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五章 真相大白
    ,!

    听到这话,根叔哪里还不知道已经东窗事发,顿时面如死灰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对不起霍爷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霍老四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的?”见他承认了此事,农劲荪简直气得发抖,他和霍元甲相交莫逆,感情可以说比亲兄弟还要深。

    根叔对着霍元甲的灵堂磕了几个头,脸上老泪纵横:“我儿子在山东犯了杀人罪,日本人答应放了我儿子,又给了我很多大洋,而且他们说过那些药不会害死霍爷的,早知道这样,我宁可我儿子死,也不要霍爷死啊!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出如此惊世骇俗的话来,精武门弟子不禁一片哗然!没有人敢相信,竟然是这位在霍家呆了几十年的根叔,给师父下的毒。

    根叔说着,又用力地在地上连连磕头,把头都磕破了,血淋淋的好不凄惨。说完,他突然抬起头来,厉喝一声:“阿祥,都是你和日本人勾结,让我给霍爷下毒的,你这个畜生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阿祥开始还抱着侥幸心态,觉得根叔肯定不会轻易认账,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承认了,而且还直接把自己也给供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去死吧你!”

    惊怒之下,阿祥直接把手伸向后腰,直接摸出一把黑漆漆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是手枪,大家小心!”在看清他手上之物,竟是一把手枪,夏阳连忙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想到,这人敢在精武门里面当场动手,更没想到他竟然还随身带着一把手枪。身体一动,整个人如弹簧一般射了出去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真此前就一直密切注意着阿祥,又岂能任由他伤人。冷哼一声,一枚铜板直接从他手中甩出,在阿祥还没来得及瞄准之际,就命中了他的手腕,口中发出一声惨叫,再也持不住枪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休得伤人!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霍廷恩也是大喝一声,几乎是和夏阳同时动作,向他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祥在精武门习武多年,反应也是颇快,立刻有所觉察,便打算第一时间飞身躲开。不过刚才陈真附在铜板上的劲力非同小可,吃痛之下,他的身体没跟得上他的反应,登时就被夏阳一拳轰在他的右臂上,只听到咔嚓一声,骨头折断,当即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霍廷恩也是拔腿一脚,一记飞踹踢中阿祥的后背,将他一个踹出有两三丈远,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依然挣扎着,还打算爬起来,想要逃离此地。不过连续受到三下攻击,尤其是夏阳那一下,直接砸断了他的手臂,踉跄之下,他连续几次,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精武门的弟子,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一个个顿时破口大骂起来:

    “你这个畜生,竟然想暗箭伤人!”

    “阿祥你这个叛徒,没想到你竟然和日本人勾结,事情败露,还准备打黑枪?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在我们精武门里你还想跑?你倒是再跑啊!”

    “在大师兄和五师兄面前,你跑得掉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是这个叛徒害死了师父,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群情激愤之下,不少人更是冲上去,对着爬不起来的阿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,令他连连惨叫。

    “大家住手。”

    怕他直接被愤怒的弟子直接打死,陈真连忙招呼了一声,将这些人阻止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祥,事到如今,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霍廷恩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阿祥此时满头是血,粘着地上的灰尘,看上去无比凄惨,面目狰狞,咬着牙道:“大日本皇军是不会放过你们的,精武门的下场,迟早会和霍元甲一样,你们等着给我陪葬吧!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

    “阿祥你这个走狗,还敢口出狂言?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打死这个萝卜头,替师父报仇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没等霍廷恩开口,许多弟子义愤填膺,忍不住再次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他死性不改,还敢提起父亲的名字,霍廷睚眦欲裂,直接走上去就准备一拳毙了他。解元魁赶紧把他挡了下来:“廷恩,你不能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霍廷恩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租界,你要是就这样杀了他的话,你们精武门就完了。”解元魁劝诫道:“还是让我带他回去收押审问,查清楚到底是谁指使他的,你放心,他一定会得到他应有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农劲荪同样劝了起来:“是啊廷恩,你不能冲动,虽然阿祥死有余辜,但是精武门可不能有事啊。”

    陈真考虑了很久,也开口道:“大师兄,我们都很想杀了他为师父报仇,但是为了他,赔上整个精武门就太不值得了。还是把他交给巡捕房吧,杀人偿命,他会得到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夏阳站在一旁,并没有开口。他知道,无论如何,这个阿祥都是死定了!就算英国人的法律能饶过他,为了防止他乱说话,日本人也绝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至于供不供出幕后主谋,意义并不大。如今日本人在华势力庞大,主使者又牵涉日本军部,英国佬根本就不可能为了中国人的案子去制裁日本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的无奈,弱小即原罪,在列强面前,国人受尽欺凌,凡事只能忍气吞声,这也更加坚定了夏阳想要变强的信念!

    霍廷恩心知无可奈何,愤慨之下,只能狠狠地抽了阿祥几记耳光,才让解元魁的手下锁上了镣铐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农大叔,根叔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解决了阿祥,陈真看着跪在一旁,把头埋在地上的根叔,不禁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固然根叔下毒害死师父,自是不可能原谅,但看他嚎啕大哭,悔不当初的样子,加上又是一把年纪,他也说不出什么重话来。

    农劲荪看着田根,叹了口气道:“廷恩,你现在是馆主,你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霍廷恩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根叔在他还没出世之前,就已经在他们霍家服务,父亲在世之时,对他也十分尊敬,可以说和自己的长辈没有区别。如今他年纪这么大,要是将他交给巡捕房的话,就等于亲手逼死他,他也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不如就让根叔离开精武门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夏阳开口了:“毒虽然是根叔下的,但真正的凶手是阿祥和幕后的日本人,他要是预先知道会害死师父的话,也不会那么做。所以,让他离开精武门,回老家去吧,我相信师父泉下有知的话,也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农劲荪想了一阵,也附和道:“阿阳说得不错,田根毕竟在霍家呆了几十年,你爸爸就算在生,也不会让我们难为他的。”

    霍廷恩考虑了一下,轻叹一声:“根叔,你去收拾一下,离开精武门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是我对不起霍爷啊。”根叔没想到他犯了如此大错,这些人都还能原谅他,内心更是羞愧无比。做了这种事,他也没脸哀求再留在精武门,朝众人磕了几个头,说了几声后,他才颤抖着站起身来,去后院收拾东西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