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六章 雷劈
    ,!

    解决了内奸之事,真相大白后,解元魁便押着阿祥离开了。精武门的气氛再次变得凝重起来,毕竟谁也没有想到,下毒害死师父的人,竟然会是精武门内部的人。

    根叔还好一点,出于恻隐之心,大家倒也没有说得太难听。不过对于阿祥这个反骨仔,众人皆是咬牙切齿,恨之入骨,叛徒走狗一阵乱骂。一直到吃完晚饭,各自回房休息之后,才算慢慢停息下来。

    夏阳吃完饭后,就继续练起马步冲拳,一直到了深夜,众人都差不多睡下之后,他才在师姐休的催促下无奈地停下来,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拜师之时交了不少钱,所以农劲荪给他安排的住处是一个单独的房间。略微在床上休息了一下,等到差不多午夜,精武门的人都进入熟睡之后,他才重新起来,穿戴上负重之物,悄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自从使用了九窍金丹之后,夏阳几乎没有累的感觉,每天只需要略作休息,精力就又无比旺盛,甚至哪怕几天几夜不睡觉,也不会有丝毫困意。

    他如今目力惊人,黑夜中依然能够视物,也不需火烛和亮光,径自走到院前,一个翻身溜出墙外。没多久,就来到了精武门附近的一处空地上。

    从空间里取出一座石凳,这是放在精武门的院子里,平日供弟子们休息所用,被夏阳收进了空间里带了过来,只听到他大喝了一声“起”,便见他将这一张石凳双手举过头顶,然后做起了深蹲。

    这座石凳足有一百多斤,加上他身上的负重,至少也在两百斤以上!只见夏阳咬着牙齿,一下一下,蹲到极致后又马上站起,动作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一直到夏阳身体到达极限过后,才将石凳放下,然后再次从空间里取出一块他从租界内公园里顺来,足足有他人高的大石碑来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站好马步之后,他才以马步冲拳的方式,用拳头不停地击打在这块石碑上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夏阳凶悍无匹,好像将石碑当成了自己的仇人一般,丝毫不顾自己的拳头砸得血肉模糊,骨节碎裂,一下一下地砸在这块石碑之上,在外人看来,没有一个不会认为他是神经病,才会如此自虐。

    剧烈得仿佛钻心一样的疼痛,使得夏阳面部极度狰狞,但他依然咬牙死死挺住,一拳又一拳。直到双手完全面目全非之后,他又飞起双腿,朝着石碑狠狠的踢了上去。

    嘣嘣嘣!

    脚踢在坚硬的石碑上,片刻就已经乌青肿胀,皮开肉绽!随后他再用全身各个部位,胸、背、膀、腰、腹,狠狠地撞击着坚硬的石碑,直到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夏阳用极其残忍的方法,摧残着自己的身体,也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势,在折磨自己身体的同时,也在磨练自己的意志,就是要用这种魔鬼式的训练,激发体内的九窍金丹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迫切想要变强的**!

    夏阳很清楚,自己受伤越重,就越能激发九窍金丹的药力。正如此时,心脏中那枚九窍金丹的九个小孔,正源源不断地吞吐着药力,无论他受了多大的伤害,伤筋断骨,皮肉横飞,都能恢复如初,他真正要承担的,只是那股难以忍受的疼痛而已。

    他紧咬着牙关,暗暗告诉自己,要是连这点痛楚都承受不了,如何能改变自己的命运?配不上万界珠这等神物的同时,就算自己日后变得再强,也永远不是一个真正的强者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三天。

    夏阳白天回到精武门练拳,每晚半夜也都会来到这里,用高强度的魔鬼式训练,从而催动九窍金丹的药力。

    事情也正如他的所料,阿祥在巡捕房带走的第二天夜里,就被人发现死在了关押犯人的临时监牢里。不过夏阳也没在意,日本人再凶恶,也无非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只要自己强大起来了,根本没什么值得惧怕的。

    第四天的夜里,夏阳再次来到这块空地,经过前三天的锻炼,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强悍,筋肉紧实,连那石凳也已经举得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只见他赤着上身,一脸轻松地将石凳负在背上进行蛙跳,一跳就是五六步的距离,连跳了一百下都脸不红、气不喘。跳完之后,他把这张一百多斤的石凳猛地往上一抛,足足抛了四五米高,等它砸落下来的时候,夏阳又立马双手一举,全身骨骼一阵咯吱作响之后,居然硬生生地将那座石凳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进步这么大,这块石凳对我来说,已经起不到太大的锻炼作用了。而精武门里,也没有比这还重的,看来明天我得到外面去想办法专门定制几座,还有我身上的负重衣,重量也要再增加。”把石凳往地下一丢,他自言自语着。

    夏阳如今的身体,筋肉发达,骨架坚实,背阔胸宽,全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,和他以前干瘦的身材比起来,简直有着天渊之别。

    “马步,可以使下肢强健,冲拳,可以加速上身气血流通,这套马步冲拳我练起来简直是一日千里,不知道可不可以开始学别的练法了?”

    夏阳扎着四平马,不停地对着石碑施展着冲拳。有句话叫做“入门先站三年桩”,这就说明基础是何等的重要!但是他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论之,有九窍金丹修复肉身,他练起拳来就如同玩命,根本就不怕身体的任何损伤,每日练拳的时间是别人的数倍以上,短短几日就已经是突飞猛进,这也让他产生了学习其他东西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看能不能跟五师兄他们学几招拳法吧。基窜重要,但是只能靠慢慢练,学两手打人之法,也很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夏阳很清楚自己的劣势,他虽然肉身极强,但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并不算什么,打不到人,一切都是虚妄。

    一直练到快要天亮的时候,见时间差不多了,夏阳才停下来,将石凳和石碑收回空间,然后摸黑返回精武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夏阳刚绕过精武门的院门,准备到墙角处翻身回去,就见到前面有个人影晃动,似乎也准备翻墙入院,他以为有人要对精武门不利,不由轻喝一声,向那黑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黑影听到后面有人,也是一惊,才刚转过身来,便觉夏阳拳风扑来。感受到他这一拳的拳力极为惊人,那人连忙侧身躲过,同时手上一推,肩膀一抖,夏阳就感觉自己拳头被一股力道带得一偏,在这股怪力的牵引下,他根本收不住自己的的力气,身子往前仰去。

    不过夏阳这连日来的马步冲拳,将他的下盘练得极稳,加上他如今身体的掌控力极强,只是踉跄了几步,便脚下一蹬,重新站稳。

    被这人差点晃倒,夏阳心里顿时一怒,就要重新扑上去!不过借着依稀的月色,加上他本来目力就不凡,在回头的那一刹那,已经看清了对面那人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?”夏阳惊呼一声,此人的相貌,分明就是霍廷恩。只是下一刻,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,于是也就停下攻击,脸上露出了一阵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他记得电影里,霍廷恩在外面有一个女人,乃是烟花之地的风尘女子。以霍廷恩的身份,自然不便在白日间出入,所以只能在夜里出去相会,想必这大半夜的,就是刚从那里回来吧。

    “阿阳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霍廷恩也不由轻咦了一声,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“我晚上睡不着觉,不想吵到其他师兄师姐,所以溜出来练练拳。”夏阳也没问他为什么会身在此地,只是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夏阳这些天练拳的那股勤奋劲头霍廷恩都看在眼里,知道他所言非虚。霍廷恩也没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溜出精武门,而是语气极为严肃地道:“阿阳,你太乱来了。我已经说过很多次,练拳得循序渐进,勤奋是好事,但照你这样练法,你的身体很快就会垮的。”

    夏阳知道他是一片好意,也和陈真不止一次提醒和制止过自己,反复强调过透支身体的危害,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避开他们悄悄练拳的原因。正想说让他放心,自己不会乱来的时候,他突然灵机一动,眼珠一转道:“大师兄,我们现在都是一家人,我也就不瞒你了。其实一年以前,我曾经被雷劈过一次!本来那次我的身体已经被劈成了焦炭,必死无疑的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后来我竟然又活了过来。而且从那以后,我的力气越来越大,身体也越来越强,受伤之后很快就能复原,这也是我为什么拼命练武的原因,因为我根本就不怕受伤。”

    夏阳把后世小说中烂大街的情节,以超级英雄的模式讲了出来。这个时代的人,又哪里听到过这种异想天开的故事,霍廷恩心里一片惊涛骇浪,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这种事情在他看来,简直无异于神话传说!

    “阿阳,怪不得你的力气那么大,没想到你竟有这种经历!”好半天,霍廷恩才回过神来,若有所思地道:“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吧。”

    伸手拍了拍夏阳的肩膀,他想了想道:“既是这样,马步冲拳你不必死练下去了,明天开始,我教你新的东西。走,咱们现在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夏阳心里一喜,赶紧答应下来,和他一起,两人翻进了精武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