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二章 初试暗劲
    ,!

    解决了光子的问题,精武门暂时又回复了平静。陈真虽然搬出了精武门,但还是依然每天都会过来,教其他弟子习武打拳。

    而夏阳还是每天照常锻炼,站桩,打拳,没日没夜地吸收着拳术的一切知识,这样的生活虽然枯燥,但却十分充实。

    或许是出于对夏阳的感谢,又或者是觉得他的拳术提升很快,陈真主动跟霍廷恩提出,要带他回去单独训练。

    霍廷恩也没反对,他平日俗务繁忙,既要处理精武门上下的事务,又要教弟子们练拳,不可能只教夏阳一个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回陈真的住处,也就是夏阳买下的那所房子,主要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搬出来了,来来往往多有不便。而且和精武门相比,夏阳的房子胜在庭院够大,也足够安静,可以让教的人和学的人都更加专心致志。

    陈真带夏阳回来,说是学拳,实则是切磋,也就是主动给他喂招,准备开始训练他的实战能力。

    以陈真的话来说,拳术始终是杀人技,要通打法,在实战中实实在在的打出来,而不是死练。

    一开始,夏阳几乎是被完虐。他的力量优势在陈真这样的技击高手面前,可以说是有力也无处使,这就是他毫无实战经验的原因。力气虽大,却根本就打不到对方,能感觉到陈真的攻势,但身体反应却跟不上意识反应,只能被动挨打,采取守势。

    不过陈真也很难奈何于他,在不使用暗劲的前提下,陈真打在夏阳身上的拳脚,最多只能让他产生一点疼痛感,反倒是与夏阳的拳脚碰撞中,让他大感头痛。

    两人打打停停,一天过去,夏阳的体力一直没见消退,但是陪练的陈真却是感觉有点累了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恢复能力!”尽管不是第一次见识到,但陈真还是无比震撼,夏阳的体力和恢复速度,简直就是非人。

    而这种切磋,到了第三天之后已经有所改变,夏阳从被迫挨打和防守,到已经能凭身体的反应速度闪避和招架陈真的大部分攻击,偶尔还能作出反击。

    第五天的时候,夏阳一改前两日被动挨打的局面,打起来游刃有余,进退有序,意未至,拳先到,意识已经能和身体同步,甚至更快。成长速度极为惊人!

    夏阳也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进步,心里兴奋不已,战意更加勃发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只见他长吸一口气,胸膛鼓起,跨步,直拳,双拳化作道道残影,带着强烈的劲风。

    陈真眼神一凛,双拳同样快速挥动,以快打快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一连串震动空气的声音响起,两人的身前几乎被拳影笼罩。

    两人打到现在,近乎毫无保留,浑身都透着一股巨力,普通人若是靠近,绝对磕着就死,碰着就伤。

    陈真越打越是心惊,自己虽然没有动用暗劲,但夏阳同样没有动用全力,只是在用与他相近的力道在动手。说到底,他还是**凡胎,没办法和夏阳这种怪物相比,力道相交之处,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自己这位师弟,一旦拳术入门,领悟打法之后,简直就是天生的明劲巅峰武者。自己比他多出来的十几年练拳经验,在他面前可以说毫无优势可言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陈真技高一筹,在打得最为激烈的时候,他忽然猛出一脚,踢在夏阳的小腿,让他身形那么一刹那不稳,随后凌空飞踹,将夏阳蹬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阿阳,你的打法已经娴熟,但是在招数层面,依然拘泥于霍家拳之中。”等夏阳站稳之后,陈真收回腿停了下来,摇了摇头道:“要记住,招是死招,而你的拳头是活的,要做到想怎么打就怎么打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夏阳随手拍了拍胸前的脚印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几天,与其说是和他交手,不如说是陈真在将他的技击经验全部倾囊相授。他这些年的所学可谓极杂,除了本门的霍家拳和国内一些流传极广的拳种以外,陈真还对国外的自由搏击、西洋拳、空手道、合气道、柔道、巴西武术、泰拳等等均有涉猎,这也正是他的武道理念,融合百家之长,形成他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感悟和吸收着陈真传授的武道经验,夏阳心里也是惊叹不已。陈真在这个时代,虽然或许不是武功修为最高的一个,但一定是实战能力最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两人讨论了一阵,夏阳有些好奇地道:“五师兄,你教了我这么多天的拳,不过我们切磋的时候都是用的明劲,还从来没见过你用过暗劲呢,能不能让我长长见识?”

    陈真本想出言拒绝,暗劲的力量,绝不是一个明劲武者可以抵挡,只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,还是点了点头:“以阿阳你的体质,我若是控制好劲力,也未必能伤到你,好,咱们就再试一招。”

    两人站定之后,陈真一步踏出,手臂一抖,带着一股透骨的寒意,拳头仿佛长枪一样直扎夏阳的胸膛。

    他这一击,比平日里切磋的时候更快几分,一股强烈的劲力震响衣袖,直奔夏阳而去。

    拳风呼啸!

    感觉到这一拳来势惊人,就连衣服下的皮肤都隐隐有种刺痛的感觉,夏阳连忙右手一抬,使了个霍家拳中的“恶蟒缠骓”,架上了陈真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拳掌相碰,两人一击即退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夏阳闷哼一声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初时他只觉掌心发麻,如同被电击过,随后又有股如同针扎一样的刺痛感,连带着整个手臂都有一种麻痹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他的体质,这点痛楚虽不至于受伤,但若是在战斗中猛地中了这么一下,也定会让他分神,难以发力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是暗劲吗?”夏阳心里一惊!这样的力量,足以对自己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可以感觉得到,陈真在出手的时候,绝对没有动用全力。但就是这么一下暗劲,就能让自己隐隐提不上力,如果是在真正的争斗之中,敌人全力释放暗劲的话,就算是自己的身体,也未必能保证不会受伤,绝对是要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真见他脸色有异,心里一紧,连忙走上来关切地问道:“阿阳,你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夏阳甩了甩手腕,苦笑道:“没想到暗劲这么厉害,连我的身体都不一定能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拳是白练的吗?”陈真脸色一正:“暗劲虽然比起明劲来,体能和力量差不了多少,但是破坏力却高出十倍不止,你切莫认为自己体质强大,就和境界高过自己武者胡乱动手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嘱咐了夏阳一番后,陈真接着道:“阿阳,只论身体,力量,打法的话,你已经明劲有成,不下于普通人练拳十年,现在缺的只是与人动手的经验。不过拳术虽然是杀人术,也要在血与火中方能磨砺出来,但希望你能记住,武力并非是暴力,更不是为了杀戮而杀戮。我们练武之人,以武为修行,为的是追求真理,强国,强民,强身,这才是我们精武门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五师兄你放心,我记住了。”夏阳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,院子的大门突然被敲响起来,陈真停止交谈,疑惑地走过去开了门,才惊讶地道:“廷恩,你怎么来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