肌腱,增长精力和生机。

    这是古人的智慧,一代一代传承下来,也是混元桩法中的精华道理。

    沉浸在这样的状态下,他原本就敏锐的灵觉更是大增,突然感觉到二十余米之外的一棵大树之后,有一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,心里顿时一凛!

    收起桩步,夏阳转过身去,沉声喝道:“是谁在那边窥视?出来!”

    他眼神如鹰般锐利,身子暗中蓄力,若是那人不回话,或是准备逃跑的话,他便要立马冲上去开打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树后那人似乎没有想到竟会被夏阳发现,不由发出了一道惊讶之声。他也没藏头露尾,直接就从树后走出,露出身形,朝夏阳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,看上去并不比夏阳大多少,穿着一件黑绸子衣服,脚踩着一双北方流行的剪刀口布鞋,他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,说道:“想不到才看了你几眼,就被你给发现了,这位兄弟,你这混元桩练得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是高手!”

    看到这人的第一眼,夏阳就从对方的气质中判断出来。此人脸型略方,眼睛炯炯有神,肤色透着黑红,身材不高,只在一米七上下,不高不矮,精瘦却又不逼人。只是这人背上还背着一根由布条缠绕的棍状之物,似乎是杆大枪,看上去极为怪异。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似乎没有敌意,夏阳暗暗放松下来,不过还是警惕地问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偷看我练功?”

    “只是无意路过,打算来这江边练功,没想到兄弟你先来一步,我这才看了几眼。”青年解释了一下,话语之间光明磊落,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夏阳轻轻点头,脸色一松。

    “我看兄弟你练的混元桩,似乎有几分我们八极门里八极小架的一些练法,不知师承何处?”青年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极门?”夏阳微微一凛!这可是极为知名的拳术流派,连他在现代的时候都曾听说过。

    暗惊了一下,他也不知道他练的混元桩和八极门有什么渊源,有些疑惑地道:“在下乃是精武门弟子,刚才我练的桩法,是由我师父霍元甲所以改进。”

    “精武门?!”青年先是一惊,随后面露释然之色:“原来你是霍大侠的弟子,看样子你练的,应该是我们这一族的霍家拳了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咧嘴一笑:“我叫霍殿阁,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