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三章 不让人省心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廷恩,快进来,里面坐!”陈真见是霍廷恩来了,连忙招呼他进来。

    之前他从精武门搬出来的时候,曾把这边的地址告诉过精武门弟子,而且两边离得不远,并不难找。

    霍廷恩走进院子,打量了一下四周,也看到了夏阳,两人点点头算是打了过招呼之后,才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,阿阳,听说这是你的房子?环境不错!”

    夏阳笑了笑,随口道:“这里是我初来上海的时候,找的一个安身之所,原来的房主为了回老家避难,低价出售,我也就买了下来。不过自从去了精武门,我就基本没怎么回来过,空着也是浪费,正好可以让五师兄住进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在院中聊了几句,陈真才把他们喊进屋子,光子连忙倒了三杯茶过来,用不怎么纯熟的中文说道:“霍先生,阿阳,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除开在法庭,霍廷恩还是第一次正式与光子见面,仔细地看了她几眼,才发现这是一个温婉单纯的女孩,能感觉得到她很善良,和其他的日本人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光子的中文说得很好,陈真,是你教的吗?”

    “阿阳平时也会教她一些。”陈真看着转身回房,把空间留给他们三人的光子,露出一个带着幸福的微笑,才感慨道:“这段时间以来,包括之前我被日本人诬陷的期间,阿阳帮了我太多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激他才好,所以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霍廷恩也是点了点头:“没错,自从阿阳加入我们精武门之后,真的为大家做了很多事,有时候想起来,让我这个做大师兄的都觉得很惭愧。”

    夏阳听他俩又提这这茬,不由没好气地道:“大师兄,五师兄,这话你们都提过多少次了,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齐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客套了几句,霍廷恩又问道:“陈真,既然你现在已经和光子生活在一起,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成亲?”

    “成亲?”陈真愣了一下。他考虑过这个问题,可是中国人和日本人都不会赞成,也就暂时搁置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说得好!”夏阳起哄道:“五师兄也是该给光子一个名分了。照我看,干脆直接选个好日子,让他们把婚礼办了。”

    霍廷恩点点头,笑道:“阿阳说得对,陈真,这件事我以大师兄和精武门馆主的名义做主了,改天选个好日子,请农大叔给你们做主婚人,尽快让你和光子完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陈真哪里想得到这两人会把话题扯到了自己和光子身上,而且还三言两语就把婚事都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阳直接给霍廷恩竖起大拇指,连忙大笑着把事情坐实下来:“好!大师兄做得好,就这么干!”

    “也别光说我。”陈真被两人一顿打趣,有些羞恼地道:“廷恩,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你那位晓红带回精武门?还有阿阳你,现在有没有意中人?打算什么时候成家?”

    “晓红?”

    霍廷恩笑容一僵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夏阳自然知道晓红是谁,霍廷恩身为霍元甲之子,也算是这个时代的一名富二代,很早就出入勾栏,流连于烟花场所。这位叫晓红的女子,乃是醉心楼的花魁,就是他经常出去夜会的那位,两年被霍廷恩花钱包养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阳也暗自对这两师兄弟有些无语,一个喜欢日本女人,一个喜欢青楼姑娘,都不让人省心。

    他打趣了一句你们两位兄长都还没有成家,哪里轮得到我,然后才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晓红是谁。

    霍廷恩倒也没隐瞒,将她的身份说了出来,说完之后,才苦笑一声:“以晓红的身份,我又怎么能把他带回精武门?”

    夏阳听完,问了一句:“敢问大师兄,你和那位晓红姑娘只是露水姻缘,还是真心相爱?”

    霍廷恩脸色一凛:“自然是真心相爱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大师兄你还有什么好顾忌的。”夏阳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接着道:“你以前不敢,是怕师父不同意。但你现在是精武门的馆主,除了农大叔那里因为是长辈,需要交代一下,你做其它事还需要别人同意不成?你要带晓红回去,谁敢不服?至于晓红姑娘的身份,只要你不说她不说,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她以前是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陈真想了想夏阳的话,也赞同道:“廷恩,阿阳说得有道理,你既然喜欢那位姑娘的话,就干脆把她带回去,不要一直把她留在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这事我考虑一下吧,就别再说我了。”

    霍廷恩见有越说越远的驱逐,连忙止住他们,站起身来道:“陈真,阿阳,我这次过来,是有件事想和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见二人脸上带着疑色,把目光投向自己,他才正色道:“日本人昨天向我们精武门下了挑战书,挑战的人叫船越文夫,听说不止是黑龙会的第一高手,也是全日本的第一高手,武道修为极高!”

    “船越文夫?”陈真面露惊容,想起了在日本时,光子称呼对方为船越叔叔的那个老头。

    他瞳孔收缩了一下,出声道:“廷恩,这个船越文夫我曾经在日本见过一次,据说此人在日本的武术界声望很高,弟子众多,就连日本的天皇见了他也要尊称一声‘先生’!这一战不如由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霍廷恩摇摇头:“对方指明挑战的是精武门的馆主,此战非我不可,我又岂能因为人家厉害就退缩?”

    他看着二人,沉声道:“以前父亲还在的时候,我每日只知享受玩乐,练武不勤。实话说,我也知道自己这些年武功荒废不少,论武艺,不如陈真你,论勤奋,更比不过阿阳,这次和日本人的比武,我胜算实在不高。之前原本我想着,准备把我们霍家的迷踪拳传给阿阳,以他的天资,足以替父亲将这套拳法传承下去。但是这些天我想了很久,迷踪拳再好,也不过只是一套拳法,武道的真谛在于传承,实在是没有藏私的必要。所以我来这里找你们,就是想把迷踪拳教给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说完,霍廷恩走到二人面前,同时拍了拍两人的肩膀:“来,我们到外面去,我把迷踪拳教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夏阳倒不在乎他改变主意,准备将迷踪拳传给陈真的事,倒是陈真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学这套迷踪拳。只是考虑了一阵,陈真也就不再多想,三人一起来到了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中,霍廷恩长臂如猿,弹跳,发力,出拳,有一种莫名的韵律在其中,时而轻盈敏捷,时而拳势凝重,莫不灵动,引得夏阳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迷踪拳,一共有八招,其实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,甚至可以说就是霍家拳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只是霍元甲将霍家拳中的一些技法演化组合起来,配合靠、闪、定、缩等身法,形成了更为强力的招数。而且每一式都是杀招,作为了不外传的压箱底绝学!

    因为陈真和夏阳都对霍家拳很熟悉,所以二人也学得很快,霍廷恩几乎只打了一次,两人就已经记住了。

    等二人学会之后,霍廷恩郑重地看着二人道:“陈真,阿阳,我走了。过几天,我就会到虹口道场去决斗,如果我有什么不测,你们两个要将这套拳法传下去,越多人学会越好,让它发挥它真正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听出他的话语中,隐隐有留下遗言的意思,不禁皱起了眉头:“大师兄何必这么悲观?”

    陈真也道:“就是,廷恩,不要想得太多,精武门还需要你继续支持下去。”他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,到时要替霍廷恩出战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我又不是要去送死。”霍廷恩宽慰道:“只是这一战,关系到我们精武门的声誉,至关重要。我必定全力以赴,打败日本人,一定不会让我父亲和精武门蒙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看着霍廷恩的背影,陈真和夏阳都生出一股感慨来。之前那个纨绔子弟,霍元甲的儿子,如今才算变成了真正的精武门馆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