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八章 闹事
    ,!

    听到这人的话,夏阳心里一震,暗忖起来:“莫非芥川龙一还是死了?”

    “镇定一点!”

    见这名弟子慌里慌张的样子,霍廷恩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走,出去看看。”说完直接转身往前院走去,夏阳见状也跟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来到前院,便见一群日本人气势汹汹的站在院中,而且人人带着武士刀,正在与精武门的弟子对峙。夏阳认得他们,领头那人姓渡边,是芥川龙一的大弟子,这伙人上次全都在虹口道场被他和陈真揍过,现在找上门来,多半还是因为芥川龙一之死。

    霍廷恩负着双手走上前去,平静地开口: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渡边一脸凶悍,以颇为拗口的中国话,咬牙切齿道:“陈真,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陈真?我不知道,可能去打日本人了吧!”

    也不理这些虹口道场的弟子,脸色难看成什么样子,霍廷恩讥笑道:“我这个师弟脾气很怪,一天不打日本人,浑身就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几个听得懂中国话的日本弟子不由得大怒,怒喝一声就要抽刀,教训眼前这个该死的中国人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芥川的大弟子渡边出言将其他人阻止下来,然后恶狠狠地看着他道:“你们中国人好卑鄙,竟然暗杀我们芥川馆主。”

    芥川死了?霍廷恩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想到,肯定是日本人被陈真打败之后不甘心找的借口,为的就是前来报复。于是不屑地道:“日本人就是日本人,只会恶人先告状。”

    渡边怒道:“少说废话,你们今天不把陈真交出来,我们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夏阳走上前来,冷笑道:“怎么?嫌上次没被打够,还想再被打一顿是吧?”

    “夏阳!”见他走出来,不少日本人也认出了这个上次和陈真一起闯入虹口道场的中国人,脸上怒气更甚。

    渡边瞳孔一缩,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道:“夏阳,你竟然还敢出现!快说,是不是你和陈真一起,暗杀了我师傅?”

    “芥川龙一不过是我五师兄的手下败将,还需要暗杀?简直是笑话!”夏阳冷哼一声:“芥川龙一怎么死的,你们日本人自己清楚,别总在私底下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有本事就堂堂正正放马过来,我夏阳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“阿阳,和这些日本人废什么话,他们这次有备而来,谅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,关门!”霍廷恩眼神冰冷,最后两个字,是对门口的精武门弟子所说,直接就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夏阳动作最快,一马当先,直接朝着对方站在最前面的渡边,就是一记练得最为纯熟的冲拳。

    他拳速来得极快,渡边根本就来不及拔刀,只能将刀鞘举起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在这股巨力下,渡边连刀带人直接被轰得倒飞出去,甚至将后面的一群日本弟子都压倒了一片。

    随后夏阳眼疾手快,伸手一夺,便将旁边一个看得傻眼的日本人手中的武士刀抓了过来,迅速拔出,然后抵在了倒在地上的渡边喉咙上,冲其他日本人说了一声道:“都别动,谁敢上来,我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夏阳这番动作,将霍廷恩都吓了一跳!虽然看出他是用体内的神力,打了小日本一个措手不及,但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。这到底要有多大的力量,才能一拳放倒这么多人?

    “夏师弟好样的!”

    精武门的弟子们,见夏阳这么干净利落的解决日本人,一个个顿时兴奋地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不少没倒下的日本弟子,不禁叫骂起来:“竟然出手偷袭,你们中国人真是卑鄙!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,先出手的就叫偷袭,莫非要站着让你们砍不成?”精武门的弟子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,被夏阳用武士刀指着的渡边虽然不敢乱动,但也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:“卑鄙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难道要你们准备好了再动手才不叫卑鄙?”夏阳冷笑一声:“敢来我们中国人的地方闹事,说吧,你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那渡边捂着刚才被夏阳一拳打中的地方,也不知是不是被打断了肋骨,只能忍着剧痛,仰视着他,十分硬气地道:“我不信你敢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?”

    夏阳本来没打算杀人,但也被他的态度激得一怒,血涌上脑,手上武士刀一抬,径直在他脸上划了一条口子:“想死的话直说,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渡边被他眼神吓得一缩,没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真突然出现在了门口,见到里面的状况,不由疑惑地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回事?怎么这么多日本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精武门的人看到他,纷纷喊了起来:“五师兄!”

    “陈真!”同时日本人也发现了他,一个个红着眼睛,将武士刀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霍廷恩疑惑地问道:“陈真,你去哪了?这是怎么回事,芥川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陈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茫然道:“我出去跑步去了,什么芥川?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本人说是你杀了芥川。”霍廷恩将事情飞快的说了一遍,才又问道:“芥川龙一到底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后,陈真一脸惊疑的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杀的,我没有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打日本鬼子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声音再次在门口响起,众人放眼放去,便见一帮巡捕拿着枪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冲进来后,这些人看到院子里的情形,一个个不禁都傻了眼。不是说日本人来踢馆吗?怎么反倒是夏阳用刀指着日本人呢?

    带队的人正是解元魁,他连忙走上来问道:“夏兄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解老总你来得正好。”夏阳将刀收了起来,指着对面的日本人道:“这些日本人光天化日之下,拿着凶器来到我们精武门行凶,快把他们都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解元魁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,他哪里敢抓日本人,见没有命案发生,顿时松了一口气,走到从地上站起来的渡边面前: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渡边在其他日本弟子的搀扶下,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,指着陈真道:“要我们走可以,让陈真也跟我们走!”

    解元魁皱了皱眉:“你们要带陈真去哪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带他回我们黑龙会。”渡边冷冷地道:“陈真杀了我师傅,必须要给他抵命!”

    解元魁说到底还是中国人,自然是偏帮精武门这边,并没有同意,而是上面道:“渡边兄,给我个面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面子?”渡边嘲笑了一下:“我不懂什么叫面子,今天必须要把陈真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把陈真交出来!”其他日本弟子也同时拔了出手中的刀,厉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不许动!”

    见这些日本人全部眼睛通红,拿着武士刀随时准备血战,解元魁突然拔出手枪,顶在了渡边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渡边怒视着他:“老鬼,你敢开枪打我?”

    解元魁也有几分逼上梁山的味道,竟十分硬气地说道:“我是不敢开枪,可是这把枪不晓得会不会走火。”

    他身为巡捕房的头头,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任由两边厮杀起来的,要是这些日本人在这里死伤几个,恐怕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,英国人和日本人都绝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谁动我就开枪打谁。”阻吓住渡边之后,他又环视了一圈其他的日本人,然后才对手下巡捕吩咐一声:“把陈真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带走陈真?”霍廷恩见他们要带走陈真,连忙上前质问起来。

    解元魁无奈地说道:“芥川昨天被人杀了,我要带他回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芥川不是我杀的,我没有杀人。”陈真连忙为自己辩解起来。

    夏阳也很想阻止这一切,他没想到做了那么多事,剧情还是回到了原来的正轨上来。此时就算是把眼前这些日本人全杀了,也改变不了什么,只能让事态往更加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,这种身在其中的感觉,和当初看电影的时候完全不同,简直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好在他知道接下来的故事情节,陈真应该不会有事,而且值得庆幸的是,日本人没有把他也冠上杀人凶手的头衔,心中稍安,出言安慰道:“五师兄,你先跟解老总回去,放心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带走。”解元魁不再说话,直接将陈真带离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日本人见陈真被抓,也没有理由再闹事,跟在巡捕后面退了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