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四章 船越文夫
    ,!

    霍廷恩传授完迷踪拳回去的第二天,精武门里来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来找谁的?”

    霍廷恩正在庭中练拳,听到身后的弟子们一阵喧哗,不禁停了下来,皱着眉头往门口望去。一看之下,他瞬间脸色一变,连忙上去问道:“晓红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我带她来的。”

    农劲荪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,随后就见他走了进来,脸色不太好看:“霍廷恩你这个臭小子,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,还一直瞒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就是醉心楼里的头牌花魁“晓红”,被农劲荪赎身之后,带回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晓红脸色有些发白。不久之前,这位农劲荪大叔来到醉心楼,二话不说就拿出大量银元要替自己赎身,说要带自己回精武门。她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怕霍廷恩误会,连忙开口解释道:“廷恩,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我们的关系,是这位大叔主动来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知道晓红存在的,除了陈真以外,就只有昨天刚知晓此事的夏阳,而陈真知道晓红又不是一日两日,更不是那种多嘴多事的人,霍廷恩略一推测,就猜到肯定是夏阳透露出去,不由气愤地道:“这个阿阳,真是多事!”

    “怪阿阳干什么?这事他做得对!”农劲荪脸色一沉,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如果不是阿阳,我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知道这件事,你也太没有良心了,还准备把人家姑娘留在那种地方多久?”

    其他弟子在不远处看着,听到农劲荪的话,议论声更大,纷纷都在猜测这个女人跟大师兄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霍廷恩脸色有些难看,紧紧地握住晓红的双手,沉默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农劲荪瞪了霍廷恩一眼,然后对晓红道:“以后你就在精武门住下来吧,等廷恩给霍老四守孝期满之后,我就让他收你入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!农大叔,你是说……同意晓红留在精武门?”霍廷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。

    自从父亲霍元甲去世之后,精武门上上下下的事情,全都是在由这位和父亲关系最好的叔伯打点,这也是他一直不敢将此事说出来的原因,就是不想让农大叔失望。原本以为他知道此事之后,一定会痛骂自己一顿,哪曾想他不但没骂自己,还同意让晓红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能有假?”农劲荪没好气地哼了一声:“以后好好对待人家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晓红听到这为霍廷恩的长辈,同意让自己留在精武门,眼睛瞬间一红,又惊又喜,但是看了他一眼,有些唯唯诺诺地道:“我……我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都练功去,在这里围着做甚么?”

    农劲荪刚要说话,一见所有弟子都围在边上,立刻没好气地挥手将他们散开,然后才对晓红道:“没什么配不配的,这里没人知道你以前的身份,知道的人也不会说出去,更不会看不起你。你以后就用回你的本名‘素兰’好了,以后好好挺起胸膛做人,好好照顾廷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农大叔。”霍廷恩既高兴,又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要谢就谢阿阳吧。”农劲荪摆了摆手:“要不是他说服我,恐怕我还没有这么轻易的就接纳素兰。还有,给素兰赎身的钱,也是他拿出来的,说是送给你们将来成亲的礼金,所以,你们真的要好好感谢人家阿阳,他为我们精武门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,我们真是给霍老四收了一个好徒弟啊!”

    素兰并没有见过夏阳,不过她倒也听说过这个名字,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阿阳是不是就是廷恩你跟我提起过的,那位和陈真一起闯入虹口道场,怒打日本人的夏阳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霍廷恩缓缓地点了了点头:“我这位师弟的确是帮了我们太多,父亲在天有灵的话,也一定会很欣慰,我们替他收了一位这么出色的弟子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面朝农劲荪,一脸凝重地道:“农大叔,无论如何,我还是要感谢你,在我心里,你就和我的父亲一样没有分别。晓红……不,素兰,和我一起谢过农大叔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拉素兰的手,两人朝农劲荪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你们两个孩子这是干什么,快起来。”农劲荪连忙将两人扶起,欣慰地看着霍廷恩道:“只要你记住自己之前在我和阿阳面前说过的话,继承你爸爸的遗志,就算对得起我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只要霍廷恩能够振奋起来,将精武门发扬光大,就一切都不是问题。至于一个女人,带回来就带回来了,男人嘛,谁还没有个三妻四妾了!

    将休叫来,让她带素兰去换一身精武门女弟子服装后,他才对霍廷恩道:“廷恩呐,虽然现在将素兰接回来了,但接下来你一定不能分心,要保存体力,安心练武,知道吗?我已经打听过,那个船越文夫的年纪已经不小了,你不用担心。要是实在不行的话,就让陈真回来帮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霍廷恩摇了摇头,坚定地道:“农大叔,这一次对方挑战的是馆主,所以我但一定要亲自出战!你放心,我会好好练拳的。”

    说了几句之后,他便走到庭中,继续练起拳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虹口道场内,代表着黑龙会在上海地位最高的名牌位置,由原来的芥川龙一,被人换成了另一块木牌。木牌的主人叫做船越文夫,正是即将要与精武门决战之人!

    而下方,日本陆军部的首脑藤田刚和一群军人,以及日本领事,虹口道场的弟子,全都跪坐在一旁,场中一片肃静,所有人都静静地注视着这位代表着日本武术神话的老者。

    此人便是专程从日本赶来的船越文夫,只见他慢慢走到芥川的灵位前,给死去的芥川龙一上了一炷香。

    等船越文夫完成祭拜之后,藤田刚才开口道:“船越先生,我已经替你向精武门下挑战书了。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转过头去,以一种淡然的神情看着藤田刚,丝毫不惧这位在日本极为有名的鹰派将领,漠然开口道:“你要搞清楚一件事,我船越文夫想跟什么人切磋武艺,做些什么事情,不需要陆军部担心。”

    藤田刚一种悍然的目光与船越文夫对视着,冷冷地道:“我要提醒你,黑龙会在中国的经费,全部都是由我们陆军部支付的。”

    以船越文夫在日本武术界的身份,他也不敢过于无礼,把黑龙会抬出来,也是想逼船越文夫就范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们可以立即停止和黑龙会的合作关系。”船越文夫脸上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藤田刚瞳孔急缩:“我看你们头山满会长,一定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船越文夫讪笑了一下,将头转了过去:“我告诉你,不要拿会长的名义来压我。我只是个教头,不是走狗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藤田刚顿时一怒,举起了手中的军刀,若不是顾忌船越文夫的身份,只怕立刻就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藤田刚也不敢真的动手,杀死船越文夫的后果太严重,就连他们陆军部也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好在船越文夫虽然不给他面子,但也没有说要取消比武,等船越文夫走出道馆之后,他才强压住怒意,对旁边的部下道:“立刻给国内发电报,让他们向黑龙会施压,一定要确保船越文夫和精武门比武之事万无一失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