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八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正在处理军务的藤田刚猛地一拍桌子,抬起头来:“你说什么?!船越文夫那个老家伙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向他报告消息的下属点头道:“据我们监视的人汇报,船越文夫今天早晨让人向精武门的陈真送了一封挑战书,然后去了陈真的住所,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。倒是陈真中途带着山田光子,还背着那个叫夏阳的人去了一趟精武门,看样子是受了伤。后来没过多久,陈真又再次返回住所,让人将船越文夫的尸体和一封挑战书送到了虹口道场。据分析,船越文夫应该是先和那个夏阳动了手,将他打伤,然后才被陈真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匹夫!”藤田刚先是一怒,他已经向精武门下了战书,明明再过两天就是比武之日,船越文夫却偏要在这种时候去单独挑战陈真,分明是没把他放在眼里,也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的怒火便被抚平,反而变成一阵狂喜:“死得好!这个老家伙虽然不听命令,但名望很高,是大日本武者的精神图腾,他这一死,国内一定会发生大震动,我们就更有理由对付精武门了!”

    “长官,那我们要不要派人把陈真,还有精武门的其他人统统抓起来?”那人做了一个下切的动作,其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藤田刚正要同意,准备借机一举铲除精武门,突然看到这名下属的手上还有一封信:“这就是精武门送来的挑战书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长官。”那人将手中的挑战书交到他手上:“是和船越文夫的尸体一起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拆开一看,藤田刚才发现这封信是以陈真的名义写的。内容大致是说他在接到船越文夫的挑战书后,与船越文夫展开了一场公平的较量,虽然在比试中一时失手将他击毙,但也对他的拳法境界非常欣赏,这场比武并不涉及民族矛盾,正如芥川龙一和霍元甲的比武一样,只是武者为了各自的武道和理想之战。如果日本武术界不服气这次比武的结果,精武门将摆下擂台,欢迎日本武者前来挑战,再进行一次堂堂正正的较量。

    看完这封信,藤田刚脸色一沉,考虑了一阵,他才摆了摆手道:“暂时先别动他们,这件事就交给武术界的人去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那下属愣了一下:“长官,船越文夫不是我们大日本第一高手吗?连他都被陈真打败,还有谁能代表我们日本出战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日本帝国比他强的武者多不胜数,只是出于辈份和尊敬才封他为第一高手,那个老鬼算什么?”藤田刚冷笑起来:“就算是我,要杀掉那个老家伙也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这名下属夸奖了他一句,然后不解道:“可是长官,我们直接趁这次机会将精武门拔除掉不就好了吗?为什么要让武术界的人去解决呢?”

    “蠢才!”藤田刚瞪了他一眼:“扫除精武门,只是我当初计划的第一步,我们的目标,是整个中国武术界,目光要放长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被他一瞪,那人顿时浑身一震,低着头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藤田刚没有再解释,眼光精光一闪,冷声道:“去把船越文夫和这封挑战书的事情传回东京,这一次,我要彻底击垮中国的武术神话!”

    “嗨咿!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死亡的消息传回日本之后,对日本的武术界来说,就犹如发生了十级大地震一样,炸开了锅!

    船越文夫,是日本的泰山北斗,武道领袖,影响力十分巨大。

    血债血偿!誓杀陈真!

    这就是如今日本武术界的呼声,无数武者系上白色头巾,纷纷前往中国。一股愤怒的情绪,参杂着血腥的杀气,四下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随后,日本方面便回应了挑战书及设擂一事,公开向精武门应战,日本武术界将于七日之后,踏上中国的土地!

    而在国内,陈真打死船越文夫和日本人应战的消息传开之后,也是引起轩然大波!

    本来前些天,他和一个日本女人在一起的事情传出来,众多国人对他是一片痛骂。不过这次他打死了船越文夫,这个号称是日本第一高手的人,无数人拍手叫好,又重新把他当成了民族英雄。

    无数武术界的人士也公开声援精武门,并启程赶往上海,以应对日本武术界的大军压境。

    陈真这个名字,再次飞快地传遍国内,声望直追当初战胜俄国大力士的霍元甲,被并称为精武门的一门双杰,前来拜师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在这种山雨欲来的气氛中,精武门内似乎有股暴风雨前的宁静,众弟子都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下,专心练武,静待日本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而夏阳也在这样肃然的氛围中,静静的养伤。

    在九窍金丹药力的滋养下,加上精武门给他准备的内外伤药,才两天左右,他断裂的脊柱就已经长合在了一起,身体也恢复了知觉。至于内脏,伤势较浅,已经基本愈合,只是暂时还无法下床活动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受伤,九窍金丹再次释放出大量药力,除了迅速恢复夏阳的伤势以外,也在不停冲刷他的身体。夏阳能清晰地感觉到,自己全身的筋骨再次紧密结实了很多,内脏也开始坚固、凝练起来,血肉中的杂质渐渐被炼化,体魄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,夏阳基本已经可以活动手脚,忍着背上的剧痛,他挣扎着下了床,开始站起了混元桩,调动全身的气机,促进气血流通来。

    “夏师弟,你怎么就下床了呢?快躺回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负责照顾夏阳的人,便是当初的晓红,如今的素兰,她走进来见夏阳下了床后,不由大吃一惊!

    “素兰嫂子,我没事。”夏阳冲她微微一笑:“一直躺在床上反倒不舒服,起来活动一下,站一下桩,对身体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能动了?”素兰张开嘴,愣愣地看着夏阳。她之前听霍廷恩和其他人说,夏阳这次是脊椎受了伤,严重的话可能会导致残废,怎么这才几天工夫,他就已经能下床了?

    夏阳对九窍金丹极有信心,但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恢复,暗暗感叹了一下九窍金丹的神奇,他才说道:“只是勉强能动,背上还是很痛。嫂子你放心,也不用照顾我,去做其它事吧,我活动一阵就会躺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素兰见他脸色已经恢复红润,不再像之前那般惨白,精神看上去也很佳,也就放心下来,带着满腹的疑惑,向霍廷恩报告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,霍廷恩,陈真,农劲荪等人便来到了他的房间,见他复原得如此之快,也是一个个震惊得说不出话来!不过他们都知道夏阳被“雷劈”的事,明白他的体质不能以常理视之,能尽快恢复伤势,无论如何都是好事,也就安心下来,嘱托了他几句之后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他们,便无人再来打扰夏阳,他开始专心练起桩功。

    九窍金丹的九个小孔,还在不停的吞吐着药力,在这股热流的笼罩下,夏阳感觉自己对身体的掌控力,比平日不知道要高出多少。他才站上一会儿,就感觉到四肢发热,气血开始旺盛起来,然后他还能感应到体内气的运动,并加以操控,他的意念到哪里,气就跟到哪里,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欣喜之下,夏阳开始将气血与药力融合,并不停搬运至背后的伤处,加速恢复后背的伤势。

    又过去两天之后,在时刻搬运气血和药力的挥发下,他背后的脊柱已经彻底愈合,同时体魄也更上了一层楼。

    伤好之后,夏阳对身体的掌控力也同时大增,他微微感应,就可以清晰的“看”到,心脏深处那枚九窍金丹,依然还在不停地吞吐着强大药力。他试着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脏,九窍金丹就停止“呼吸”,九个小孔同时一闭,不再散发药力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身体,就算是暗劲,也无法轻易穿透,再与船越文夫对决,我可以轻松打死他!”夏阳只觉自己有无穷的力量,信心十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