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章 法庭
    ,!

    七天很快就过去,转眼就到了芥川死亡案开庭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可是如今上海滩最受关注之事,英国方面迫于压力,只能选择公开审理,除了精武门和日本人以外,整个法庭挤满了自发前来听审的普通民众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开庭之日,精武门出动了许多人,早早就赶往法庭。

    不过日本人来得更早,他们进入法庭的时候,就见到众多虹口道场的弟子已经坐在了里面,连日本领事和藤田刚也在。

    在这群日本人的敌视下,夏阳伸出手,与法庭内一位中年男人握了握:“孙律师,我五师兄的案子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律师,就是上次他带去保释陈真的那位,也是在上海滩极具知名度的华人律师。

    孙律师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:“夏先生放心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等他带着陈真走向被告席后,夏阳一行人才在后面听审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农劲荪张望了一下,突然惊讶地道:“元魁兄,你怎么穿成这样?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,只见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低级巡捕员制服的人,不是解元魁是谁。

    解元魁一脸尴尬地道:“本来之前是由我负责陈真这件案子,不过日本人跟英国人抗议,说我偏帮你们精武门,所以我现在被贬成了法警,自身难保啊。”

    农劲荪有些傻眼:“那陈真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只能看运气了。”解元魁既是尴尬又是无奈地说了一句,然后扶了扶帽子,往法庭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,开庭!”时间一到,洋人法官就拿起木槌连敲三下,示意大家肃静。

    随着他宣布开庭,所有人瞬间正襟危坐,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邢捕头,你说有四个证人?”这位鬼佬法官最近因为这个案子,受到了很大的压力,他也想尽快把这件案子解决,所以一上来就直接进入了主题。

    这位邢捕头,就是在日本人的支持下,接替解元魁成为新的巡捕房老总的人,他这次接到的指示,就是要把陈真的杀人罪名坐实。

    在听到法官的询问后,他走到证人席上:“是,我们巡捕房里有一共四个证人,他们都可以证明陈真杀人。”

    农劲荪低声对着精武门等人道:“真是奇怪,这四个证人,他们是从哪里找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。”夏阳冷笑了一下:“无非是威逼利诱而已。”

    在法官的传唤下,日本人找来的证人一一登场,纷纷指正陈真是杀人犯。

    到了自辩的环节,陈真才面容冷静地为自己开解道:“我没有杀人,当天晚上我一直都在精武门,我的师兄弟可以为我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法官大人,我认为精武门的人跟陈真是师兄弟,所以他们没有资格做证人。”日本那方的律师当场反对起来。

    日方律师的话,立马引起了精武门弟子的抗议:“你不要乱说话啊,我们凭什么不能作证?”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见堂上如此喧哗,法官连忙敲起了手中的木槌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洋人匆匆走进来,在孙律师的耳旁低语了几句。听完之后,孙律师当即站起来:“法官大人,我有一位最有利的证人,现在已经来到法庭外面,请法官大人批准她上庭。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日方律师立刻唱起了反调:“法官大人,我认为中国人的口供不足采信。”

    孙律师平静地开口:“我的证人是日本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夏阳心中大定,也确定了事情的方向,一直照着原来的剧情在发展。

    孙律师的话,让堂下听审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这件案子,摆明就是日本人有意陷害,连证人都找好了,没想到竟然会有日本人给陈真作证。

    得到法官的许可后,法庭大门打开,便见一名穿着和服,面容柔美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陈真脸上一变,他认出了来人,赫然是他在日本留学时的恋人,山田光子。

    山田光子的步伐很慢,可以看得出她现在的心情很紧张,在路过听审席的时候,夏阳也看清了她的长相,感觉真人比影片中还要漂亮几分,怪不得连陈真这种意志坚定的铁血男儿也会动心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请先表明你的身份。”日本律师一脸疑惑,在这之前,他也没想到陈真的证人,会是一个日本少女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过程,就如电影里一样,山田光子以自己的名节,替陈真证明了清白,也引得法庭上下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案子审到这里,无论是前面日本人作的伪证,还是陈真与山田光子的荒唐事,都让这个洋人法官失去了耐性,直接宣布本案终结,陈真无罪,然后气愤地离开了法庭。

    不光是法官愤怒,庭下的人也是一脸错愕,难以置信。本来大多数前来听审的国人,都把陈真当成是英雄,哪知道他竟然会和一个日本女人有染,这顿时就让他们感觉受到了欺骗,不少人直接当场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精武门一行人除了夏阳以外,也是脸色铁青,霍廷恩更是一言不发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夏阳明白他们的感受。陈真和山田光子的恋情,局限于这个时代,可谓惊世骇俗,也注定得不到祝福。不过这并不耽误他欣赏这个敢爱敢恨,为了爱情可以放弃一切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民族英雄,不过是个好色之徒!”庭下的藤田刚同样冷笑了一下,转身率众离去。

    “光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等人都走了差不多了之后,陈真才惊喜地问道。

    光子一脸深情地看着他,道:“我现在已经抛弃了一切,你要养我一辈子哦。”

    陈真知道,她刚才站出来自己作证的行为,可以说已经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,感动之下,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,将她拥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等他转过头来的时候,才发现精武门的弟子已经走得精光,只剩一个夏阳坐在下面,满脸笑意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阿阳,你……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语气也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五师兄,恭喜你了,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这位嫂子的事?”夏阳虽然同样厌恶日本人,但也没有那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情节,他走上去道了一声喜,才转头对山田光子礼貌地笑了一下,用英语说道:“你好,我是夏阳。”

    山田光子见他难得对自己没有敌意,说的又是自己听得懂的语言,也欣喜地用不是很标准的英文回应道:“你好,我是光子。”

    陈真面带犹豫:“阿阳,你……你别乱喊,我和光子……还没有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迟早的事。”夏阳打趣了他一下,然后收起笑容:“五师兄,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陈真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光子她已经放弃了日本的一切来中国找我,我必须要负起责任来,但是我想……精武门是不会接受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带她回精武门就是了。”夏阳知道,要霍廷恩和农劲荪现在接受光子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毕竟人言可畏。

    “可是不回精武门,我又能带她去哪儿?”陈真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夏阳沉吟了一下道:“这样吧五师兄,我有一个住处,离我们精武门并不远,平时那里也没有人住,你就暂时让光子先住在那里吧。而且那所房子就在租界内,安全方面也有保障。这样一来,只要光子不在精武门出入,想必大师兄和农大叔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陈真想也不想就拒绝道:“阿阳,你已经帮了我很多,怎么能再麻烦你,我还是先带光子去找间旅馆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师兄,大家同门师兄弟,都是一家人,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。”夏阳打断他道:“旅馆条件有限,多有不便,况且光子又是日本人,旅馆接不接待都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那就麻烦你了,阿阳。”陈真犹豫了好一阵,才叹了口气,又是感激,又是惭愧地道:“一直以来,都是你在帮我,我这个五师兄都没为你做过什么。阿阳,谢谢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