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五章 你死我亡
    ,!

    自从得知了日本人向精武门下了挑战书的事,夏阳就知道,距离剧情结束之日已经不远。

    不止是陈真想要代霍廷恩出战,就连他也不准备错过这次决战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没日没夜的练武,除了是想尽快变强以外,夏阳就是为了参与到最终的决战中去。想来击杀藤田刚,亲手挫败日本人打算击垮精武门和中华民族脊梁的阴谋,定能让万界珠得到不少的气运!

    所以夏阳在花了少量时间,找到农劲荪,让他去解决晓红之事后,就不再分心,全力练起拳来,不断与陈真切磋,以期在决战到来之前,让自己变得更强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全身心切磋,进步越来越大的时候,却是有人来到这座院子,向陈真送来了一封挑战书,署名者为船越文夫。

    陈真以冷峻的神情,看完这封挑战书后,直接收了起来,他不想让光子看到。

    夏阳也没有多问,他知道真正向精武门下挑战书的人是藤田刚,而这次向陈真挑战的人,才是船越文夫本人。

    船越文夫来得很快,几乎也就是在挑战书送达不到半个钟头,便敲响了庭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陈真和夏阳站在院中并没有动,去开门的人是光子,在打开门见到是船越文夫的那一刻,光子惊喜地道:“船越叔叔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打量了一下这座房子,知道以此时中国人的居追境来说,这里已经是属于中上水准,也就点了点头:“能让光子你住在这种地方,陈真倒也不算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陈真他对我很好。”光子笑了一下,然后问道:“是我父亲叫你来的吗?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伸手揉了揉光子的额头,他从小就很喜欢这位老友的女儿:“你父亲很忙,我跟他也很久没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中国干嘛?”光子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他。”船越文夫把目光转向了院中的陈真,他在日本曾与陈真见过一面,所以认得。不过看到旁边陌生的夏阳,不由问道:“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是陈真的师弟,夏阳。”光子回答道。

    在他打量着夏阳的同时,夏阳也在观察着他,所谓的日本武道第一人船越文夫,其实只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半百老头。不过他可丝毫不敢小看这个老头,此人虽然貌不惊人,外表看上去年老体衰,但夏阳能感应得到对方目光如电,精神饱满,身体蓄势待发,绝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船越文夫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,他也听说了这个和陈真一起闯入虹口道场的名字。他“哦”了一声,一边走进院子,才一边向光子问道:“对了,你们结婚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听到这话,光子的脸上有些微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船越文夫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:“你们不是住在一起么?怎么会没有结婚。”

    光子神色有些黯然:“我们是想结婚,可是中国人和日本人都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点了点头:“还好你们没有结婚,万一他死了,你也不会变成寡妇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光子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站在不远处的陈真也沉声开口:“如果你死了,我也会把你的骨灰送回日本。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淡淡地笑了笑:“你就那么有自信?”

    光子也立马明白过来,神情一变,走到两人中间:“什么?你们要比武?陈真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有很多事情不会告诉女人。”船越文夫看着陈真,径自往院子中间走去:“陈真,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师兄,等一等!”

    见陈真立刻准备跟上去,夏阳连忙站了出来:“杀鸡焉用宰牛刀,先让我上去试一试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阿阳……”陈真正想说对方挑战的是我,还是让我跟他打的好的时候,便又听到夏阳出声向船越文夫挑衅道:“老头,等你打败我之后,再跟我五师兄动手不迟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夏阳便脚下一动,如猛虎扑食般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船越文夫的此行目标乃是陈真,见到夏阳冲上来,眉头顿时一皱,不过他也不惧,腰下一沉,小腹一收一鼓,一口气从嘴里喷出,同时出掌,和夏阳的拳头碰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拳掌相交,夏阳手臂拳头肌肤鼓起,打得船越文夫脸色微变,连忙化掌为肘,往上一抬,架开了夏阳的拳头。

    两人一击即分,夏阳原地站定,船越文夫却是后退了两步,然后才搓了搓手掌,忍住剧痛,骇然道:“年轻人,好大的力气!”

    夏阳同样甩了甩手,刚才他用拳头和对方掌刀拼了一记,他的巨力固然如同势大力沉的铁锤,将对方击退两步,用了两招才招架住自己这一拳,但他也同样吃了对方一记暗劲,有种仿佛触电和被人打到了麻筋一样的感觉,后面的变化的招式没能继续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夏阳没有说话,虽然刚才那一下他吃亏了,但这点疼痛,比起他平日里自残式练拳的剧痛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。至于伤势,他有九窍金丹在身,根本就不在乎。只见他面不改色,战意凛然,纵身直抢中线,一招“大漠驼飞”连续进攻,拳头直击对方面门,配合霍家拳中的掌法,招招都是沛然大力,攻势如狂风骤雨一样,猛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自从经过九窍金丹的改变,和开始练拳之后,夏阳变化很大,原本偏向懦弱和内向的性格,也见得坚韧和刚强起来。这就是拳术的力量,能使一个人的性格改变,胆小的人变得胆大,脾气火爆的人会变得内敛深沉,用拳经中的术语来说,这就叫做“练气化神”。

    船越文夫虽然是暗劲宗师,但暗劲是心力勃发的爆炸力,以他的年纪,三武下就会有疲累的感觉,根本不能轻发。而在力量上,他也没法和夏阳相提并论,他更没想到夏阳在中了自己一记暗劲的情况下,还能这么快就继续动手,一时失去先机,立刻落入被动挨打的境地,连忙把两条手臂竖起来,挡住面部和胸膛,左支右挡。

    夏阳得势不饶人,越打越兴起,拳头一顿猛轰,打法十分野蛮。每次攻击都是硬碰硬,击在对方手臂上,每一下都会发出巨大的骨肉碰撞之声!

    船越文夫被夏阳的力量轰得苦不堪言,有种骨痛欲裂的感觉,脚下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暗叫苦,夏阳的攻势之强,力道之巨,简直是他生平仅见!而且体质也似乎极为可怕,虽然只是明劲境界,但竟似乎无视了他的暗劲,还有余力继续攻击。被夏阳一番抢攻,越打越猛,他根本就没法留手,一个不好就要重伤!

    退了不知道多少步之后,船越文夫逐渐掌握了夏阳的进攻节奏,以他丰富无比的技击经验,终于抓住一个空档,拧腰一动,腰身一掌劈出。

    这一下正中夏阳的胸膛,他只觉胸口一痛,内脏一颤,被对方暗劲隐隐透射,如果不是体质无比强大,只是这一下,立刻就是筋断骨折,内脏破碎的下场!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能感觉到体内气血一涌,有股直逼喉咙的冲动。

    能感觉到对方这一掌是下了死手,夏阳大怒,强自压住肋骨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,他双臂一展,一招霍家拳中的“朱门别客”,劲力一发,双掌直接朝船越文夫推去!

    暗劲高手,毛孔感觉敏锐无比,一有风吹草动就能捕捉得到,应变机灵。

    尤其船越文夫这种成名数十年的暗劲宗师,虽然一身劲力没有入化,但也能感觉得到这一招之恐怖,稍有不慎,恐怕最少都是个残废收场。

    原来以为只是切磋,但是数招下来,双方均已打出杀气来,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