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七章 不死不休
    ,!

    第一次真正以拳法和人动手,就打死了人,夏阳的心情有些复杂,毕竟是他亲手杀了人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复杂,既不是念头通达,也不是那种掌控生死的畅快,只是发生了一件不可能当作没发生过的大事,让他一时无法平静,外加微微有点惋惜而已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以前在看电影的时候,他还挺欣赏船越文夫这个小老头的。此人胸襟宽广,修为深厚,武德极高,实战经验丰富,可以说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武术家。他一开始,也是抱着检验自己所学,想看看自己与顶尖高手究竟有多少差距的心态,这才主动上去挑战。如果不是对方一再用暗劲,激起了他的怒火,令他失去分寸,他也不至于后面会下死手。

    夏阳自己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当时会无比愤怒,然后悍然不顾,越打越狠,仿佛失去了理智一样,甚至不惜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身体里本来就有暴虐因子?”他暗暗揣测着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他多想了,高手过招,生死本来就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拳术比拼,一招示弱,立刻就会遭到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击,直至一方倒下!根本就没有电视电影里那种慢悠悠的你来我往,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实际上,船越文夫是因为在力量上没法和夏阳匹敌,又无法摆脱他的攻势纠缠,体力急渐衰退,才想着以暗劲将夏阳逼退。却没想到他的做法,反而惹得夏阳凶性大发,最终引火烧身,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但他也只是略发感慨,并没有后悔的念头。

    在他打死船越文夫之后,除了激发出九窍金丹的药力以外,他还清晰感受到,万界珠在冥冥之中,从这个位面里吸取到了大量的气运之力。这股气运无比浓厚,至少也是他之前加入精武门的十倍以上!

    后来经过一番思考和琢磨,他大致想明白了,或许是因为船越文夫身为日本第一高手,也是日本武术界至高无上的存在,名望极高。加上身系黑龙会教头,门下弟子无数,可以说是牵涉到了整个日本的武道气运!如今他一死,必定会震动日本武术界,甚至整个国家,这股气运之力自然可观。

    所以夏阳丝毫没有后悔,哪怕就是再打一次,他也会这么做。甚至决心还会更大,毫不犹豫将对方置于死地!

    夏阳很清楚,自从他在捡到万界珠的那一刻开始,自己的命运已经改变,不再受到世俗之中的条条框框约束。如果他还瞻前顾后,畏这怕那,那和废柴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如今想起来,自己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地跟着剧情在走,生怕让局势走向自己无法掌握的方向,胆子的确还是太小了,眼界也太窄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通了之后,他心中夷然无惧!在这个世界里,自己根本就是孑然一身,也迟早会离开这个世界,何必畏首畏尾!日本人又如何?热武器又如何?该打就打,该杀就杀,大不了亡命天涯,到时候卷铺盖走人便是。

    他眼中坚定之色愈重,信念也更加坚定!

    就在夏阳心里浮想联翩之时,陈真已经背着他来到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精武门一众弟子见陈真背着毫无血色的夏阳,身后还跟着泪痕未干的山田光子,神色匆匆地走进来,纷纷大吃一惊。有人赶紧找来担架,帮忙把夏阳扶下去,也有人迅速跑去通知了霍廷恩和农劲荪。

    没多久,霍廷恩就从后院赶了过来,见到庭中的情况脸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陈真,这是怎么回事?阿阳怎么会伤得这么重?”

    陈真沉着脸色,快速把事情说了一遍,才听到霍廷恩惊声道:“你是说,阿阳的脊柱是被船越文夫打断,而船越文夫,更是直接被阿阳给打死了?”

    陈真的话,让他心里猛地汹涛骇浪,惊得说不出话来!其他弟子听到这个消息,也是一片膛目结舌。不是说那船越文夫是日本第一高手吗?而且挑战的也是精武门,比武之期还没到,怎么就被阿阳这个才开始习武没多久的人给打死了?

    霍廷恩惊怒交加:“阿阳,你实在是太莽撞了,这才练拳几天,就敢向船越文夫出手?”

    本来他还想骂夏阳几句不知天高地厚,但夏阳能以弱胜强,以伤换命,这样的话他又怎么骂得出口。而且夏阳现在的惨状,已经变成了残废,也让他说不出责怪的话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农劲荪愁眉苦脸的道:“唉,这可怎么是好?日本人一直以来,无时无刻不想铲除我们精武门,现在船越文夫死了,他们就更加有借口来对付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躺在担架上的夏阳依旧无法动弹,好在九窍金丹的药力一直在修复他的伤势,经过这么一阵,也让他恢复了几分说话的力气,用虚弱的声音开口道:“抱歉,大师兄,农大叔,我给精武门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之死,日本人必定会算到精武门头上。而他现在身受重伤,九窍金丹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让他恢复,暂时哪里都去不了,必须靠精武门来庇护自己。

    尽管夏阳心里并无悔意,也无惧意,但心里始终有些过意不去。他并非过河拆桥之人,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夏阳也对精武门产生了几分感情,尤其是霍廷恩和陈真两位师兄,对自己更是是有传艺之恩,要是日本人真的报复起精武门,他又如何能心安。

    他有万界珠在身,到时候可以拍拍屁股,离开这个世界,可精武门以后怎么办?夏阳岂能这么不负责任,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听到农劲荪的话,许多弟子都忧心忡忡,生出慌乱之意,不少人担心会遭到日本人的报复,气氛顿时沉闷下去。

    “由我出面吧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沉默不语的时候,陈真站了出来:“船越文夫本来就是来挑战我的,也下了挑战书,日本人要报复的话,也只会冲着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

    躺在担架上的夏阳闻言一急,日本人本来就对他恨之入骨,欲除之而后快,要是他再帮自己背上这口锅的话,以后恐怕会不死不休!

    他急着说话,牵动了体内的伤势,剧痛之下,令他发出一声闷哼。重重地吸了几口气,舒缓了一下痛楚之后,他才道:“五师兄,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不想连累你和精武门。你们就说人是我打死的,然后杀人之后畏罪潜逃了,只要把我送出精武门,找个安全的地方等让我疗伤就好,其他的事你们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!”霍廷恩喝斥了一句:“你好好养伤就是,我们精武门自会为你担待一切。”

    而陈真的性格,也不可能会这样做,摇了摇头:“船越文夫本来就是去找我的,现在他技不如人死在我手里,日本人想必也无话可说。就算他们真的要对付我,也得依照武术界的规矩来下战书。”随即他哼了一声:“论打,我陈真还没有怕过谁。”

    霍廷恩同样沉着脸道:“如果只是比武的话,我们精武门一定奉陪到底。就怕这些小日本不讲规矩,背后下黑手!”

    这时,农劲荪突然一拍大腿道:“既然这样,我们干脆还是用上次的方法,直接登报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,就说是船越文夫私下挑战陈真,然后被陈真打死,如果日本人不服气的话,就用擂台比武的方式挑战我们精武门,逼小日本只能用武术界的规矩来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陈真听完他说的方法,眼睛一亮,点了点头:“好,农大叔,就照你说的办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