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四章 后继有人
    ,!

    “阿阳,你刚才听到了?”农劲荪脸色有些难堪,如果是其他弟子,他还可以喝斥几句,但是说话的人是夏阳,他就有些不好开口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夏阳的地位和分量,和其他普通弟子是有所不同的。首先人家乃是海外归来,为人又极为正直,热诚,勤快,平日里也不计较身份,时常帮助师兄弟干粗重活。其次又捐了那么多学费,解了精武门的燃眉之急,而且最重要的是还为了霍元甲之事东奔西走,出钱出力,花那么多心思,就是为了替霍老四讨回一个公道。这样的弟子,他又岂能冷语相对。

    夏阳随手拉过一根凳子来,坐在他身边,静静地道:“农大叔可是觉得,五师兄会威胁到大师兄的馆主之位?”

    农劲荪仿佛被人拆穿了心事一般,脸色一变,望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他下意识就想否认,纵然自己有这种想法,但也是万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,否则他这不是成了妒贤嫉能吗?

    不过看到夏阳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也知道自己想法逃不过这位心思机敏的弟子,只好苦笑了一下,对着手上的烟斗猛吸几口,才长叹一声道:“阿阳啊,不是我反对陈真,我也知道他能干,但精武门的馆主始终是廷恩,要是外面的人都只知道陈真,而不知道廷恩的话,这让他将来怎么服众?”

    夏阳知道,作为霍元甲的生前挚友,站在农劲荪的立场,于情于理都肯定会是站在霍廷恩这边,但是排斥陈真,甚至是将他赶出精武门,就真的是一件好事吗?一个分裂的精武门,从任何角度来看,都只有百害而无一利!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:“农大叔不觉得,有五师兄在,对大师兄来说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没等农劲荪反驳,他自顾自地道:“现在的精武门正是多事之秋,处于风雨飘摇之际,外有日本人虎视眈眈,内又有其他武馆,无时无刻不想取精武门而代之。我并非怀疑大师兄的能力,但是要他一个人应付这些事,也未免太过势孤力单了。而五师兄是师父亲手教出来的弟子,也是师父一手养大,以他的忠心,我可以保证,在他心里绝无要与大师兄争夺馆主之意,有他帮大师兄,这才是我们精武门之幸!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继续道:“而且,农大叔你也太小看大师兄了。作为师父的亲子,霍家拳的正宗传人,大师兄的身份是谁都取代不了的。就算他现在的功夫现在一时比不上五师兄,但是只要大师兄肯下苦功,来日方长,又有谁能保证他不会迎头赶上呢?农大叔,你应该要对大师兄有信心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阿阳说得不错!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霍廷恩已经来到了两人身后,并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自从陈真回国之后,先是打败介川龙一,就已证明了,论武功,陈真不在他之下。论威望,陈真和夏阳一起,查明了父亲的真正死因,也在一众弟子的心目中地位极高。之所以精武门的馆长是他,只因他是霍元甲的儿子,所以这两天,他也觉得有些不甘心,并隐隐生出一种想要与陈真较个高下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在听到夏阳的话后,霍廷恩立刻便醒悟过来,也为自己的心思感到一阵惭愧。他神色平静地走上来,道:“其实陈真来做馆主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,他做的所有事,都是为了我们精武门,这些我全都明白。本来这些事都应该由我去做,是我自己做得不够好,这些年来,我一直活在父亲的保护和农大叔你的照顾之下,从来就没有长大过,现在父亲不在,我也是时候该学会如何承担责任了。阿阳,农大叔,你们放心,无论谁当馆主,我都会尽心尽力发扬精武门,绝不会让父亲在九泉之下蒙羞的。”

    农劲荪怔怔地看着霍廷恩,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顿时老怀安慰地道:“没想到你会这么想,看来廷恩你终于长大了,你爸爸也算是后继有人了。不过精武门的馆主,还是要由你来当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二人把话说开,精武门的一场内部危机就此化解,夏阳不由会心一笑,默默地走开了。

    随后,那两人也被收入精武门,不过夏阳并没有去欢迎他们,而是继续去练起了自己的马步冲拳。

    下午很快过去,就要即将天黑之际,解元魁领着一队巡捕来到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“元魁兄,怎么样?结果出来了没有?”农劲荪急忙上去问道。

    解元魁将他拉到一旁,低声道:“查出来了,经过洋人医生的化验,鳄鱼干确实有毒,而且和霍大爷体内的毒素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该死的田根!”农劲荪听完脸色便是一黑,强忍着怒意,喊来旁边一位弟子:“阿彪,去把廷恩,陈真还有阿阳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夏阳陈真霍廷恩全部过来,农劲荪直接将化验结果告诉三人,然后才问道:“你们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杀了他,替父亲报仇!”知道了果然是根叔下的毒,霍廷恩顿时双眼通红,立马就准备冲去找他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先冷静一下!”夏阳连忙将他拖住:“你之前说过,根叔在精武门已经几十年了,连师父都是他看着长大的,照常理推测,他没有下毒害师父的理由。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我们精武门里,也未必只有根叔一个内奸,你先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真实的世界,不是在看电影,很难确保日本人没有安插另外的奸细在精武门,夏阳不得不考虑周全。将霍廷恩劝下来后,他才接着说道:“师父被害这件事,不用说,背后一定是日本人主使的。而昨天查到师父死于中毒之事,精武门上上下下都知道,此时肯定也已经传出去了。现在大家都看着我们,其他人虽然不知道解老总是来干什么的,但是真正的凶手一定会心虚。所以等会在让根叔交待主谋之前,一定要先封锁精武门,并确保所有的弟子都在场,以防有人逃跑。另外还要注意一件事,就是在审问的时候,内奸很有可能会随时杀根叔灭口,大家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夏阳说得如此清楚,其他人也都听他的,解元魁点点头道:“好,我这就派人去外面把精武门整个封锁起来,保证一个人都跑不掉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对着他的副手嘀咕几句,让他带着手下退出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然后,霍廷恩才走到院中,将所有弟子集中起来之后,才对站在最后面的一名弟子道:“阿仁,关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叫阿仁的弟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去把大门关上!”霍廷恩又重复了一次。

    待那名弟子跑过去,将大门关闭之后,霍廷恩又对旁边一位女弟子道:“休,去厨房把根叔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休虽然奇怪,但并没有多问,直接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霍廷恩让休去找根叔的时候,一个身材干瘦的男子忽然悄悄地退出人群,准备往后院绕去,却被早就盯上他的夏阳高声叫住:“阿祥师兄,你这是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夏阳这么一喊,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,阿祥神色慌张,支吾着说道:“我……我肚子疼,想去解个手。”

    夏阳呵呵一笑,向不远处的陈真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憋着,不准去!”

    陈真用冰冷的眼神扫了阿祥一眼,看得他浑身一颤,然后环视了一圈院中之人,不顾众人的议论,冷冷地道:“接下来,暂时谁都不许离开这个院子,谁要是敢走,别怪我对他不客气!”

    很快,根叔就被带到了院中,见到场上严峻的气氛,他的脸色立刻就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霍廷恩直接将一个白色布包甩在地上,强压着恨意道:“根叔,我们将这些你买给我爹吃的鳄鱼肉拿去化验过了,证实了和他中的是同一种毒,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